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44章:你关心我一个人就够了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商郁合上文件放在桌角,单手入袋,来到黎俏的面前,温热的指腹将她腮边的碎发拨开,“他不会有想法。”

    黎俏扬眉,眸现深思,“确定?”

    男人搭着她的肩膀伫在落地窗前,睨她一眼,便看向了远山,“别人会有,但他,很难。”

    若是外人说这种话,黎俏或许会觉得夸大其词。

    但商郁从不妄言。

    黎俏倚着男人,任由自己的身体向他靠拢,“他受过伤还是天性如此?他如果没想法,何必招惹尹二。”

    贺琛看上去就是最典型的多情浪子,尹沫样貌出众,会吸引他也无可厚非。

    这时,商郁垂眸看着黎俏,掌心一下下抚着她的肩膀,别有深意地说道:“他若有想法,就不会招惹了。”

    接下来,黎俏第一次了解到了贺琛的过去。

    帕玛贵族贺家的少爷,可惜出身不够正统,是个私生子。

    贺琛曾经爱过一个人,是初恋也是最爱。

    在他手捧鲜花和钻戒去求婚的那天,却撞见了他最爱的女人和别人在翻云覆雨。

    从商郁的阐述中,黎俏对贺琛的感官复杂了许多。

    “你的意思是,他婚前一直都没碰过她?”

    商郁喟然叹息,拉着她走到沙发坐下,“对方出身***,宗.教传统不能有婚前行为。”

    黎俏幽幽望着他,啼笑皆非,“借口吧。”

    男人揉着她的脑袋,薄唇勾了勾,“***确实有这个传统,而她不想和贺琛在一起,主要是因为他的出身不够好。”

    黎俏抿唇不语,求婚当场发现自己最爱的女人和别人在一起,这种场面也真够狗血的。

    她相信贺琛一定深爱那个女人,才会在恋爱期间尊重她的民族传统,殊不知最后只是一场骗局。

    黎俏扯了下嘴角,神色认真地望着商郁,“尹二和他不是一类人,既然这样,还是别有交集的好。”

    抛开尹沫的立场不谈,她遇见贺琛这样的男人,绝对是不幸的。

    “那就看尹沫的造化了。”商郁目光深深,再次拿起桌上的文件,睨了眼黎俏,“担心她?”

    黎俏双腿交叠,侧身靠着扶手低喃,“不是担心,只是纯粹不想看见她被消遣。尹二没有那么罪大恶极,她的处境很可能比我们每个人想象的都艰难。前有萧叶辉,后有萧叶岩,若是再加上贺琛,她这条路太坎坷了。”

    客厅里,陷入了一阵无声的沉默。

    黎俏没等到商郁的回答,抬起眼皮,就见男人眉骨下那双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睨着她。

    四目相对,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黎俏滚了滚嗓子,不解,“怎么了?”

    商郁摩挲着文件纸张,倾身向她靠近,“你什么时候能把精力都放在我身上?”

    黎俏:“”

    她扶额轻笑,下意识说道:“我的精力本来就在你身上。”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和他相关她才会关注。

    不然,尹沫作何选择,根本无关紧要。

    商郁捏着文件夹丢到桌上,勾着黎俏的后颈,低沉地开腔:“那你关心我一个人就够了。”

    话音方落,男人环住她的腰轻轻一提把人圈在了腿上。

    他靠着沙发,健硕有力的臂弯紧搂着黎俏,“尹沫也好,萧叶辉也罢,我都会处理。与其把精力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不如想想我们的事,嗯?”

    黎俏心口一跳,近距离观察着商郁的眉眼,“我们有什么事?”

    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视线落在她的唇上,偏着头吮了吮,“自己想。”

    二十分钟后,黎俏心不在焉地晃出了客厅。

    她抿着发麻的嘴角,边走边思考,她和商郁有什么事来着?

    许是最近琐事太多,直到黎俏抵达了律师事务所,仍旧没有头绪。

    而她的手机上也收到了三条违章短信提醒。

    头回开车走神的黎俏:“”

    事务所咨询室,齐南怀把纸杯递给黎俏,“遗嘱纠纷的第一次调解已经结束了,没什么效果,你大姨和大舅还是主张财产平均分配原则。”

    黎俏接过水杯道谢,并细声问道:“接下来是继续调解还是走诉讼?”

    “现在调解失败,如果他们还能接受二次调解的话,倒是可以继续安排,如果他们不接受,那就要正式开启诉讼了。”

    黎俏眉眼一沉,捏着纸杯微微用力,“我外公怎么说?”

    齐南怀抿了抿唇,摇头叹道:“老爷子不肯松口,始终坚持原分配方案。如果他能退一步的话,或许”

    “如果外公肯让步,当初就不会把遗嘱提前做公证。”黎俏放下水杯,稍稍思量了片刻,“齐律师,不用再发起调解申请了,直接开启诉讼流程吧。”

    齐南怀诧异地眯了下眸,“不再争取了?”

    黎俏缓缓起身,靠着桌沿淡淡地道:“你和唯利是图的人,能争取到什么?”

    “行吧,那我撤回调解。”齐南怀颔首应允,余光睨着黎俏格外从容的眉眼,忖了忖,试探了一句:“其实这种家庭纠纷没必要闹上法庭,如果你自动放弃分配份额,说不定”

    黎俏挑了挑眉,不温不火地打断了他的话:“我自动放弃分配份额,等同于间接承认外公分配不均,除了打他的脸,只会让小人得志。”

    齐南怀抿唇点头,怪有道理的。

    两人又聊了一些诉讼细节,离开时齐南怀给了黎俏一份资料,“这是首次调解书的复印件,你可以拿回去看看。你大姨当时在调解庭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很可疑,所以记下来了。”

    黎俏接过文件袋,没打开,眯眸问道:“什么话?”

    齐南怀思忖着开口,“她说,老爷子的财产就算要分配,也要分给自家人。”

    黎俏没吭声,似笑非笑般拿着文件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回到车上,黎俏把文件随意丢在副驾驶,扶着方向盘似有所思。

    陡地,她脑海中灵光乍现。

    这份文件让她想到了黎家夫妇,紧接着她就回忆起去爱达州之前,爸妈追问结婚的一幕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