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451章:她为何如此嚣张?.
    !

    黎俏不是没调查过屠安良和九公的信息,但商郁说过,红客那边曾经帮忙抹掉了九公过往的痕迹,她也就没再追查到底。

    父子反目这种事,大概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包括她和屠安良会发生冲突,其实也完全是因为九公。

    眼下,屠安良的暴怒和毫不掩饰的恨意,也基本可以确定他们不可能有冰释前嫌的那一天了。

    黎俏淡凉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看着那双带了滔天恨意的赤红血眸,扯了扯唇,“就算他没有资格,你也同样没资格骂他。”

    屠安良胸膛剧烈起伏,握着拳头的双手紧紧绷在身侧,“那老不死的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你很敬重他?但你知道他都做过什么猪狗不如的事?啊?

    南洋人人尊敬的仲九公,你们知道他为了家族利益把自己的儿子”

    话没说完,屠安良呼吸一颤,猛地闭上了双眼,“黎俏,我知道你背后有商少衍,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就算死我也要拉你当个垫背的。”

    “九公一心想让你活,你就这么想死?”

    黎俏面无表情地看着屠安良,暂时不想动手,因为答应过九公,不能出尔反尔。

    “别再跟我提那个老不死的东西!”屠安良大口大口喘着气,暴怒到一定程度,他回身就怒踹了一下栏杆。

    这种糟乱的场面,黎俏四下看了看,转身叹了口气,迈出步子就慢吞吞地往楼上走去。

    屠安良和手下:“??”

    黎俏不疾不徐地拾级而上,微微偏头看着他,“不想上来聊聊?”

    一群手下面面相觑,最后全都看向了屠安良,不知所措。

    她为何如此嚣张?

    屠安良也不理解黎俏的举动,喘着粗气,抬手照着手下的后脑勺打了一巴掌,“还他妈看,赶紧收拾现场。”

    转瞬,他也跟了上去。

    楼上,贵宾包厢。

    黎俏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瞥着姗姗来迟的屠安良,对着沙发努了努嘴,“坐。”

    屠安良站在门口没动,邪冷地嗤笑道:“你他妈是不是仗着背后有商少衍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你和九公有什么仇?”黎俏顺手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

    屠安良眯了眯眸,走上前一脚踩在茶几上,匪里匪气的弯着腰,“怎么,想听故事?老子凭什么告诉你?”

    “屠安良,别浪费时间,你说出我想知道的,我也可以考虑要不要帮你?

    你跟我交过手,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不夜城所有的手下一起上,你们也拦不住我。”

    “你什么意思?”屠安良表情僵了僵,良久,又反问,“你要帮我?”

    黎俏捏着矿泉水瓶,睨了他一眼,“帮你只是看在九公的面上,城南控制权你已经丢了,如果你真的连命也不想要了,那就当我没说。”

    “你怎么帮我?你能把城南给我拿回来?”

    黎俏弯了弯唇,再次对着沙发努嘴,“想说你就坐下,至于怎么帮你,那是我的事。”

    二十分钟后,一辆奔驰车失控撞进不夜城夜店的车祸消息上了社会新闻的版面。

    与此同时,身在皇家酒店陪同聚餐的流云也得到了红客传来的消息,而图片上那辆奔驰车的车牌号太显眼了。

    夜里九点,一排车队抵达城南不夜城,由于车祸现场一片狼藉,四周已经拉上了警戒线。

    车停稳,商郁径自推开后门跨腿而出,男人英俊的面孔阴沉如水,身后其他几辆车内也相继走出来不少人。

    包括秋桓和贺琛,以及城北顾瑾和城东乔子漾全来了。

    流云带着保镖队快步走进了大堂,那辆奔驰车还停在中间,虽然残砖断瓦都被收拾的差不多了,但没人敢动那辆车。

    因为车主还在楼上呢。

    还在大堂忙活的手下一看到商郁等人,顿时乱了阵脚。

    尤其是站在人群正前方的男人,自成一派的强大气场令人感到阵阵锁喉般的窒息。

    有人想悄悄上去通风报信,却被望月一脚踹趴了。

    这时,流云打开奔驰车虚掩的驾驶门,往里面张望了两眼,眉头一跳,“老大,黎小姐不在,但手机在车上。”

    可能是撞击的力道太大,黎俏的手机正躺在副驾驶的地板上。

    难怪她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他们并不担心黎小姐和屠安良动手,反而是这场车祸让人揪心。

    商郁的眉头瞬间紧拧,沉眸噙满了寒凉阴鸷。

    流云把黎俏的手机从车厢里拾起,秋桓也适时来到商郁的身边,“少衍,上去看看?”

    屠安良在大会上被排挤出局,他们猜到了他不会罢手,却没料到他会这么快的打了黎俏的注意。

    秋桓恼怒不止,如果黎俏真的在屠安良手里出了事,那他难辞其咎。

    几人正踱步打算上楼,楼梯口有两个人影突然现身。

    商郁单手插兜站在台阶下,面色冷沉地望着屠安良,即便一言不发,那冷峻凌厉的视线也足够让后者胆寒。

    屠安良抿着唇,目光复杂地看着身边的黎俏,“你最好没骗我。”

    “嗯。”

    黎俏很淡地嗓音应了他一声,下楼前看着屠安良那双带血丝的眼睛,终究什么都没说。

    商郁看着她走下台阶,俊颜紧绷的不像话,扯着她的臂弯拉到怀里,微垂的视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她的脑门上。

    “他伤的?”男人薄唇抿成了直线,随意递给流云一个眼神,意味很明显。

    流云心领神会,直接打算动手。

    但黎俏却扯着商郁的臂弯,对流云淡声道:“不是,回去吧。”

    流云和其身后的保镖下意识就顿在了原地。

    这让楼梯上的屠安良再次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向了黎俏。

    她居然在商少衍的面前这么有话语权?

    此时,商郁眯起眸,薄唇近乎抿成了直线。

    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紧紧锁着黎俏的身影,数秒后,缓缓掀开眼皮,睇着神色难辨的屠安良,嗓音低冽却满是警告地一字一顿,“这是最后一次。”

    屠安良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其实不用他说,这也的确是最后一次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