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林羽江颜〕〔重回1990〕〔长生〕〔锦绣农女种田忙〕〔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433章:萧夫人*.
    !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反正,到最后黎俏也没想起来自己昨晚都说了什么,又干了什么。

    更不记得自己用最冷静的语调叫了商郁最甜腻的称呼,宝宝。

    十分钟后,她出门去找夏思妤。

    走到草坪附近就看到这位千金小姐正蹲在台阶上,一下一下揪着地上的杂草,好几块草坪已经被她薅秃了。

    一旁的落雨看到黎俏,淡声唤了句黎小姐。

    黎俏对着她点头示意,走到夏思妤身边直接坐在了台阶上,“杂草惹你了?”

    夏思妤瞥她一眼,一言难尽地抹了把脸,想说话却欲言又止。

    她是今早才发现自己给云厉打了八十多个电话的,也不知道云厉有没有把她拉黑。

    反正通话记录里面,八十多个

    明明压抑了这么多年,怎么喝了场大酒就原形毕露了呢?

    正想着,手机突然蹦出了来电。

    夏思妤拿出一看,呼吸都停了。

    云厉给她回电了。

    可是不敢接。

    尤其是这个备注,她更不敢让俏俏看见。

    索性,夏思妤不动生色地把电话挂断,心跳却抑制不住地加快了许多。

    没一会,黎俏的电话也响了。

    她睨了眼夏思妤,接听时淡淡地问,“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云厉阴测测地嗓音传了过来,“你和夏老五最近有联系么?”

    当他手下查出来昨晚上那个电话号码是夏思妤的时候,他想了很久才想起来这人是谁。

    他不太记得夏思妤的全名,所以习惯性地叫了她夏老五。

    黎俏狐疑地挑眉,“有,她就在我旁边,怎么了?”

    云厉呼吸一凝,“她在南洋?”

    黎俏应声道:“嗯,她和沈清野都在。”

    云厉嘴角咬着烟,修长的双腿搭在老板台上,静默了片刻,笑了,“这么巧,正好最近我也没什么事,我下午出发去南洋,顺便看看几年不见夏老五是不是皮痒了。”

    这话黎俏倒是没多想,挂了电话就好笑地看着夏思妤,“你把云厉怎么了?他晚上要过来。”

    夏思妤一惊,手机脱手掉在了草坪上。

    她的瞳孔僵硬地滞住,心慌意乱,“没怎么啊。我、我下午回去。”

    “不见他?”黎俏揉着额角,懒散地挑眉看她,“他特意为你来的,你不见他合适吗?”

    夏思妤呼吸凝了凝,垂下眼睑,笑容有些苦涩,“是吗?”

    大概只有俏俏会相信这种借口吧。

    倘若南洋没有她,云厉怎么可能会过来。

    “好不容易来一趟,着急回去做什么。”黎俏说着就从台阶上站了起来,“走吧,陪我去趟实验室。”

    夏思妤望着黎俏的背影,抿了抿唇,到底什么都没说。

    一想到晚上就能看见云厉,她的心就乱的厉害。

    黎俏回到客厅,没找到商郁的身影,问了流云才知道他在书房。

    她想了想,便踱步上了二层。

    书房的门虚掩着,黎俏抬手敲了敲,房间也随着她的动作缓缓打开了更大的缝隙。

    窗外的阳光很足,顺着大片的落地窗洒进来,驱散了暗黑格调的压抑感。

    此时,男人背对着她站在窗前,没有抽烟,但房里飘荡着烟味。

    他周围落满了日光,地板的影子也拉得斜长。

    可是黎俏平白就从他的背影中读出了一抹孤寂感。

    商郁很少会在人前表露出太多的情绪,总是矜冷而高贵,淡漠又不可接近。

    像这般一个人站在阳光里,却感受不到任何温暖的萧索,是她从没见过的孤独。

    黎俏步伐清浅地走到男人身边,偏头看着他的侧脸。

    男人似乎沉浸在某些思绪里,目光悠远地望着窗外的山峦,只是声音微哑地问道:“什么事?”

    黎俏把自己的手塞进他的掌心,毫不意外,掌中微凉。

    商郁闪了闪神,侧目看到她,深邃的视线逐渐聚焦,他捏紧黎俏的手,微微一带就把人拽到了怀里,“要回去了?”

    黎俏点头,“我和夏夏回一趟实验室,晚上云厉要过来。”

    男人勾着她的腰,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良久才低声叮嘱,“少喝点酒。”

    “嗯”黎俏淡淡应声,攥着他冰凉的手指,思忖着说道:“我从崇城离开的时候,商琼英跟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商郁搂着她,视线再次回到窗外。

    黎俏回忆着商琼英几次三番提及的那个人,口吻不紧不慢,“她说,你不想让我见到一个名叫萧夫人”

    “嗡嗡——”

    男人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两人同时回头,当黎俏看到屏幕上的备注,瞳孔骤然紧缩。

    萧夫人。

    商郁神色疏离地看着手机,喉结滚动,低头看了眼黎俏,尔后走上前,当着她的面把电话接了起来。

    听筒的音量控制的很好,但他们两人距离很近,所以黎俏听得很清楚。

    萧夫人的第一句话:少衍,如果你弟弟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要你命的。

    对方的声音很温柔,是令人如沐春风的那种温和。

    偏偏说出来的话,字字诛心。

    弟弟?

    商陆吗?

    此时,商郁下颌线条绷得很紧,幽深的眸漠冷的没有一点温度,“您对继子,真是用情至深。”

    萧夫人的第二句话:至少他愿意叫我一声母亲,总比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强百倍。”

    这么恶毒的话,应该配上恶狠狠语调的才对。

    可萧夫人依旧是温温柔柔的口吻,说出了最中伤人心的话。

    眼下,商郁还拉着黎俏的手,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持续地用力。

    手骨被男人捏在掌中,阵阵的钝痛传来,但黎俏什么都没说。

    男人目视着前方,俊颜阴沉,胸膛的起伏没有变化,可他整个人仿佛都笼罩在一层阴暗的云雾之中,连那双幽暗的眸都铺满了灰沉沉的色调。

    很久,他才嗓音低冽又沉冷地回道:“即便狼心狗肺,也是您的遗传。”

    话说到这里,有些事已经不言自明了。

    萧夫人,是他的生母。

    同时也是萧叶岩的继母?

    这样的关系,确实让黎俏颇为震惊。

    也的确没想到一个亲生母亲能对自己的儿子说出这种话。

    所以她是中途二嫁到公爵家族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