刚刚更新: 〔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430章:全喝多了 //
    !

    吃饭期间,包厢里很安静。

    夏思妤和沈清野基本上没怎么说话,因为俩人都不时地咬着筷子直勾勾地看着黎俏和商郁。

    对面,女孩小口小口吃着饭,跟吃猫食差不多。

    身边的男人不停给她夹菜,顺便把她不吃的配菜都挑了出来。

    他们二人之间莫名有种外人插不进去的默契和牢固。

    夏思妤又一次想到了云厉,精美可口的食物也变得味同嚼蜡起来。

    至于沈清野,这种场面见过几次,基本上免疫了。

    但不可否认,黎俏和商郁的相处模式,还他妈挺赏心悦目的。

    饭后,商郁看着小口喝茶的黎俏,抬手在她的头顶揉了揉,“我去趟公司,忙完再去接你。”

    黎俏的茶杯顿在嘴边,她侧首和男人对视,他眼神专注而坦荡,又卷着轻易能捕捉到的温柔。

    她心头微动,太了解他的用意了。

    公司有事只是借口,他是在给他们三个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毕竟夏思妤和商郁不熟悉,沈清野又碍于他父亲的关系,对商郁颇为敬畏。

    他在场,那俩货根本放不开。

    黎俏眨了眨眼,浅笑应声,“我送你。”

    商郁的手掌顺势从她的头顶落在了她的腮边,抚摸了两下,就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黎俏送他出门,夏思妤望着他们的身影,眼底流露出少见的羡慕。

    爱情啊,真是毒药。

    连冷冷清清的小七崽都变成了贴心的绕指柔。

    夏思妤无意识地轻叹一声,沈清野窝在椅子中翘着二郎腿,不放过任何挖苦她的机会,“你唉声叹气也没用,商少衍的心里只有俏俏。”

    “沈老狗,我发现你不说话的时候,挺像个人的。”

    夏思妤嘲了他一句,端着杯子呷了口茶,心情莫名有些低落。

    过去这些年,突然间有种迫切到难忍的心情,想要见一见云厉。

    当晚,娱乐城,高级会所。

    黎俏三人坐在色调昏暗的会所套间里,前方的巨幅屏幕还播放着舒适的音乐,环境典雅又高奢。

    这时,服务员送来了酒水和果盘,夏思妤顺势打开几罐啤酒,往茶几上一放,“来吧,今晚上不醉不归。”

    总共三十多罐啤酒,外加五瓶野格。

    黎俏看了一眼,挑了下眉梢。

    而沈清野则面无表情地看着夏思妤,“你是想不醉不归还是想酒精中毒?”

    夏思妤抄起啤酒罐递给黎俏,闻声转眸看着沈清野,“你是故意扫兴还是想打架?”

    沈清野一声不吭地拿着啤酒罐开始往嘴里灌。

    三人聚首,虽说是值得高兴的事。

    但往事盘踞在心头,又带了些说不出的伤感。

    黎俏不紧不慢地喝着啤酒,四周的壁灯落下唯美又昏沉的光蓝色光晕,一罐啤酒喝完之后,沈清野飘了。

    “俏俏,商少衍那么强势霸道,你跟他在一起累不累?”

    黎俏捏了下啤酒,面色淡淡地看着前方的屏幕,“不累。”

    “拉倒吧。”沈清野轻嗤,“你不累,我看着都累。

    他那种男人,不仅霸道而且占有欲极强,你现在是没惹到他,不信我就把话放在这儿。

    但凡有一天你身边出现了另一个对你很重要的男人,你看他会是什么反应。”

    原本沈清野的酒量很好,但今晚心情压抑,以至于越喝越醉,说话也没了顾忌。

    他头脑很清醒,却不愿让自己清醒。

    所以这番话说出来,也多少带着赌气的成分。

    对商少衍,也对他自己。

    所以,这个时候的三人谁都没想到,沈清野废话连篇却终是一语成谶。

    足足两个小时,他们不间断地喝酒,不冷场地聊天。

    从过去聊到未来,从彼此的糗事聊到了边境的那些年。

    聊着聊着,全喝多了。

    三十罐啤酒没了,五瓶野格空了。

    沈清野又哭又笑,掩盖在酒醉皮囊下的,是丝毫不敢表露心迹的情怀。

    他知道,他该放弃黎俏了。

    因为夏老五说的没错,七子的约定,不能破坏。

    可以不要命,不能断了情。

    时间一晃,半夜十一点,夏思妤摇摇晃晃地去了洗手间。

    她背靠着门板,也挡住了包厢内轻缓的音乐声。

    拿出手机,晃了晃头,打开通讯录,找到了隐藏在最下面的一个电话号码。

    备注是一个符号,[心碎]。

    夏思妤迟疑了很久,在理性和感性的拉扯下,时间变得慢而长。

    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按下了通话,她把手机送到耳边,屏息听着那头的声音。

    几秒,或许更短,男人深沉而淡凉的嗓音传了过来:“哪位?”

    云厉啊

    夏思妤几乎是瞬间就红了眼眶,隔了一千多个日夜的声音,陌生又熟悉。

    她哽咽着捂住嘴,没有说话,连呼吸都停了。

    云厉蹙眉看了眼陌生的来电,语气又低沉了几分,“说话。”

    还是他。

    除了在黎俏面前拥有绝对温良的好脾气,对待其他人总是淡漠的疏远。

    酒醉的夏思妤,恍恍惚惚地听到了手机里断线的提示音。

    眼眶微红地望着某处怔怔出神。

    三年,很短,又很长。

    短到她能清楚地记得他的声音,却也长到他已经把她的电话号码删掉了。

    夏思妤并不知道,云厉不是删掉了她的号码。

    而是从来没有储存过。

    黎俏喝醉了,开天辟地头一遭。

    当商郁抵达娱乐城接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包厢里,双腿交叠搁在茶几上,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啤酒罐,左一口右一口,跟喝水似的。

    沈清野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趴在沙发上哼唧着别人听不懂的歌词。

    夏思妤看上去是最清醒的一个,正拿着手机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

    所以她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天晚上,给云厉打了八十多个电话,隔几秒就打一个,然后听到响铃就挂断。

    而远在佣兵总部的云厉,正面色阴沉地看着手机震动、挂断、再震动、再挂断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两侧的太阳穴突突跳着,并且连夜吩咐手下去查查电话号码是哪个仇家的。

    打打杀杀他奉陪,三更半夜的折腾人,这他妈是什么变态手段?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