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一世龙皇〕〔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兵王〕〔都市无敌神医〕〔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544章:我只会帮你&.
    !

    商郁睇着贺琛下意识的反应,手指捏着酒杯轻轻一晃,“你觉得她会怎么办?”

    贺琛含着冰块,牙关微微打颤,他喝了口酒,轻佻地扬起眉头,“她都跟你回来了,肯定选了你。

    但柴尔曼那厮会不会在你们之间搞小动作那就不好说了,何况他们还有一段生死与共的过去。

    这他妈就好比让我在你和宗老三之间做选择是一个道理,左手情,右手义,换了谁都是绝对的两难。”

    贺琛为人虽然放浪,但在大事上一点也不含糊。

    他能想到的问题,少衍不可能不知道。

    黎俏看起来是选择了他,可未来谁知道呢?

    感情这种东西,向来经不起变故。

    这番话过后,商郁很久没开口。

    他端着酒杯浅酌,不一会就喝完了杯中酒。

    男人又倒了半杯,勾起薄唇,声线浑厚而低哑,“只要她选了我,一切都不是问题。”

    即便萧叶辉很可能会使用极端手段,他也不会让黎俏陷入两难。

    贺琛幽幽瞥他一眼,嗤笑道:“你还挺乐观。”

    “不然杀了他?”商郁目光阴沉地看向了酒柜。

    贺琛用舌尖顶了顶腮帮,“那狗日的要是那么容易死,就不会藏了这么多年。

    我听老二说了,从他公布身份开始,柴尔曼家族已经门庭若市了。

    他在拉拢人脉,聚集人手,我觉得短时间内他应该也没精力抽空对付你们。”

    隔天,黎俏睡到早上十点才悠悠转醒。

    主卧的窗帘把骄阳遮的严严实实,九月的天不似酷暑那般闷热,阳光很暖,清风舒爽。

    黎俏醒来就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出神,还有些不太真实的恍惚感,好一会才抱着被子坐起来。

    她拿着遥控器把窗帘升起,大片刺目的阳光顺着窗户漏了进来。

    手机上有一个未接来电,是云厉打来的。

    黎俏光脚下地,站在落地窗前,望着葱翠的山峦,给他拨了回去。

    提示音响了三声,云厉沙哑的嗓音传了过来,“睡醒了?”

    “嗯。”黎俏顺势倒在窗前的躺椅上,臂弯搭在额头上,舔了舔唇,“找我有事?”

    云厉默了默,伴随着打火机的响动,他笑了一声,“睡醒了你就赶紧给我下来,老子等你四个小时了。”

    黎俏一时没反应过来,从躺椅上支起身,“你在公馆?”

    云厉没出声,反而把电话直接挂了。

    十几分钟后,黎俏洗了澡,随便套了件居家的长裙,慢吞吞地晃出了主卧。

    楼下客厅,云厉仍然是一贯的灰色衬衫和西裤的清隽装扮。

    他翘腿坐在沙发上,周围烟雾缭绕,商郁不在,只有他一个人在吞云吐雾。

    听到脚步声,云厉往楼梯口瞥去,“舍得下楼了?”

    黎俏下意识环顾四周,没看到男人的身影,扯着唇走到他对面坐下,“你什么时候来的?”

    “六点。”云厉掐了烟,端起桌上的凉茶喝了一口。

    他边说边拿起扶手上的西装外套,从里面掏出一只精致的女士腕表看了几眼,“你还挺能耐,也不怕我把这玩意弄丢了。”

    黎俏隔着茶几向他伸出手,接过腕表就非常自然地戴在了手腕上,“怎么发现的?”

    那天晚上在云城医院楼下的花坛边,她偷偷把腕表摘下来放在了云厉的西装外套里。

    也因此才瞒过了商郁,折回英帝。

    云厉没回答,反而看着她缠着纱布的右手,皱紧了眉头,“你手又怎么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不拿自己当回事的女人。

    隔三差五就受伤,还总是不以为然。

    “小伤。”黎俏瞥了眼有些潮湿的纱布,往沙发里一靠,“你也知道辉仔的事了?”

    云厉看着她还在滴水的长发,别开眼,望向了窗外,“听说了一些。夏老五他们很高兴。”

    黎俏弯了弯唇,对此不置可否。

    如果没有那些前提条件的话,她也同样会高兴。

    但如今只觉得讽刺。

    云厉斜倚着沙发,抬着眼皮打量着她,“你们已经见过了?”

    黎俏神色淡淡地点头,她揉着额角轻描淡写地阐述了几句。

    话落,云厉轻叹着摇头,“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即便黎俏没有说太多的细节,但他也能猜出必定发生了什么变故。

    客厅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寂。

    云厉咂了下舌尖,又从茶几上捞起烟盒,“我当初是通过你才认识了他们,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记住,我只会帮你。”

    黎俏眼皮颤了一下,抬眸对上云厉深沉的视线,缓缓绽出一抹笑意,“知道了。”

    “夏老五没什么大碍,能吃能睡,你要是打算过去看看,我陪你一起?”

    黎俏抿了抿唇,“不用,我会去,但可能要过几天。当时把你叫回来”

    云厉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你用得着跟我这么客气?佣兵团有云凌守着,出不了乱子。

    夏老五出事,连她都觉得是自己太大意了,你没必要往身上揽责任。”

    谈话至此,客厅外响起了稳健而有力的脚步声。

    两人顺势看去,就见商郁一身黑衣从门外走进来,让黎俏诧异的是,他手中还拿着一个墨绿色的锦盒。

    那是

    云厉看到他就站了起来,谈不上心甘情愿,但也算得上尊敬地称呼了一句,“会主。”

    男人摆摆手,把手中的锦盒递给黎俏,又揉了揉她的头顶,“吃饭了么?”

    “还没。”黎俏接过熟悉的锦盒,不看也知道这是商纵海给她的另外二十页翻译文件。

    此时,商郁的手掌被她发丝的水汽打湿,碾了碾指尖,勾起她耳边的发丝,“去吹头发,然后吃饭。”

    黎俏仰头和他对视,欣然应允。

    云厉就坐在对面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交流,那种外人无法插足的默契,每次看到都会让他呼吸发堵。

    他舔了下后槽牙,望着黎俏上楼的身影,重新坐下后,声线很低沉,“夏老五他们出事,和萧叶辉有关?”

    商郁迈开长腿走到单人沙发入座,挑眉睨着他,“俏俏跟你说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