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37章:将计就计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黎俏挑了下眉梢,回答的很干脆,“当然不会。”

    “我杀她,你不恨我?”男人喉结滑动,眼底泛起浓郁的柔色。

    黎俏睨了商郁一眼,把字条折起来收进了兜里,“我哪有那么是非不分!当初选了你,就算众叛亲离我也不会动摇。假如你真的杀了尹沫,那只能说是她给了你杀她的机会,我会惋惜,但没道理恨你。

    七子都足够了解彼此,摇摆不定的事,从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尹沫同样了解我,没必要搭上自己的命来取得我的信任,这相当于一条不归路,她没那么傻。”

    最简单的道理,只要她把这张字条交给萧叶辉,尹沫的一切算计必定落空,甚至会因此万劫不复。

    这是她亲手写下的字,永远也骗不了人。

    黎俏阖了阖眸,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这张字条只是让我看到了尹沫倒戈的可能性,还不至于让我就此放松警惕相信她,不然我何必放她回去。”

    男人低眸看着黎俏,抿起的唇角逐渐松开,心照不宣般用指尖点了下她的额头,“将计就计。”

    黎俏耸了下肩膀,语气讪讪,“算是吧。反正玩弄人心这种事萧叶辉向来乐此不疲,他的攻心手段,有时候真的能让人生不如死。”

    也只有让负伤的尹沫重新回到萧叶辉的面前,她才能确定尹沫真正的选择。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蒙俊的身影出现在车外。

    黎俏枕着商郁的肩头降下车窗,懒散地睨他一眼,蒙俊点头道:“顶层的套房我们都查过了,教父和流云落雨的房间里,总共发现了二十一个窃听器。”

    闻此,黎俏揉了揉眉心,疲惫至极,“处理干净点。”

    “放心,已经全部排查过了。”

    蒙俊看着黎俏的眼神罕见地充斥着敬畏。

    如果不是她提醒的话,那些藏在沙发角落以及窗帘顶端的窃听器,一定会成为隐患。

    蒙俊满腹疑惑,思量再三还是口吻僵硬地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房间里会有窃听器?”

    难不成她有提前预知的功能?

    黎俏掀开眼皮,不疾不徐地丢出俩字,“猜的。”

    萧叶辉有前科,而且有意暴露今晚的行动,他也许知道行动不会成功,所以一环扣一环。

    晨光熹微,时间转眼来到了清晨六点。

    皇家酒店内的乱象也已经处理干净。

    回了房间,黎俏趴在沙发扶手上,有点困倦地眨着眼。

    顾辰窝在单人沙发里打着瞌睡,流云和落雨目不斜视地站在客厅里充当背景板。

    唯有蒙俊,不知疲累般汇报着昨夜的情况。

    此时,商郁看到黎俏懒洋洋的姿态,抬手打断蒙俊,侧身揉了揉她的脑袋,“困了?”

    黎俏没出声,从头顶拉下男人的手,顺势抱住枕在了脸下,并以眼神示意蒙俊继续汇报。

    见状,商郁往她身边挪了挪,臂弯稍稍用力,直接把她收进了怀里。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黎俏仰身被他半抱着,也没挣扎,径自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嗅着他的气息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口。

    蒙俊:“”

    一拳能把他鼻梁干碎的小师妹,怎么在教父面前这么会撒娇?

    教父见过你打架吗?

    “继续。”黎俏闷在商郁的怀里,等了半天没等到蒙俊的汇报声,不禁出言催促。

    商郁臂弯环着她的脊背,嘴角含笑,举止温柔地轻拍了两下。

    当他再次抬起眼皮示意蒙俊,表情已然恢复了一贯的矜冷淡漠。

    蒙俊清了清嗓子,秉着‘教父和师妹做什么都对’的理念,继续说道:“昨晚一共出动了三十名雇佣兵,总部五个,皇家酒店二十五个。其中有六人不知道是谁解决的,在楼梯间都被一枪爆头。”

    话落,他猛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教父,我们中途在楼下拦截了一个企图逃跑的女人,她手臂受伤,穿着和那群雇佣兵一样的衣服,我让人扣下了,她很可能就是那名黑客。”

    半梦半醒的黎俏瞬间从商郁的怀里扭过头,眉心紧皱,“你扣下了?”

    蒙俊一板一眼地点头,“没错,有什么问题?”

    黎俏瞌睡全无,拨开耳边凌乱的发丝,作势要起身。

    但她动作敢起,商郁却收紧臂弯,目光冷沉地问道:“人在哪里?”

    “监控室,黑鹰一队在守着。”

    天罗地网,逃不了,也死不了。

    黎俏和商郁目光交汇,她仅仅犹豫了几秒便做了决定,“想办法制造成她逃跑的假象,让她走。”

    蒙俊微愕,见商郁没有反对的意思,应声就出了门。

    此时,商郁递给流云一道眼神,他和落雨心领神会地走到沙发前,架着顾辰就往门外走去。

    顾辰睡眼朦胧,浑身都疼,俊脸也挂着伤,叽叽歪歪地吭哧,“干什么?老子睡个觉也碍你们事了?”

    他边说边睁开眼,冷不防看到落雨那张脸,总觉得有点熟悉。

    哦,对了,这不是衍皇集团派来跟千目谈赔偿金的凶女人吗?

    叫什么来着?

    顾辰头脑不清醒地暗忖,看来南洋商少衍也没有吹嘘的那么牛逼。

    事到如今,千目集团的宣讲会都搞砸了,也没见他出来露个面。

    啧,缩头乌龟。

    稍顷,顾辰等人离开,套房归于平静。

    黎俏抹了把脸,什么也没说,展眉又靠进了商郁的怀里。

    “不打算和她见面?”男人摸着她的脸颊,俯首在她耳边低语。

    黎俏环住他的肩膀,半阖着眸点头,语气懒洋洋的,“现在不是见面的好时机,必须让她回去才能更看的更清楚。”

    她不能感情用事,哪怕心里的天平已经向尹沫做了倾斜,她也必须保持理智。

    如今的局面,牵一发而动全身,稍微放松很可能就会一败涂地。

    萧叶辉再不可能收手,她也永远不会回头。

    尹沫先前一定有过摇摆和迟疑,否则她不会现在才给她这张字条。

    她有她的纠结和难处,黎俏同样有自己的考虑。

    这张字条她不会毁掉,万不得已的时候,这就是她反击的筹码。

    黎俏埋在男人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喃喃,“说起来,今晚他损失了三十人,也不是全无收获,或许他已经猜到了你就是黑鹰教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