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49章:她能为他做些什么?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这还仅仅是个领证环节,三兄弟甚至无法想象,未来他们的婚礼,又该是何等的大场面?!

    与此同时,别墅后院车库。

    黎俏站在一辆法拉利的车旁,骨节敲着前机盖,在她的威逼利诱之下,落雨终于道出了实情。

    足足五分钟,她说的口干舌燥。

    黎俏也早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眸中带水,看着车库外的花园怔怔发呆。

    落雨说完,咽了咽嗓子,末了又补充了一句,“黎小姐别误会,今天的无人机事故,并不是老大的意思,是我们几个想给你准备点惊喜,这件事老大没反对,我们就自作主张拉了条幅,谁知”

    今生无背离,余生请指教,这句话应该是最后登场的条幅,结果被追风那个二百五搞乱了条幅顺序。

    全砸了。

    其实,他们准备了七个条幅,全都是网上搜罗的各种甜言蜜语。

    当初南洋情人节那场全城告白还历历在目。

    所以四助手就想以老大的名义给黎小姐准备一场浪漫的求婚。

    现在看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追风,活着还不如死去!

    这时,黎俏一瞬不瞬地看着某处,良久才低声问:“为什么他会有国内的户口本?”

    落雨默了两秒,尔后语出惊人,“老大放弃了帕玛公民的身份,特意办理了国内移民落户。”

    黎俏猛地转身,漆黑的眼里风起云涌。

    商郁在帕玛的身份有多么重要人尽皆知。

    他竟然

    落雨见她表情不对,又连忙安抚,“黎小姐别担心,这只是权宜之计。老大真正的打算是,领完证就带着您的身份一同转移回帕玛,正式落入到商氏名下。”

    黎俏口吻缓慢,“确定还能迁回帕玛?”

    落雨抿唇笑了笑,“当然。这些事他原本不让我告诉黎小姐,他不想你担心,选择在国内领证,也是为了避人耳目,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商氏长老堂?”黎俏的声线微紧,明显有些沙哑。

    落雨叹了口气,直言不讳,“是的。如果老大不变更身份和你在国内领证,这件事在帕玛就会瞒不住了。长老堂目前在商氏颇有话语权,旁支也都虎视眈眈,一旦知道你们即将领证,接下来很可能就要面临长老堂的考核与刁难,这是历任主母的必经之路。”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黎俏目光沉沉地望着远方,商郁完全可以不用如此,即便是刁难,她也可以迎难而上,又何必如此费劲心力的给她准备了这么多惊喜和惊吓。

    “几天前的晚上,你说他夜里出门办事”黎俏说着就睨向落雨,“他是不是连夜回了帕玛?”

    移民落户,不管是谁,必须在各种文件上亲笔签字。

    闻声,落雨讪笑,“的确是。”

    黎俏闭了闭眼,“望月让我签的文件是什么?”

    “婚前财产共享。”落雨有问必答,“老大把他名下全部财产都做了共享公证。”

    似乎怕黎俏多想,她又说道:“他本来打算都转移到你的名下,不过涉及产业太多,还有庞大的资金池,如果都划入到你的名下,未来很多财务授权便需要你签字确认,会很麻烦,所以老大就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所谓折中的办法,就是把他自己创下的商业帝国,无偿共享给她。

    商郁啊,她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通过落雨的转述,黎俏了解了所有的细节。

    她没回客厅,而是绕过别墅车库,来到了后花园静坐。

    黎俏的心头像是堵了层棉絮般密不透风。

    她相信落雨所言,也彻底明白商郁在准备和她领证的那一刻,没给自己留半分的退路。

    单从他准备把个人财产全部交到她名下就可窥探一二。

    天边云卷云舒,夕阳只剩残照。

    黎俏手指拂过眼角,一点晶莹沾湿了指尖。

    她看了看,不禁失笑。

    蓦地,指尖被捏住,黎俏目光一颤,挺拔高大的身形挡住了她脸上的霞光。

    男人自她身边落座,深眸细细打量着她的神色,“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

    黎俏靠着藤椅,侧首望着商郁,眼神交织着缱绻情深。

    她轻轻靠向他的肩头,语气也恢复了一贯的清淡,“伯父知道我们领证的事么?”

    商郁吻了吻她的额头,黑眸凛着暗芒,“总会知道。”

    “那有空还是回帕玛打个招呼吧。”黎俏下巴垫着他的肩膀,近距离打量着男人,“六局的沈叔之前答应过会给我们景家的文件,给了吗?”

    商郁浓眉微扬,眼里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玩味,“还记得这事?”

    黎俏晃了下手指,目光藏着深意和促狭,“你不惜大费周章的把身份落户国内再领证,应该不只是担心被长老堂发现吧。”

    商郁是什么人?

    目空一切,高高在上。

    当初商氏全族的宗族会他都没放在眼里,何况是区区长老堂。

    而真正让人忌惮的,往往都是对未知的不可控和不确定。

    他不想公然带着她回帕玛领证,真正顾虑的很可能是当年的那桩灭门旧案。

    此时,商郁和她视线交汇,眼底深邃又平和。

    见他不说话,黎俏凑过去用鼻尖蹭了下他的脸颊,“以后再做任何事,能不能和我商量商量?那么多财产共享到我的名下,你就不怕人财两空?”

    商郁静静地看着她,瞳孔没有一丝波动,薄唇却牵起笑,“怕什么?你逃得了?”

    确实逃不了。

    也压根不想逃。

    黎俏在男人脸上啄了一下,重新枕着他的肩头,淡淡地说道:“景家的资料给我看看吧,总不能糊里糊涂的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好,还有另外三十页的翻译文件,明天一并给你。”

    商郁沉稳的嗓音像是有种魔力,只要他说,她就信。

    就好比那些帕玛文件,他当时让她签,她没有犹豫就落了笔。

    如此一想,黎俏又后知后觉地抬起头,“今晚不能给我?”

    “恐怕,不能。”商郁压着嗓音沉沉地在她耳边道:“今晚要住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