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695章:矿产持有书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商纵海停顿了须臾,“丫头孩子,爸给你时间考虑,你可以选择夺回慕家,也可以什么都不做。一切全凭你自己做主。”

    黎俏默了数秒,一字一顿,“您想让我为慕家报仇?”

    商纵海极为缓慢地摇着头,目光深深地凝着黎俏,“报仇是最下乘的选择,傲凡和意岚也不会希望你这么做。但慕家百年基业,如今巨额财产半数充公,其余的下落不明,那近百条人命背后的真相,我们总该去求个明白。”

    原来如此。

    黎俏瞬间恍然,她一直以为商纵海徐徐图之,目的是为了让她给慕家报仇雪恨。

    现在看来,他是真的只想让她夺回慕家。

    夺回本该属于她们,如今却已经易主的东西。

    而这个过程,其实比报仇雪恨更加困难。

    这时,商纵海睇着沉默的黎俏,眉眼间爬上一抹疲倦,“丫头,好好想,想好了就给我”

    “我同意。”

    不等他说完,黎俏率先开口给出了答案。

    商纵海深深吸了一口气,满目欣慰,“真想好了?”

    黎俏偏头看了眼乖巧的莫觉,所有的理由都不成立的时候,莫觉被迫经历的悲惨人生,就是她要出手的理由,“嗯,不需要想,就算我现在想脱身,那些人也未必会放过我。”

    商纵海看了眼面色冷峻的商郁,他重新戴上眼镜,笑容愈发和蔼,“丫头,你想不想知道,有些人为何在二十年后还不肯放过慕家人?”

    “您知道?”黎俏隐晦地眯了下眸。

    商纵海眸深如墨,随即便突然开口唤道:“老萧,把东西拿来吧。”

    很快,萧管家推门而入,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暗金色的密码箱。

    他把箱子交给商纵海,几乎没有停留,转身又出了门。

    商纵海移开茶台上的水杯,拨了拨密码盘,箱子应声而开。

    莫觉好奇地探身往前凑,密码箱一看就价值不菲,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名画。

    密码箱重新合上,商纵海手里多了一个看起来很厚重的档案夹。

    黎俏看似平静,但眼里还是掀起了少许的涟漪。

    直觉,这是慕家的东西。

    商纵海把黑色的档案夹放在桌上,闷闷地声音确实重量不轻。

    他把密码箱放在了一旁,打开档案夹,率先从里面抽出了一张a4纸大小的文件。

    确切的讲,那不是纸,而是特有稀金打造的卡片。

    和当初商纵海给她的那张稀金钻卡材质一样,通体带有特殊纹路,摸着像金属,可质地极轻。

    商纵海把那张硬硬的薄卡递给黎俏,示意她看看上面的内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黎俏拿到手里才发现上面刻着字,并且压了塑封膜以防止磨损。

    上面第一行,铟矿持有书。

    最下面还有帕玛土地资源署的钢印,落款的日期是七十年前。

    黎俏根本没有仔细看里面的内容,抬眸,神色难掩讶然,“这是慕家矿产的持有书?”

    商纵海把黑色档案夹推到了黎俏和莫觉的面前,“慕家矿山二十三座,这是全部持有书。”

    不光是黎俏觉得不可思议,就连无声抽烟的商郁都眯起眸。

    慕家灭门超二十载,这些矿产持有书居然都在商氏老宅。

    黎俏看着档案夹里面二十几张稀金薄卡,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商纵海从茶台前站起身,沿着茶架缓缓踱步,“这些持有书,是傲凡交给我的。我之所以让你留意赫家,是因为当年酋长赫伯南曾经在酋长院发起讨论议题,希望土地资源署收回所有帕玛私人矿产。

    帕玛的稀有矿产持有率,以慕家为最,帕玛矿山资源虽丰富,但大多掌握在望族手里。别低估这些矿山的价值,单单是你手里的那张稀金卡,一克的售价就将近万元。”

    黎俏曾经深刻思考过慕家到底是因何树大招风。

    百年基业的大家族国内也不是没有,偏偏慕家落得个灭门的凄惨下场。

    而眼前这二十三分矿山持有书,大概是争端的开始。

    黎俏放下手里的稀金薄卡,眼波转了转,“这些矿产,已经易主了?”

    商纵海脚步一顿,回眸和她对视,赞赏般的点头,“没错。慕家被灭后,矿产自然要有人接手。”

    “慕家全族被灭,持有书形同虚设,矿山接手人很可能就参与了慕家的惨案。”黎俏继续分析了一句。

    商纵海脸上的笑意渐浓,“也许对,也许不对。矿山或许并不是真正的灭门原因,但一定有人会从中获利。现在你回了帕玛,只要以慕家人的身份公开这些持有书,所有的矿产就能一夕回到你们的名下。”

    有这么简单?

    黎俏蹙着眉心一阵深思,稍顷,她要笑不笑地看着商纵海,“我如果真这么做了,等于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商纵海的喉间溢出爽朗的笑声,他隔空指了指,神色愈发快意,“果然很聪明。”

    “爸是想让我去调查这些矿产现在的持有者,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嗯,的确是这样。”商纵海没再迂回,摸着手里的佛珠,沉声道:“慕家旧址被充公变成了如今的文化园,可不是为了纪念。”

    黎俏觑着持有书,以前很多想不通的事也逐渐串联成线,“他们大肆翻修慕家旧址,其实是想找这个?”

    商纵海负手而立,视线自持有书上一扫而过,“不论这些矿产现在在谁手里,没有持有书依然名不正言不顺。”

    “慕家旧址的地皮,据说在明家。”

    商纵海抿了抿唇,语意高深,“当年赫伯南把旧址的地皮划给明家,打得就是我不会出手去抢的注意。”

    毕竟,那几年,他和明岱兰婚后生活稳定,即便和明家关系不近,有明岱兰从中斡旋,他也不便出手和自己的老丈人抢东西。

    何况他一早就知道他们霸占慕家旧址为的是什么。

    不一会,黎俏沉淀了情绪,看着颇具年代感的稀金薄卡,淡声道:“这持有书还是先放在您这儿吧,需要的时候我再来拿。”

    有些东西既然一直‘下落不明’,最好暂时也不要重见天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