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46章:殊途同归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这时,黎俏抿着嘴角走到望月面前,也不说话,伸手夺过他怀里的文件,撒手就丢在了茶几上。

    文件哗啦啦的撒了一桌,那份牛皮纸袋也赫然入目。

    黎俏拾起牛皮纸袋,凉飕飕地看了眼望月,表情是少见的阴郁。

    原本做好的心理建设,因为这个小插曲,黎俏也没了多余的心思。

    眼见望月劫后余生般抱着文件溜之大吉,她拿着牛皮纸袋走到商郁面前,往吧台上一推,示意他打开。

    男人浓眉轻扬,拿起纸袋,目光还落在黎俏的脸上,“是什么?”

    她没回答,却以余光关注着他的动作。

    当文件被商郁展开,表头的几个大字映入眼帘时,黎俏舔了下嘴角,眼神也看向了别处,“签吗?”

    商郁看着两份婚姻登记表,喉结猛地滑动,黑眸中掀起了层层的涟漪。

    黎俏久未等到他的回复,向来沉稳的心态终是有点沉不住气了。

    她挪着视线匆匆瞥了男人一眼,不禁蹙了下眉头。

    他的轮廓一如往常那般清晰分明,端端地坐在高脚椅上,衬衫下宽厚的臂膀和俊如朗月的眉眼一如初见般让她心动。

    客厅没有开灯,日落余晖洒下了一片昏黄。

    黎俏罕见地忐忑了。

    领证终究和谈恋爱不同。

    跨出这一步,代表着他们从此后都别无二选。

    某种意义上来讲,她和商郁是一类人。

    选定即落幕,殊途也要同归。

    黎俏垂在身侧的手微微蜷起,打量着他的神色,企图找些话题打破这一刻的沉默,“你是哪个字不认识?”

    语气不算冲,但明显藏着小情绪。

    良久,商郁放下那份登记表,滑动着喉结侧目看向了黎俏。

    日落的光洒在女孩的脚下,她立在光圈里,美好又温暖,漆黑的小鹿眼不偏不倚地望着他,藏着娇嗔,藏着狡黠。

    商郁盖住眼睑,喉结起伏的频率泄露了他此时并不平静的情绪。

    他伸手拉住黎俏,轻轻一带就把她拽到了怀前。

    男人的手掌热度很高,攀上她的后颈,俯首与她额头相抵,呼吸洒下,嗓音沙哑的不像话,“你的户口本,缺了什么?”

    闻声,黎俏笑了,他果然看见了那条撤回的微信。

    她单手勾住商郁的肩膀,用额头蹭了两下,“缺你。”

    男人又是一阵沉默,掌心扣紧她往自己的怀里压了压,“想好了?”

    “需要想?”

    黎俏总是这样,用最理所当然的语气来弥补他所缺失的情感空白。

    商郁薄唇抿紧又松开,他始终不曾抬头看黎俏的眼睛。

    臂弯下滑,圈着她深深入怀。

    如此温情的时刻,黎俏也不想太矫情,直白地点了下文件,“填好,我明天去拿证。”

    男人下巴垫在她的肩头,转瞬他的喉间溢出了薄笑,“这么着急?”

    黎俏:“”

    她往后仰身,企图拉开距离,但商郁没给她这个机会,收紧臂弯把她按在怀里,目光看向那份登记表,薄唇擦过她的脸颊,在他耳边沉声说:“填完给你。”

    黎俏小小地叹了口气,“行吧。”

    只要他填就行。

    第二天,晴空万里。

    黎俏吃完早饭特意去了趟客厅,没看到登记表,也没找到商郁,问过落雨才知道他后半夜出了门。

    “没说去哪儿?”黎俏把玩着手机,挑眉问了一句。

    落雨一板一眼地摇头,“老大只带了望月,可能是公司有事处理。”

    黎俏没再追问,前几天去了趟爱达州,衍皇总部的工作势必积压了不少。

    稍顷,黎俏也开车出了门。

    不到九点半,她走进基金公司,无视前台小姐偷觑的眼神,径自去了会议室。

    刚坐下,手机响了。

    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尾号很熟悉。

    黎俏眼底掠过一道玩味,滑动接听却没有开口。

    “黎小姐,别来无恙。”萧叶岩的声音总是淡漠又不急不缓。

    黎俏靠向椅背,似笑非笑,“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副秘书长有何贵干?”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萧叶岩倒是没再绕圈子,直言不讳,“之前和你商量的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黎俏故作沉吟,“嗯还没想好。”

    “呵。”萧叶岩短促地笑了笑,尔后长舒一口气,“黎小姐,你分明已经想好了,又何必跟我卖关子?

    尹沫在爱达州被你重伤,我大哥现在怕是已经出离愤怒了,这不就是你要的结果?”

    她重伤尹沫?!

    黎俏一寸寸掀开眼帘,眸底微灼,“谁告诉你的?”

    萧叶岩呷了口茶,语气里缠着笑,“坦白讲,我是真的没想到,你竟然能派人追杀尹沫。黎俏,你比我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心狠手辣。”

    “谢谢夸奖。”黎俏面带微笑,手指轻轻划过桌面,略显惋惜地问道:“尹沫还活着?”

    萧叶岩顿了几秒,犹带几分不确定的口吻反问,“你想她死?”

    黎俏吐字清晰,语调凉薄,“一个带着雇佣兵来对付我的人,不该死吗?”

    听筒里传来一阵无声的沉寂。

    黎俏看了眼手机,直接挂了电话。

    说起来,萧叶岩倒是有点用处。

    尹沫,二姐。

    这时,桌上的手机再次传来震动,依然是萧叶岩打来的。

    黎俏一动不动地看着手机自动挂断,嘴角牵起一丝幽然的笑。

    火候还不够。

    当萧叶岩第三次打来电话时,黎俏接通,并冷淡地落下一句话,“萧副秘书长,想让我跟你合作,也不是不可以,你帮我解决掉尹沫,那咱们一切都好说。”

    “当真?”萧叶岩低低的反问,似乎难以置信,可试探的意味很重。

    黎俏扭头看向窗外,一字一顿,“我这个人,最讨厌被人威胁。”

    萧叶岩失笑着感慨,“萧叶辉果然高估了你对尹沫的感情,等我消息。”

    这次,萧叶岩率先挂了电话。

    黎俏敛去眸中的冷意,喟叹着陷入了沉思。

    突地,门口传来一声响动,席萝用高跟鞋抵着门,双手环胸表情诡异地望着她,“我要是没记错,尹沫应该是你们那个七个小伙伴之一吧?”

    黎俏搓了搓脑门,对着桌前的椅子示意,“都听到了?”

    席萝用脚尖顶开门,信步走进来落座,笑吟吟地道:“差不多吧。小朋友你很可以啊,连自己人都能下手,真不愧是当初一个人炸翻一座城的炎盟ki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