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56章:比仰慕多,比爱情少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原来第二项考核的对手是左棠。

    徒手格斗,简言之近身肉.搏。

    黎俏淡然地看着训练馆正中间的擂台,脑海中飞快地思考着格斗技巧。

    左棠没受伤之前就是三堂的堂主,她的格斗实力大概不弱。

    这时,左棠徐徐走来,对着商郁和黎俏微微弯腰,笑意浅浅地问道:“黎小姐,您刚参加完拳力测试,要不要休息一会再继续?”

    黎俏把手里的杯子递给商郁,勾唇摇头,“不用,可以随时开始。”

    左棠眼里浮现一丝赞赏,“那我先去准备。”

    “好。”黎俏欣然应允。

    时间走了半圈,黎俏和左棠在上午九点半站在了擂台的对立面。

    台下聚集着数不清的各堂成员,无人开口,似乎都凝神关注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擂台,左棠穿着训练服,身形纤细和黎俏相仿。

    她动了动左腿的义肢,目光平静地望着前方,“黎小姐,擒拿、反扑、摔跤、拳击十二种格斗技巧,只要能把我甩出擂台八次以上,就算您通过。”

    黎俏了然地点头,“还有其他规则限制么?”

    左棠闪了闪神,不禁想起一堂和二堂被她出其不意的做派打得措手不及。

    她笑了一下,轻声细语地解释:“没有了。徒手格斗本身就没有太多的限制,何况我们在实战中,敌人也不会跟我们讲规则。”

    这倒是实话。

    黎俏睃着擂台周围的单条缆绳,缓缓舒展眉心,“有道理。”

    话落的刹那,她如同一只猎豹猛地扑向了左棠。

    往常的格斗中,黎俏很少会主动出击。

    但今天她一反常态,速度极快地扑向左棠,一手防御,一手出拳,似要攻其不备。

    左棠的反应同样很敏捷,看到黎俏的动作,立刻旋身闪躲格挡。

    黎俏仔细观察着左棠的移动速度和战术,确定她并未因佩戴义肢而受到太多限制,攻击的手法也彻底放开,愈发凌厉迅猛。

    两人交手七八招,左棠眉眼间一片沉静肃穆。

    她的格斗机巧相对很绵软,好像没用什么力量就能拆下招式。甚至很善于四两拨千斤的巧劲一招制敌。

    而黎俏恰恰相反,一拳一脚都是实打实的进攻。

    两人打得难舍难分,这时,左棠以臂弯格挡住黎俏的拳头,眯了眯眸,随即捏住她的手腕反拧,“黎小姐,得罪了。”

    她语调平缓地开腔,下一秒背身对着黎俏,腰腹用力就准备把人甩出擂台。

    左棠的力气很大,毫不留情。

    黎俏手腕吃痛,眉心微凝,但眼眸中神采大盛,“原来是柔术。”

    左棠目光微亮,“黎小姐知道唔。”

    她说话之际就分了神,黎俏顺势攻击她的右腿窝。

    左棠身形趔趄,黎俏反手扣着她的腰用力一提就把人甩出了擂台。

    动作一气呵成。

    台下,左棠被摔在软垫上,她仰头望着黎俏,眼里划过一丝恼怒。

    黎俏左手背在身后,睨着她淡淡地撇嘴,“兵不厌诈。”

    打斗过程最忌讳分神。

    左棠因黎俏看出了她的柔术而心生惊讶,也错过了最佳攻击的时机。

    而接下来,左棠摒除杂念,一言不发地跳上擂台继续和黎俏过招。

    许是前车之鉴,所以她比之前更加认真,次次正面迎击,不退不让。

    两人持续格斗了七八分钟,左棠眼底精光一闪,趁着黎俏近在眼前,她小小声地说:“我喜欢堂主。”

    黎俏格挡的动作顿在她面前,漆黑深邃的眸子多了些暗涌的波澜。

    她没说话,直视着左棠,呼吸须臾,左棠已经放出连招,身形一转,单腿绕到黎俏的身后,打算给她一个背摔。

    但左棠动作刚起,黎俏已然扭身用膝盖压住了她的动作,肩膀狠狠地撞在左棠的肩上,掌心推着她的下巴,外加一个肘击,砸的她连连后退。

    擂台边只有单条缆绳,根本挡不住左棠后退的姿势,她再次落到了擂台外的软垫上。

    这回,左棠怔了几秒才坐起身,她和黎俏四目相对,刚启唇,就听到上方传来一句话,“这招对我没用。”

    兵不厌诈,也得分人。

    要不是了解左棠的用意,黎俏刚才就不会留情面了。

    上一次当着她的面觊觎商郁的丹敏,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条街乞讨呢。

    左棠接连两次被丢下擂台,观战的成员们也不禁开始交头接耳。

    “是义肢影响了三堂主的发挥吧。”

    “肯定会有影响,但黎小姐真不赖,连堂主的柔术技巧都能躲开,好像学会似的。”

    “嗨,三堂主就算输了也没关系,能和堂主夫人过招,虽败犹荣。”

    左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那些交谈声不绝于耳,她轻笑一声,再次跳上了擂台。

    诚然,论心计,左棠不如黎俏。

    但柔术的技巧本身就是以柔克刚。

    当第三次黎俏准备通过反擒拿把左棠丢出擂台时,就见她腰身极其柔软地后仰,单手撑着地面,猛地用左腿义肢揣向了黎俏的面门。

    这样的攻势,黎俏必须双手交叉在面前格挡,转瞬她的腰侧被左棠从下方一个横扫退踢中,恰是她旧伤的位置。

    其实没什么痛感,但黎俏还是下意识地做了退让防御,就这样脚下一空,她掉下了擂台。

    左棠面无喜色,她感觉黎俏似有故意放水的嫌疑,“黎小姐,你”

    黎俏扬起单侧的唇角,单手撑着擂台向上一跃,没有任何开口的欲望,上台就继续比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人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

    黎俏以手肘顶住左棠的肩膀,邪扬着眉峰,重启之前的话题,“你有多喜欢他?”

    左棠心生警惕,生怕又是惯用的伎俩,她抬臂挑开黎俏的攻击,拉开半米的距离,屈膝抬腿,压低嗓音回答:“比仰慕多,比爱情少。”

    黎俏直视着她的眼睛,手里动作不停,“为什么要告诉我?”

    左棠见招拆招,脸上浮现笑意,“事无不可对人言,还以为能让你气急攻心节节败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