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娱乐超级奶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妖女哪里逃〕〔近战狂兵〕〔重生之狂暴火法〕〔慕少的千亿狂妻〕〔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789章:你不会有事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卫朗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药。

    但是能存放在家主卧室的保险柜里,想来也是千金难求。

    就连萧管家也再三嘱托,他可以死,但是药不能丢。

    卫朗当时差点没骂街,可他不敢。

    这时,黎俏摩挲着蜡封,听到天然牛黄和犀牛角成分,便知道这药丸的价值无法考量。

    卫朗把三个锦盒小心翼翼地交到黎俏手上,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堂主,夫人,没别的事我就先回了。”

    黎俏转手把锦盒递给苏墨时,随即勾着商郁的臂弯就往门外走去。

    与此同时,两栋洋房的拐角,夏思妤音色低沉地讲着电话,“你怎么对付我们都可以,在云厉身上做文章,你还是个人吗?”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夏思妤放肆冷笑,“你总是觉得我们对不起你,你怪我们立场不坚定,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原因?

    七崽心里没有你的话,她会给你立衣冠冢,三年不入边境?我们心里如果没有你,过去三年为什么不肯重聚?

    我们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悼念你,而你又在做什么?藏在柴尔曼庄园里,享受你的荣华富贵,是不是?

    萧叶辉,萧老大,别再自欺欺人了,你扪心自问,哪一次出事不是你先动的手?七崽有主动伤害过你吗?我们有吗?

    你断了一条胳膊,是我们造成的吗?七崽当时跪在地上找你的尸体找了一夜,你看见过吗?

    口口声声说我们对不起你,你怎么不想想,过去三年你但凡给我们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也不至于让事情发展到今天。”

    夏思妤几乎没有停顿地说出了隐藏许久的心里话。

    她的口吻很冷静,思路也很清晰,唯独话落的刹那,泪如雨下。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很久很久。

    夏思妤再次咒骂他好几句,正要挂断电话时,萧叶辉嗓音沙哑,一字一顿,“什么衣冠冢?”

    “你不配知道。”夏思妤脸上挂着泪水却双目如刃,“放心,等我们回去,六双手一起刨了你的坟。”

    夏思妤恨恨地挂了电话,心里舒坦了不少。

    这逼怎么有脸利用云厉威胁他们?

    当其他六子都是意气用事的无脑傻逼吗?

    夏思妤不解气似的照着墙壁踹了一脚,抹掉脸上的泪水,又拨了通电话,“给寰夏海外药企的合作单位发个通告,即日起所有药方禁止供应给柴尔曼家族旗下的药厂,解封时间待定。”

    “按我说的做,损失我担着。”

    明明七子的其他人都在有意无意的保持中立。

    是萧叶辉亲手斩断了所有的可能。

    隔壁洋房,云厉半躺在沙发上,手肘支在身侧,另一手举着手机,声线沙哑又懒散,“记住我的说话,以后接单别冲动,一队和二队的人好好培养。”

    这番话在云凌听起来,特别像交代后事,“大哥,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云厉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羁地扬起薄唇,“等通知吧。”

    不等云凌再次询问,他从耳边拿开了手机。

    云厉阖眸呼出一口气,滚动着喉结,掌心按在胸口,表情略显痛苦。

    没一会,他半梦半醒,一道清浅的脚步声徐徐入耳。

    云厉困倦地撑开眼帘,望着熟悉的身影,轻笑道:“小崽子,你这两天来找我的次数有点多啊。”

    来人是黎俏,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小锦盒。

    黎俏上前入座,一声不响地拿出药丸,捏碎外面的蜡封,随即递到了云厉的嘴边。

    浓烈的药味漂浮在四周,云厉挺腰坐了起来,斜睨着她手里黑乎乎的药丸,很嫌弃地皱眉,“什么东西?”

    黎俏两指往前递了递,昂着下巴,意思很明显。

    云厉抿着薄唇,眼里藏着浓稠化不开的情绪,邪笑一声,拿过药丸就丢进了嘴里。

    入口,满腔苦涩。

    云厉连水都没喝,微微仰头,硬生生咬碎咽了下去。

    他闭着眼,小臂搭着额头,表情很微妙,“什么时候有机会,陪我回边境看看?”

    抽红包!

    黎俏往后一靠,双腿交叠,“看你的时间。”

    云厉眼尾掀开一条缝,一眨不眨地望着黎俏淡然的脸颊。

    ——我还有时间吗?

    这句话,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

    他是云厉,佣兵团的老大,死亡线上挣扎过无数次的杀手。

    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们每个人有意隐瞒真相的意图。

    情绪再多也没办法表露出来,因为他自作自受。

    属实低估了萧叶辉的手段。

    无声的沉寂蔓延在彼此之间,黎俏偏头对上云厉的视线,平铺直叙地开口,“厉哥,你不会有事。”

    她的口吻太平静,连语调都没有起伏。

    如同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云厉目光颤动,闭上眼遮住了外泄的情绪,好半晌,才哑声笑道,“是吗?”

    “八年前我能救你,八年后,我也可以。”

    云厉鼻翼翕动,小臂下滑到眼眶,别开脸不肯再看黎俏。

    她知道,瞒不住了。

    不到三分钟,黎俏起身离开。

    云厉孤身坐在沙发上,喉结起伏的频率彻底乱了。

    ——八年前我能救你,八年后,我也可以。

    黎俏啊

    洋房外,商郁单手插兜伫在黎俏视线企及的地方。

    秋风微凉,他穿得单薄。

    黎俏低头走到他跟前,仰头挑了下眉梢。

    男人睨了眼洋房客厅的窗户,轻抚她的头顶,“跟他说了?”

    “嗯,不过他已经猜到了。”黎俏把手塞进男人的掌心里,边走边说,“马上要进行戒断治疗,瞒也瞒不住,这样也好。”

    商郁牵着她往隔壁踱回,薄唇微侧,眸光透着高深,“佣兵团的老大,没那么容易死。”

    黎俏面无异色地点头附和,“中医药王都出手了,他没理由出事。”

    男人侧首,与她相视一笑,“明天上午,议会大楼临时清空两小时。”

    黎俏眉心舒展,目光微灼,“这次修缮的工程,有没有藏书馆?”

    “没有,修缮位置主要集中在议会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