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66章:噩梦开始的地方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商郁唇边微扬的弧度沉了几分,眼神微暗,良久都没有说话。

    他身上任何一点变化黎俏都能敏锐地察觉到。

    何况是生孩子这种敏感的话题。

    黎俏捂着胸前的浴巾坐起来,抿了抿嘴角,直视着商郁,“现在并不是”要孩子的好时机。

    最后那几个字她都没机会说出口,男人就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尔后转身离开了卧室。

    空气中留下了一句话:“我去配药。”

    黎俏垂眸看着自己的指尖,表情很淡。

    难道他真觉得现在要孩子很合适么?

    内忧外患一大堆,她若真的怀了孕,那得是多大的软肋?

    到时候别说保护孩子,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她可以依靠商郁,可世人永远也猜不到意外和明天。

    当年的萧夫人明岱兰,有着公爵府最强悍的护卫队保护,最后不还是遭了算计。

    黎俏甚至能够想象,当她连自己都不能保护的时候,就会成为商郁致命的弱点。

    怀孕这件事,在黎俏喝下那碗由商郁亲手配的避孕中药后,他们谁都没有再提及。

    可是不提,不代表没有痕迹。

    这大概是商郁第一次让黎俏吃下了避孕药。

    因为突然想有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一个像她的女孩,或许他能从这个孩子的身上,看到和黎俏小时候重叠的影子。

    此时,商郁孤身站在三楼的阳台,斜坠的夕阳落了他满身,却依然驱不散那抹清寂的孤冷。

    不想生,就不生吧。

    男人双手搭着阳台的栏杆,轻声叹息,不刻就回了主卧。

    房间里,黎俏不在,浴室的门开着,他随意扫过,并未停留,也因此没有嗅到浴室里飘荡的中药味。

    商郁蹙眉去了楼下客厅,依然没找到她的身影。

    与此同时,黎俏已经走出了洋房。

    她疾步走过拱桥,看到前方蹲在溪边抽烟的落雨,对她招了招手。

    落雨很敏锐地看到了黎俏微微发白的嘴角和暗红的眼尾,怎么看都不太对劲。

    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黎小姐,你怎么了?”

    黎俏回头看了一眼洋楼,又朝着前方示意,“跟我来。”

    落雨不解,把烟随手丢掉,跟上了她略快的脚步。

    “商爸回来了吗?”黎俏边走边问,一向懒散的姿态透着少见的紧绷。

    落雨顺势掏出手机,“我问问萧管家。”

    “嗯,快点。”

    黎俏淡声催促,她的反常让落雨不敢大意,很快就拨通了萧管家的电话。

    得到了对方的回复,落雨捂着听筒,告知黎俏:“家主回来了,正在后院茶室。”

    黎俏滚了滚嗓子,很压抑地低语,“带我过去。”

    十分钟后,黎俏脱力般坐在茶室里,睨着给她号脉的商纵海,淡声道谢:“爸,麻烦了。”

    落雨就站在她的背后,能清楚地看到黎俏耳后和手腕上冒出来的红疹。

    好像是过敏的症状。

    黎俏没告诉任何人,半小时前商郁给她的那碗避孕药,短时间内就引起了激烈的过敏反应。

    幸好当时他不在房间。

    而黎俏因过敏把那碗药全吐了。

    眼下,商纵海还没出声,落雨的电话就响了。

    黎俏一瞬回头,“告诉他,我在茶室询问翻译文件的细节。”

    落雨难言地看着她,抿了抿唇,接起电话便原样重复了一句。

    黎俏阖眸叹了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不少。

    商纵海何等精明,不消多问就猜出了大概。

    他挥手让落雨去门外等着,又吩咐萧管家去药堂拿药,待他们二人离开,他才看向黎俏,眼神颇为震动,“少衍给你配的药?”

    “嗯,里面可能有过敏成分,我以前很少吃中药。”

    黎俏自知这件事瞒不住商纵海,索性就开门见山。

    商纵海看着她手腕上的红疹,“为什么不告诉他?”

    “意外而已。”黎俏语气很淡定,忍着红疹的痒痛,轻笑道:“过敏反应很常见,而且我之前吃过他配的药,问题在我。”

    商纵海目光深了几分,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禁垂下眼睑,神色难辨。

    稍顷,他抬眸舒展眉心,安抚道:“放心吧,他给你配的药是没问题的,但里面有一味中药会刺激胃,一会吃了药就没事了。”

    说话间,萧管家已经拿着药去而复返。

    黎俏舒了口气,吃完药,她接过药膏往手腕上涂了一点,抬起眼皮问道:“多久能消?”

    “怕少衍看见?”商纵海温和地笑了笑,“不用担心,半小时内就不会有痕迹了。”

    就这样,黎俏在茶室里呆了四十分钟。

    在她身上的红疹全部消掉后才折回后院的私宅洋楼。

    落雨眼神很复杂地跟在她身边,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替商郁说话,“黎小姐,老大不会害你”

    黎俏步伐顿了顿,又恢复了一贯的漫不经心,“当然。”

    “那您刚才”

    黎俏弯唇,不紧不慢地踏上拱桥,“既然是意外,有什么说的必要?你也不要说。”

    落雨低下头,欲言又止。

    这时,洋楼近在眼前,黎俏却缓缓停下了脚步。

    她侧身看着落雨,细声提醒,“我之前在文溪岛吃过他配的药,如果他的药方有问题,为什么那次我没事?”

    落雨陡地抬头,“您的意思是”

    黎俏仰头看了看洋楼,眼里流露出一丝心疼,“有问题的不是他,是有人在制造问题。”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倘若商郁知道她今天因为那碗避孕药而过敏呕吐,这件事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就没办法控制了。

    上一次的萧夫人,这一次的她。

    商郁的内心再强大,怕是也没办法坦然面对自己亲手配的药接二连三出现问题。

    而这里,是商氏老宅,他年少噩梦开始的地方。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她因他的药过敏,是有人企图在暗中让他重温噩梦。

    黎俏眯起眸,目光中冷意交织,“落雨,帮我的忙。”

    “您说。”

    黎俏呼吸微沉,头脑清醒地说道:“去帮我买盒紧急避孕药,再查一查,今天下午少衍配药的过程里,都有谁接触过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