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486章:商先生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
    !

    黎俏以为他好奇,随手拨开圆领t恤的一侧,把左肩露给他看,“应该已经没有痕迹了,顶多有两个蛇咬伤的牙孔。”

    如她所说,细腻的肩膀雪白一片,要很仔细的观察才能看出痕迹浅浅的牙孔。

    下一秒,微凉的唇瓣印在了她的肌肤上。

    黎俏手一抖,炽热的呼吸喷薄而来,让她不自觉地颤栗了一下,“你”

    男人的唇舌在她肩膀上作乱,而黎俏自己还扯着领口。

    这姿势就好像她在邀请他似的。

    黎俏往后躲了躲,整理好自己的衣领,轻咳道:“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

    “嗯。”男人沉哑地应着她,薄唇却带着炽烈的吻落在她的脖子和腮边,“想陪我吃饭?”

    黎俏推着他的肩膀,耳朵有点红,“那走吧,再晚该不消化了。”

    然后,商郁停下了吻她的动作,吮了下她的耳垂,牵着她的手起身就走。

    黎俏抚了抚自己的头顶,心不在焉地跟着他,走了几步之后,猛地扯了他一下,“餐厅不是在楼下,你上楼干什么?”

    男人踩着台阶,偏头瞅着她,那沉眸里藏着无声又灼人的炙热,烫的黎俏不敢跟他对视。

    她舔了舔嘴角,刚要转身拉着他去地下餐厅,结果腰腹一紧,直接被男人打横抱起,“不是要陪我吃饭?”

    黎俏被他抱在怀里,也没剧烈挣扎,而‘吃’这个字,被他咬得极重。

    她踢了下腿,手臂搭着男人的肩,似笑非笑,“你这是想去卧室吃饭?”

    说话间,商郁已经抱着她走上了二楼,闻声就站定在台阶上,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沙哑又性感的嗓音特别蛊惑地问道:“不然,去餐厅?”

    他口中的“吃饭”,分明和她不是同一个意思。

    黎俏不说话了。

    什么都不想说了。

    因为她在考虑一件事,明天早上起不来的话,能不能在考察期间请假。

    大概是考虑到她最近要应付医学联盟的考察工作,所以今晚的男人格外体贴温柔。

    没有太多大刀阔斧的动作,反而缱绻的让人心悸。

    唯独,黎俏身上的那件t恤被扯坏了。

    当感官随着身体沉浮之际,她竟生出了一个诡异的念头。

    该不会是因为她穿了那件t恤和苏老四拥抱,所以这男人就霸道的撕碎了她的衣服吧?

    第二天,黎俏准时到了科研所。

    商郁昨晚很温情,甚至动作温柔的不像他的作风。

    当然,如果她的锁骨上没有被刻意落下一枚吻痕的话,她几乎要认为他转性了。

    不仅如此,今早他让落雨给她准备的衣服,是一件v领的浅白衬衫。

    总之,不管怎么穿,吻痕是遮不住了。

    黎俏也懒得理会,顶着这枚吻痕和商郁吃完饭就出了门。

    而她浑然不在意的态度,让男人颇感愉悦。

    他不再吃醋,却不代表他不会宣示主权。

    黎俏走后,男人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双手入袋,姿态挺拔而疏离。

    不多时,流云走了过来,“老大,您找我?”

    “中午在水晶苑定个包厢,顺便再查一下苏墨时的信息。”

    流云颔首应声,转身前,他又想起一件事,望着男人的背影,低声道:“老大,刚刚得到消息,薄霆枭于昨晚回了帝京。”

    商郁默了半晌,就在流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沉沉地出声,“嗯,下去吧。”

    晌午,十一点半。

    黎俏和苏墨时并肩离开科研所。

    两人出门不久,各个研究室里就掀起了一阵讨论狂潮。

    第一,黎俏脖子上的痕迹,真的是蚊子包?

    第二,苏墨时和黎俏到底是什么关系?

    第三,他俩是不是地下情?

    这三个命题,简直比科学研究更加吸引人眼球。

    毕竟是俊男美女的组合,年龄相仿,爱好相同,如果他们俩真是情侣的话,似乎也说得过去。

    车上,两位当事人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了大家的吃瓜对象。

    黎俏单手扶着方向盘,车速不快不慢地开往水晶苑。

    路遇红灯,她停车,偏头看了眼苏墨时,“今晚有空么?”

    “有,还去喝酒?”苏墨时翘腿坐在奔驰的副驾驶,温润的气度和他当下的坐姿矛盾又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黎俏收回目光看向马路,扬起嘴角,“赌两把。”

    苏墨时眸光一亮,摩挲指尖,笑得意味深长,“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黎俏没说话,含笑瞥他一眼,意外发现他的左手无名指多了一枚戒指,“你昨天怎么没戴?”

    而且,上午开会的时候,他手上好像也没有这东西。

    苏墨时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随即张开五指,翻了翻手掌,“平时经常手术,戴着不方便。

    你嫂子刚才知道我要出去吃饭,三令五申让我把戒指戴上,怕有人勾引我。”

    黎俏:“”

    行吧。

    这个理由虽然冠冕堂皇,但也确实符合他家那位的作风。

    但其实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他戴上戒指,更多的是为了避嫌。

    水晶苑,停车场。

    黎俏二人下车时就看到衍皇的车队从入口驶了进来。

    苏墨时站在她身边,望着那排惹眼的车队,细细打量过后,偏头看着黎俏,“七辆防弹车,你家这位敌人不少吧。”

    能成为黎俏最亲近的伙伴,苏墨时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不是普通视角。

    他这番话说出来,黎俏漾出笑,单手插兜望着那排车队驶入停车位,余光睨着苏墨时,“应该比我们多。”

    苏墨时轻轻扯唇,眯起眸子看着前方从车厢里倾身而出的英俊男人,“你总是喜欢挑战高难度,选男人也不给自己留条退路。”

    黎俏抬脚向前迎着商郁踱步,和风朗日下,她的话随风飘来,“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呢。”

    转眼,几人在停车场相遇。

    苏墨时身高不到一八五,和商郁站在一起,稍稍矮了一些。

    但胜在双方的姿态都足够挺拔,这点差距也在无形中被消弭掉。

    两人站在彼此面前,苏墨时率先伸手,浅笑的神色中不乏隐晦地打量,“苏墨时。”

    男人与之回握,优雅地点头,“商少衍。”

    黎俏站在他们身旁,嘴角掀起一丝淡笑,感官很新奇。

    苏老四大概是她身边第一个由她引荐给商郁的朋友,心里不免有些微妙的满足感。

    这顿午饭,气氛很融洽。

    而用餐期间,商郁也注意到了苏墨时无名指上的白金戒指。

    倒是个心思细腻的男人。

    昨晚的监控照片虽然不够清晰,但他拥着黎俏后背的双手都入了镜,当时并没有戒指。

    苏墨时无意中抬眸,恰好捕捉到商郁从他的手上移开了视线。

    他笑了笑,举杯抿了口红酒,状若无意地问道:“商先生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