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86章:商氏三位爷全来了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明家隐退二十多年,在这天下午,突然被一股神秘力量推上了帕玛社交网站的热搜。

    鞋匠世家即便隐退,其家族产业在帕玛境内依旧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现如今年轻一辈都没听说过明家,但只要提及某某品牌鞋子,便能让很多人产生共鸣。

    网上曝光的信息很简单,明家强行逼迫友国大使赔偿文化园失火的损失。

    活跃在一线的帕玛网友:???

    漫西:明家失智了?

    喵iao:文化园损失让友国大使赔偿,明家不应该卖鞋,应该卖国。

    国家欠我一个王境泽:就事论事,文化园被烧难不成是友国大使所为?

    老子不想上班:小道消息,据说是缅国高阶人士低调参观文化园,失火后明家想借机敲诈,结果敲到了太岁头上。

    一时间,网络上针对明家的声讨甚嚣尘上。

    信息时代,一切都无所遁形。

    明家成了众矢之的,连隐藏在老城深巷里的宅院都被人扒了出来。

    明致远于下午两点半紧急召开家庭会议,整个明家水深火热。

    酋长院下了死命令,如果今天不能把人从警署请出来,明家就准备接受国家制裁吧。

    现任酋长宁远航是个雷厉风行的主,而且说到做到。

    明致远为了明家长久基业,不得不换上中山装,在管家的陪同下前往分区警署请人。

    事情,已然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明致远坐在车上,仿佛老了十岁,愈显得颓疲混沌。

    这时,副驾驶的管家收到了多条退款消息,哀叹声连连溢出嘴角,“老爷,网上的消息撤不掉,公关公司已经把钱退回来了。”

    明致远掀开肌理下垂的眼角,自嘲般笑道,“我明家一世英名,怕是要毁了。”

    管家回身看着后座,垂死挣扎般建议,“老爷,我们就一口咬定是她放的火,说不定还能搏一搏。”

    “搏?”明致远重复着他的用词,长长一叹,“还怎么搏,她是缅国丹斯里,把身份摆出来你还不明白么,谁敢冒着大不韪去诋毁邦交国的大使。就算真是她做的,我也得弯、腰、认、错。”

    下午四点,明家的帕萨特轿车停在了警署的门前。

    明致远倾身下车,步履蹒跚。

    警署外蹲点的记者看到他就一拥而上,问题尖酸刻薄。

    “明老先生,请问本次陷害友国大使是您亲自授意警署的吗?”

    “明致远先生,为什么明家旗下产业众多,近年来却没有公布过企业财年年报?”

    “明老先生,听说警署副局长是受您指使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关押了缅国丹斯里,这件事您能否正面回答一下?”

    “明老爷子”

    记者们把明致远二人围堵在警署门口,明家司机上前维持秩序,却效果甚微。

    明致远寸步难行,一阵阵血气上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样的场面对他而言,无疑是奇耻大辱。

    好在警员闻讯赶来清退记者,现场一片混乱。

    这时,警署辅路缓缓驶来三辆黑色古斯特,连号车牌出现的刹那,就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车停稳,保镖下车拉开了三辆车的后座车门。

    率先从头车跨腿而出的,是一袭灰色唐装气势磅礴的商纵海。

    记者们企图按下快门的手指僵住了。

    帕玛第一望族的家主怎么来了?!

    紧接着,第二辆车里,身着墨黑衬衫和西裤的商郁倾身而出。

    记者们悄无声息地藏好了手里的设备。

    商氏少主,谁敢拍

    最后,是俊脸妖冶的商陆,穿着t恤和牛仔裤绷着脸从第三辆车里现身。

    商氏主家三位爷,全来了。

    这是干什么?

    商纵海单手捏着佛珠,推了推眼镜,身侧伴着商郁和商陆,在斜阳下信步走来。

    成群结队的记者自发地向两边让开夹道,对着三人行注目礼。

    前方尽头警局台阶下,明致远捂着胸口在管家的搀扶下不停地喘着粗气。

    他后悔今天没有带保镖出行,本想着低调道个歉请走黎俏,结果没料到记者竟胆大妄为地蹲守在警署。

    转瞬,商纵海来到了明致远的面前,他单手背在身后,另一手拎着佛珠轻轻捻动,“老爷子,别来无恙。”

    明致远年逾八旬,多年来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给一句慈善祥和的美称。

    可此情此景,他怒目而视,眼里是腾腾的火光,“商纵海,今天这一切可都是你安排的?”

    明致远忘不了三十年前商纵海对明家的所作所为。

    他甚至不止一次地暗恨明岱兰,是她红颜祸水,才给明家招致了无妄之灾。

    面对老爷子不加掩饰的恨意,商纵海云淡风轻地回眸看向那群记者的胸牌,“这里有多家酋长院直属官媒,我若能安排他们,又何至于让我家丫头被您老颠倒黑白陷害关押。”

    一席话,轻描淡写,却信息量极大。

    有记者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小步上前,试探地问:“商家主,您今天来警署是”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商纵海朗声笑道:“当然是来接我家孩子回家。”

    尔后,不等记者再次发问,他又高深地弯唇,“各位,明老爷子身体不好,不如卖我个薄面,等他把我家丫头请出来,你们再采访,如何?”

    记者都是人精,随声附和着应下了他的建议。

    这警署门前的闹剧,看似是商纵海替明致远解了围,实则是彻底把明家家主踩在了脚下。

    一个高风亮节,一个晚节不保。

    明致远太阳穴突突直跳,老脸涨红,看着虚情假意的商纵海,冷哼一声,脚步凌乱地走进了警署。

    关押室,明致远站在黎俏面前,浑浊的眼神愈发恍惚。

    时刻多年,他险些要以为景意岚复活了。

    黎俏抬起眼皮,一瞬不瞬,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细微的变化,“明家主,看到我,你似乎很惊讶?”

    明致远一秒敛去了所有外露的情绪,避重就轻地说道:“孩子,这次是我明家不对,误会了你,不管什么原因,所有的错我愿意一力承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