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25章:陪你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精品进口超市。

    黎俏拿着一盒陈皮梅片,感觉很不真实。

    这是她和商郁首次‘下基层’逛超市。

    黎俏偏头,身旁的男人简单的黑衬衫和西裤,手执梅干盒正在看成分表,俊脸轮廓专注而认真,伫在颜色各异的果干区,也丝毫不损他的气场和风度。

    而他的左手,一直牵着黎俏。

    精品超市人不多,周围环绕着悠扬舒心的轻音乐。

    黎俏随手往推车里丢了一盒陈皮梅片,也不确定有没有用,想着下次孕吐可以试试效果。

    然后,她一个转身的功夫,货架上的陈皮梅片全被落雨收进了推车。

    也就二十几盒吧。

    黎俏咽了咽嗓子,感觉胃里都开始泛酸。

    商郁牵着她继续在超市里漫步,一路走来,他显得格外沉默,除了精心挑选的酸甜果干,还有新鲜的杨梅、西梅、青梅。

    黎俏平时很少吃零食,难得来一次超市,她顺手拿了一盒巧克力和辣条。

    vip结账区,临出门前,黎俏才发现她拿的辣条不见了,一盒巧克力也只剩下了一块。

    三点,商务车驶回公馆。

    黎俏跟着商郁慢悠悠地晃进客厅,抬眸就看到宗湛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们。

    “还没走?”商郁浓眉微皱,瞥了眼宗湛,沉声道。

    黎俏目光一闪,想到了前几天夜里商郁在书房阳台打的那通电话。

    ——人就在南洋,要找自己来。

    这时,宗湛舔了舔腮帮,上下扫视着黎俏,“弟妹这不是挺好的,你疯了似的跑出去就为了接她回家?”

    疯了似的

    黎俏凉凉地瞅了眼宗湛,随即捏着商郁的手指,“你们聊,我先”

    “陪你。”男人脚步一顿,勾着她的肩膀便作势往楼梯走去。

    宗湛哂笑,放下长腿往后一仰,“商少衍,老子等你俩小时了。”

    商郁揽着黎俏漫步上楼,神色冷峻地开腔,“现在没空。”

    宗湛:“”

    眼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宗湛笑骂了一句,顺势掏出了烟盒。

    恰好,落雨和流云提着超市袋子走进来,看到他的点烟的动作,两人异口同声,“三爷,公馆禁止抽烟。”

    “咳——”

    宗湛一口烟呛进了喉咙里,斜挑着眉峰,“少衍定的?”

    落雨和流云不约而同地点头,何止是公馆不准抽烟,就连玄关外的灭烟柱都给撤了。

    宗湛眯眸看着手里的烟头,稍加思索便耐人寻味地笑了。

    “有意思。”他弹指就把烟头扔进了茶杯里,清了清嗓子,“带我去酒窖。”

    日暮黄昏,贺琛迈着慵懒的步伐走进了公馆。

    他轻车熟路地去了半地下酒廊,拉着高脚椅坐下,轻佻地看着喝闷酒的宗湛,“你最近这么闲?”

    宗湛从托盘上拿起空杯,倒了半杯白兰地推到贺琛面前,“正好休假,过来串串门。”

    贺琛哂笑,往酒杯里扔了两枚冰块,“以前休假怎么没见你往南洋跑。”

    宗湛端着酒杯冷瞥他一眼,“不能来?”

    “这么大火气?”贺琛眉眼轻佻地审视着宗湛,“你欲求不满?”

    宗湛仰头干了半杯酒,舔了舔牙齿,“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袋长下面?”

    两人斗了几句嘴,贺琛一杯酒下肚,便环顾四周,“少衍不在?”

    “忙着陪女人。”宗湛低声揶揄,尔后放下酒杯,眯了睨着他,“你和席萝很熟?”

    贺琛抿着酒杯偏过头,“我应该熟?介绍给你的女人,你问我?”

    “没兴趣。”宗湛抽出一支烟扔到嘴角,按下打火机,朦胧的白雾模糊了他冷硬的轮廓,“我需要的是女人,不需要间谍。”

    贺琛和封毅自作主张把席萝介绍给他,这本来没什么,但最近他才察觉出异常。

    间谍两个字,让贺琛诧异地笑出了声,“她?席萝?间谍?”

    那女人看似优雅,实际上一肚子坏水,做间谍能合格?

    宗湛‘嗯’了一声,双眸泛着凛凛的寒意,“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她。”

    “哪国的间谍?”贺琛回忆着席萝的行为举止,并未发现任何痕迹,“有证据?弟妹的朋友如果是间谍,这事可大了。”

    宗湛面色冷沉地勾唇,“她们关系有多好?”

    “看着还不错。”贺琛事不关己地浅酌着白兰地,“她做了什么?窃取你军部的情报了?”

    宗湛抿唇,刚毅的脸颊愈发阴翳不悦,“她把我的信息泄漏给了缅国军部,还泄露了上次我的作战演习地图。”

    贺琛默了几秒,“这算间谍?我听着像过节。”

    “还不够?”宗湛拿下嘴角的香烟,挑眉冷笑,“军官的信息有严格的保密制度,要不是她,我”

    话音未落,稳健的脚步声自酒廊另一侧响起。

    幽静的酒廊旋梯,商郁单手插兜神情淡漠地走来,宗湛幽幽一笑,“舍得下来了?”

    商郁应了一声,走到贺琛身边坐下,沉默着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浓香的酒液滑下喉咙,男人微哑的嗓音愈显得醇厚,“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贺琛扬唇。

    大家都是兄弟,贺琛二人几乎不需要多问就能看出商郁的不对劲。

    他似乎很压抑,情绪得不到释放,整个人都如同拉满的弓,眉眼间藏着阴鸷的冷厉。

    贺琛侧身端详着商郁,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少衍出现这种状态了。

    上一次,还是几个月前。

    自打他和黎俏在一起,偏执症状好转了许多,连狂躁症都不复存在,情绪也愈发平缓温和。

    现在好像复发了。

    贺琛敛了敛神,拿起一旁的烟盒递给他,似若无意地问道:“不叫弟妹过来喝一杯?”

    说罢,贺琛亲眼看着商郁手劲儿失控,一根香烟在他手里断成了两截。

    果然和黎俏有关。

    五个把兄弟,贺琛最了解商郁,他抿了抿唇,又给商郁倒了半杯酒,起身时掌心落在他的肩膀拍了拍,“我去洗手间,正好让老三给你讲一个女间谍的故事。”

    商郁臂弯搭着吧台,音色很沉,“别打扰她。”

    贺琛挥了挥手,径直走上了楼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