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50章:懂事的宗悦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饭后,月落柳梢,夜风微凉。

    二哥黎彦拽着黎俏来到楼上阳台,许久未见,这位艺术巨商看起来略显憔悴。

    “你就这么领证了,也不怕自己未来后悔?”

    黎彦对商郁的感官还停留在人人传颂的南洋霸主这个身份上,突然间变成了自己的妹夫,他内心很惶恐。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黎俏双手环胸,借着门前的廊灯打量他,“你怎么不当着他的面问我?”

    黎彦呼吸一凝,讪笑着撇嘴,“我还没活够。”

    “那就别多嘴。”黎俏淡声丢出几个字,抬脚就准备回卧室。

    黎彦喊了两声俏俏,扯着她的臂弯口吻犹豫地问道:“那个莫觉她”

    黎俏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而兴味十足地挑了下眉头,“还惦记呢?”

    “这是什么话,她好歹也是因为我”

    话未落,黎俏听到一阵稳健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她弯了弯唇,抽回自己的手腕,“你别再到处打听她的下落,说不定她很快就能回来。”

    黎彦将信将疑,“真的?”

    “爱信不信。”

    黎俏懒得和他多费唇舌,说完就迎着拾级而上的男人走了过去。

    黎彦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相携回了主卧,郁闷的不行。

    小莫觉已经被送走很久了,他到处打听她的下落,但都一无所获。

    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消失的这么干净?!

    最近没有他在身边叽叽喳喳,日子越来越乏味枯燥了。

    楼下,客厅,宗悦递给黎君一杯解酒茶,看着他微醺的面颊,细声道:“你先喝点醒醒酒,一会我来开车吧。”

    黎君靠着沙发,接过杯子抿了一口,俯身放在茶几上,又不适地捏了捏眉心。

    稍顷,段淑媛端着饭后水果从餐厅走来,瞧见宗悦站在黎君背后给他按摩的姿势,会心一笑,“小悦,别管他了,让他自己揉,你过来吃点水果消消食。”

    宗悦本想婉拒,黎君却从额角拉下她的手,“去吧,我没事。”

    见状,宗悦也不好推脱,绕过沙发就走到段淑媛身侧落座,刚拿起一颗葡萄,又听到她建议,“快十点了,要不你俩也别折腾了,今晚就在家里睡一宿,明天再回。”

    黎君揉着额头没说话,宗悦瞥他一眼,便顺势应允,“好啊。”

    段淑媛欣慰地点了点头,起身道:“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老大今晚喝了不少,你们都早点休息。”

    “知道了,妈。”

    宗悦目送段淑媛上楼,尔后就放下手里的水果叉,再次回到黎君的身旁,“要上楼吗?”

    “嗯,走吧。”黎君撑着沙发站起来,大概是喝的太多,他身形微晃,宗悦连忙搂住他的臂弯,叮咛,“小心点。”

    黎君沉沉地舒了口气,偏头看着宗悦清亮的眸子。

    她总是这样,像春雨润物,温柔又细腻。

    不管何时何地,都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给予着最纯粹的关心。

    黎君微醺的眸子瞬也不瞬地定在宗悦的脸上,又睇着她搀扶自己的动作,向来古板的轮廓柔和了几分,“今晚是不是胃口不好,你没吃多少东西。”

    宗悦扶着他往楼梯踱步,闻声就仰头看着他微微一笑,“也没有,就是有点肠胃炎,没什么大事。”

    “肠胃炎?”黎君猛地站定,浓眉紧紧皱起,“怎么没和我说?”

    宗悦不以为意地抓着他的衣袖扯了扯,“你前几天一直在出差啊,而且也确实没什么事,我去医院开过药了,你不用担心。”

    她一脸坦然,语气很轻松,似乎完全没打算把这些事分享给黎君。

    在宗悦心里并不认为他愿意听她抱怨这些琐事。

    他很忙,所以她慢慢变得很乖,生活虽平淡,可也没什么不好。

    不是每个人的婚姻生活都跌宕起伏。

    就算也曾抱有过轰轰烈烈的幻想,但终究不是生活的真谛。

    这一刻,黎君才发现,他已经在宗悦平静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期待了。

    她似乎还爱他,可仅止于此。

    黎君心里突然涌上说不出的惆怅,因为他从她的行为举止中读出了‘懂事’这两个字。

    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越来越懂事,这只能说他很失败。

    黎君甚至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真的很不称职。

    大概是沉思的时间太久,宗悦不解地挽着他的臂弯往前拽了一下,“怎么啦?”

    黎君紧抿嘴角,唇线也逐渐绷直。

    他顺着宗悦再次迈步向前,心情却沉甸甸的。

    回了楼上的卧房,黎君仰面躺在床上,右臂搭着额头,闭着眼很不舒服的样子。

    宗悦以为他是酒醉不适,一边解开他领口的扣子一边说:“喝了这么多酒,今晚也别洗澡了,我拿湿毛巾给你擦擦吧。”

    说罢,她欲起身,但手腕去被黎君烫热的掌心攥住。

    宗悦身子一歪,堪堪撑着床沿,惊讶地挑眉,“怎么了?想吐?”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照顾醉酒的黎君了。

    他的应酬太多,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带着满身酒气归来。

    这种事做得多了,她几乎能从他细微的表情里看懂他的意图。

    黎君缓缓掀开眼皮,借着柔和的光线望着宗悦,“肠胃炎几天了?”

    宗悦一怔,不禁失笑,“都说了没事,你怎么还惦记上了。”

    黎君拉着她的手腕稍稍用力,迫使宗悦半趴在他的胸前,距离缩短,她身上的清香扑鼻而来。

    他环住她的脊背,轻轻拍了两下,“我是你老公,惦记你不是很正常。”

    宗悦在他怀里僵了僵,很意外能从他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她双手搭在他的肩窝,眼神放软,可说出来的话又不免藏着几分小情绪,“你平时都没给我打过电话,还说惦记我?”

    黎君半眯着眸看向她,两人目光相撞,一迷蒙,一促狭。

    宗悦没指望他能有所改变,毕竟他就是个不解风情的工作狂,习惯了也就释然了。

    这时,黎君圈着她的脊背往上一提,“我给你打电话,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

    “不会啊,我们公司又不是秘书处,没那么严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