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凤卿离墨〕〔上门神医〕〔狂少归来〕〔都市医品仙尊〕〔权倾盛世〕〔首席继承人陈平〕〔战神医婿〕〔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551章:有必要这么黏人?.
    !

    追风

    真是好久没听到的名字了,她还以为商郁要把他丢在帕玛自生自灭了。

    男人挂了电话,薄唇抿着,眼神泛着凌厉。

    黎俏勾着他的手指,似若无意地问道:“帕玛的问题解决了?”

    “嗯,差不多了。”商郁开口的同时,为她倒了杯茶,“明天要去云城?”

    黎俏‘嗯’了一声,“我去看看夏老五,应该傍晚就能回来。”

    不等男人回答,她又反问:“你有空吗?”

    商郁浓眉挑了一下,深暗的目光锁着黎俏,似在分析她这句话的含义。

    黎俏挠了挠鬓边的碎发,一脸坦然地回望着他,“云城距离苏杭陇淮很近。”

    金秋时节的苏杭陇淮,听说风景很别致。

    此时,商郁目光有些颤动,带着灼人的滚烫,“想去散心?”

    “不是。”黎俏否认的很干脆,手指顺势穿过男人的指缝,十指交扣,“散不散心无所谓,就是想让你陪我。”

    说罢,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商郁,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去游玩的念头,只是一时兴起。

    从英帝回来之后,他们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彼此的情绪也过于沉重,游山玩水倒是个释放的好办法。

    而她主动要求陪同,或许会让他有被需要和被依赖的感觉。

    果不其然,黎俏话刚出口,商郁就牵着她的手送到唇边吻了一下,眼里有浓沉的笑,“好,我安排行程,一起去。”

    他对她,向来有求必应。

    当晚,云厉接到黎俏的电话时,听完她的陈述,差点没骂街。

    他举着电话起身走出嘈杂的酒吧,来到一处室外吸烟区,点了根烟,嗤笑,“商少衍最近这么闲?你去云城,他也去?”

    什么毛病,有必要这么黏人?

    然后,电话里就传来黎俏平平淡淡的声音,“我让他陪我去的。”

    云厉目光一滞,便脱口说道:“老子陪你还不够?”

    他说完就觉得这话有歧义。

    而听筒里,黎俏短暂的沉默更让云厉有几分心烦意乱。

    他猛地抽了一大口烟,仰头望着浓墨的夜色,“行了,他要是跟你一起去的话,那我不去了,反正我最近在南洋还有点事没忙完,你们早去早回。”

    “云厉。”黎俏突然轻声唤了他的名字,“夏夏当时是你唤醒的么?”

    云厉舔了下薄唇,低头看着手里的烟头,“她本来伤的就不重,就算没有我,她也一样会醒。”

    “嗯,挂了。”

    电话挂断后,云厉看着手机暗淡的屏幕,眼底很凉,也没有一丝温度。

    他太了解黎俏,刚才那句不合时宜的话脱口而出,一定已经被她察觉到了什么。

    所以她才会提起夏老五,仿佛在提醒他什么。

    可是他不能,人心太小,装过一个人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人了。

    如果对方不是黎俏,他宁愿就此过一生。

    另一边,黎俏靠在公馆主卧的躺椅上,房间里开着一盏落地暖光灯,淡淡的昏黄落在她脸颊上,有些不真实的朦胧。

    她手指摩挲着屏幕,视线飘忽地看着夜幕,一声轻叹从嘴角溢出,带出几分惆怅。

    云厉和夏夏的事,她爱莫能助。

    一个郎心似铁,一个暗恋成瘾。

    就算她多次创造了机会,似乎也无法改变什么。

    商郁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他穿着黑色缎面的睡衣,胸口露出一片肌理,单手撑着椅背,俯身而来,“怎么唉声叹气的?”

    黎俏一仰头就看到他敞开的衣襟,视线再往上,是他英俊泛着水汽的脸颊。

    男人刚刚沐浴过,额前的碎发软软地垂着,不似平日里冷峻的模样,多了些居家的柔软。

    黎俏眼神闪烁扯了扯唇,拉着他坐下,“你觉得云厉和夏老五怎么样?”

    商郁没有多想,压着唇角眯了眯眸,“不合适。”

    黎俏挑眉,“理由?”

    男人目光含笑地扫他一眼,手指轻轻刮着她的鼻尖,“不睡觉就是在想他们两个?”

    “也没有,就是觉得有点遗憾。”

    商郁幽深的视线凝了凝,勾着她的腰圈在怀里,声线沙哑又动听,“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不如做点别的事。”

    “我没”胡思乱想。

    反正,剩下的话黎俏也没机会再说出口,时间刚过九点半,长夜漫漫。

    次日,上午十点,专机抵达了云城国际机场。

    落座在江南地域的云城,九月的温度格外舒爽。

    黎俏二人下了飞机,两辆奔驰商务车已经在不远处等候。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了云城医院。

    黎俏走进住院楼,落雨则拎着果篮跟在她身后。

    病房里,夏思妤正翘着腿啃苹果,脑袋上虽然缠着纱布,但气色比之前好了很多。

    听到敲门声,护工连忙上前开门。

    夏思妤挑着眉头一看,顿时笑了,“哎哟,来啦。”

    黎俏从落雨手里接过果篮,让她和护工在门外等着,踱步晃进病房,扫视着夏思妤,“没事了?”

    夏思妤把没啃完的苹果丢到床头柜上,盘腿坐在床上,“能有什么事,就是磕破了脑袋,小伤,不值一提。”

    黎俏勾着滑轮椅坐下,靠着椅背翘起腿,“有什么想问的?”

    见状,夏思妤敛眉望着她,单手按着床褥,开门见山,“他为什么不和我们联系?”

    “立场不同。”黎俏借用了萧叶辉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也是实话。

    夏思妤能成为边境七子,也绝对不是个没头脑的草包。

    她几次蠕动嘴角,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夏思妤摸着额头上的绷带,低下头,良久,轻笑道:“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黎俏目光平静,淡淡地给了回应,“嗯。”

    “宝贝啊”夏思妤幽幽转过头,眼神极其复杂,“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伤到脑子了,不然我怎么突然觉得这次车祸,另有隐情呢?”

    话到此处,不需要深究,谁都明白其中含义。

    黎俏缓慢地垂下眼睫,什么都没说,却胜过千言万语。

    夏思妤就这么看着她,也不知过了多久,陡地抱着自己的膝盖笑出了声。

    她想,一定是今天的阳关太刺眼,不然怎么会眼眶发酸?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