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718章:当年真相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黎俏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坦荡的目光仿佛能直击他的灵魂深处,“你既然不是景意风,为什么用他的名字生活在这里?”

    中年男人扶着椅背,低着头哑声失笑,“你在明知故问?”

    黎俏蹙起了眉头,耐心告罄的前奏。

    景家人出现在潼良县本就很突兀蹊跷,六局的记录都残缺不全,谁又能在背后指使这一切?

    不多时,中年男人十分缓慢地走到沙发坐下,睨着黎俏,口吻怅然,“难道不是慕家人让你来的吗?”

    黎俏侧首看向他,漆黑的双眸泛起一丝波澜,“慕家人?”

    “你不知道?”中年男人面露惊愕,同样布满瘢痕的双手紧紧按着自己的膝盖,“如果不是,你怎么找来的?”

    黎俏言简意赅,“有人说,你是景意风。”

    “呵呵。”男人嘶哑的声带传出可怖的破风声,摇头看着地面,“我不是,可我比他幸运太多了。”

    黎俏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能说说么?”

    中年男人极其缓慢地抬起头,赤红的眸掺杂着无数种情绪,“你想听什么?是想听我被谁所救,还是想听景家人是怎么死的?”

    他的口吻像是陈述,又隐晦地透出几分恫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黎俏轻轻扬眉,“都可以。”

    她既然来了,总要知道前因后果。

    他如果不是景意风,又是谁?

    足足半分钟,两人相顾无言。

    中年男人看出了黎俏的坚持,他指了指老旧的圆墩皮椅示意她坐下。

    很快,从他的口中黎俏了解了来龙去脉。

    他确实不是景意风,而是从小被养在景家的外戚表弟。

    二十几年前,慕家出事的那晚,景家二老心急如焚,连夜赶往了帕玛。

    谁知前往机场的途中发生了车祸事故,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不行了。

    这时,中年男人干裂的嘴唇不停发抖,呼吸带着气音,望向黎俏反问,“你知道舅公舅母为何一定要赶去帕玛么?”

    黎俏轻轻摇头,对方阖眸,哑声道:“因为出事的那晚,景意风也就在慕家。他们二老只有这两个孩子,景意风得知他妹妹产后忧郁,特意赶去慕家探望,结果再也没能回来。”

    这段往事染了太多悲剧的色彩。

    黎俏甚至能从男人的眼中看到回忆中弥漫的痛苦。

    她垂下眸,一言不发。

    周遭安静的只能听到中年男人喉咙里发出的喘息声。

    不刻,她看着自己的指尖,语气很轻地问道:“景家后来为什么破产?”

    “哪里是破产。二老突然罹难,景家祖宅又一夜失火,该没的全没了。”

    中年男人说的很缓慢,目光也泛着迷惘和惆怅。

    黎俏眯了下眸,终于明白当初她看到景家和翻译文件时,为何会觉得矛盾了。

    景家的资料被人抹掉了景意岚的信息。

    同时,又有人以破产的假象来掩盖了景家消失的真相。

    黎俏闭了闭眼,音调低了几度,“您为什么说是慕家人让我来的?”

    中年男人舔了舔干涩的嘴角,一字一顿,“慕家上下总计八十九口人。”

    黎俏微微点头。

    当初她在警署档案室看过慕家的卷宗,主家、旁系、心腹及佣人记录在案的确是八十九人,全部惨死。

    中年男人没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发出诡谲的声音。

    转瞬须臾,黎俏蓦地看向他,眼底疑惑丛生:“景意风?”

    “明白了吗?”男人重重地叹了口气,“景意风死在了慕家。可当年见报的死者名单却没有他的名字,你说他是替谁死的?不是慕家人的话,又是谁把我从景家火灾中救出来的送到了这里?我的祖籍就是潼良县”

    中年男人撑着膝盖费力地站了起身,缓慢地挪到墙角的黄桌前。

    那桌上盖着透明玻璃,下面压着一张巴掌大的老照片,他用手指摸了摸,喃喃道:“这么多年,总算是说出来了。”

    黎俏徐步走到他身侧,低头看着玻璃板下面的照片。

    那是一张有着烧焦痕迹的合照,两位面容慈祥的老人坐在前排,景意岚和另外两个俊朗的男人站在他们的身后。

    其中之一,就是面前这个中年男人。

    年轻时的他,和景意风略有相似,轮廓身高都相差无几。

    突然间得知慕家很可能有人活着,黎俏心里五味杂陈。

    甚至她忍不住怀疑,给阿昌透露信息的会不会就是慕家人。

    后来,黎俏又和中年男人聊了半个小时,也从他口中得知了更多的内幕。

    临走前,男人背对着黎俏,听到开门声,便低低沉沉的道:“孩子,以后别来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要查清真相的话,你就想办法找到那个名单之外的人,或许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门外,黎俏向前走了两步,余光瞥到阿昌,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人。

    她咽了咽嗓子,回头看了眼理发店,老旧的格子窗内,是那道佝偻落寂的背影。

    他说,他是从小在景家长大的外戚表亲,名叫肖定山。

    他说,他是除了凶手唯二知道慕家和景家内幕的人。

    另一个,大概就是把他救出火海的人。

    黎俏深深吸了一口气,收回视线踱步走向了越野车。

    阿昌为她拉开车门,黎俏看着车厢座椅,莫名地问道:“凭你的电脑技术,为什么查不到消息来源?”

    “七小姐,因为对方使用的是贫民窑的ip地址。”

    这句话,阿昌在内心纠结了很久才选择说出来。

    黎俏弯腰钻进车厢,再度看向理发店,淡声吩咐:“叫阿杰派几个人过来,护好他,别让他出事。”

    阿昌坐在副驾驶应声,他发动引擎,犹犹豫豫地说道:“七小姐,贫民窑不会有人背叛你的,他们”

    “这不是背叛。”黎俏靠着座椅闭上眼揉了揉额角,语气格外的冷凉,“是有人在安排我。”

    如果肖定山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当年慕家的死者人数确实少了一个。

    这时,阿昌目光晦涩地看着黎俏,见她不想多说,便抿着唇发动车子离开了潼良县。

    随着远离这座山中小城,黎俏幽幽地开口,“老师还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