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27章:妊娠剧吐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夜里七点半,南洋皇家私立医院。

    商郁一路无话,任凭黎俏如何撒娇,还是被强行带来了医院。

    停车场,黎俏目光微凉,神色复杂地看向商郁,抿了抿唇,又移开了视线。

    她第一次感到自己对商郁情绪的掌控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炉火纯青。

    至少在今晚,他始终没有妥协过。

    黎俏蜷起手指,面无表情地望着医院大楼,揣摩不透商郁的用意。

    前排落雨一声不吭地打开了自动门,侧身回头,欲言又止。

    冷风吹进车厢,黎俏一动不动。

    商郁缓缓抬起眼皮,完美的轮廓被路灯照得半明半暗,他薄唇抿着,抬手整理好黎俏掉落在腰后的毛毯,随即揽着她的腰将人带出了车厢。

    黎俏有些抗拒,一阵风拂过,碎发遮住了她低垂的眉眼,“进去干什么?”

    检查还是堕胎?

    她语气平淡,细细辨别又不难听出一丝僵硬。

    商郁牵住她的手,向来温热的掌心略显得冰凉潮湿。

    黎俏心一酸,他似乎比她还煎熬,心里很不是滋味,声音也软了几度,“我们回家?”

    商郁滚着喉结,摸了摸她的头,俯身将她打横抱起来,随即脚步沉稳地走向了医院大楼。

    黎俏揪着他的衬衫,拧着眉,俏脸渐渐沉了,“你说句话。”

    这个孩子是他想要的,在最不合时宜的时间来了,她也愿意留下。

    她很清楚不能和偏执症的男人讲道理,可商郁一言不发抱着她往医院走,黎俏罕见地有些心慌。

    如果他执意不要这个孩子,那她

    黎俏别开脸,逡巡着四周的出入口,如果他心意已决,她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刚才商郁抱着她出门,她连着手机都没带,找帮手不现实了,眼下还是靠自己吧。

    电梯,黎俏悄然观察医院的动线图,寻找着最合适的路线,两人零交流,除了偶尔的目光交汇,谁都没有打破这样诡异的沉默。

    落雨和流云站在他们身后不敢出声,充满消毒水味道的轿厢里气氛格外的压抑。

    电梯门开,黎俏心下一紧,连四肢都绷紧了。

    她甚至已经开始想象,一会被按在产床上堕胎的一幕

    妇产科越来越近,黎俏浑身都写满了抵触,她微微仰身,语调低哑,“放我下来。”

    “别动。”商郁终于说话了,声音却比她还沉哑。

    同一时间,以院长常荣为首的医生从检查室鱼贯而出。

    各个如临大敌般望着他们。

    “衍爷,都准备好了。”体态微胖的常荣,面色极其严肃地弯了弯腰,并指挥七八名医生让开夹道,“这边请。”

    检查室,商郁把她放在床上,俯身用拇指描绘着她的眉眼,“先做检查。”

    黎俏冷着脸反问,“然后?”

    检查什么?检查之后又要干什么?

    她摸不清商郁的意图,更不敢在这个时候对他言听计从。

    有些事,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

    黎俏刚支起上半身,肩膀就被男人按住了,他弯腰埋首在她的耳边,“检查完我们就回家。”

    随即商郁递给常荣一个眼神,顷刻间七八名妇产医生全部围了过来。

    检查期间,商郁离开了病房。

    黎俏算不上多配合,但也并未表现出太明显的抗拒。

    医疗室的器械她观察过,没有堕胎常见的工具和设备。

    可这并不代表商郁打消了念头。

    半小时的检查,各种抽血化验和b超检测,妇产医生会诊后得出结论,黎俏患有妊娠剧吐的症状。

    隔壁办公室。

    商郁伫在窗前,面部线条依旧没有松弛,冷峻的气息生人勿近。

    流云在他背后踌躇半晌,还是忍不住试探地开口,“老大,夫人的症状说不定用药能缓解,况且打胎也伤身体,不比孕吐来的轻松。”

    男人依旧沉默不语,插在裤袋里的双手微微攥紧,眼底暗影沉沉。

    没一会,常荣敲门而入,把孕检结果汇报出来,并补充道:“衍爷,妊娠剧吐的症状因人而异,目前没有特别有效的缓解方法,太严重的话只能考虑静脉注射,以防脱水和电解质紊乱。”

    “她呢?”

    常荣将报告单递给商郁,“说是去洗手间了。”

    黎俏不见了,借口去洗手间,便再也没回检查室。

    商郁命人去找,却一无所获。

    以黎俏的能耐,想躲开监控悄无声息地离开医院,并不是什么难事。

    商郁面无表情的厉害,眉眼铺满了阴翳,走进电梯前,他睨着常荣,冷冽地吩咐,“抹掉今天所有的检查记录。”

    常荣不敢大意,连声点头,“衍爷放心,我亲自操作。”

    商郁找不到黎俏,整个医院都没有。

    他大步流星地往停车场走去,满身低气压令人望而生畏。

    流云和落雨也急得不行,两人在商郁身后谏言,“老大,要不我们分头去黎家和汤溪园找找?”

    黎俏不是个任性的人,可她一旦动了手段掩盖行踪,找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眼下,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商郁薄唇紧抿,气场越来越压抑,“派暗堂”

    话未落,他便顿住了步伐。

    皎月当空,婆娑的月影下,黎俏的身影赫然入目,她肩头披着小毛毯,靠着车机盖漫不经心地仰头赏月。

    听到脚步声,她偏头瞥了一眼,尔后继续望天。

    商郁高高悬起的心,瞬间落了地。

    两人相距不过几米的距离,他迟迟未动,目光藏满了复杂的情绪。

    黎俏裹紧身上的小毛毯,仰头的动作能清晰地看到她瘦削的颈部线条。

    商郁走来,强健的手臂拥她入怀,他低头,俊脸埋在她的脸侧,“怎么不等我?”

    “怕你让我打胎。”黎俏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平静地开腔。

    商郁收紧臂弯,侧首亲了亲她冰凉的脸颊,沙哑的嗓音惊现一丝微不可觉的颤抖,“不打,你想要我们就留着。”

    哪怕他对这个孩子再没有任何期待,他也只能向她妥协。

    黎俏隐隐松了一口气,垂下眼睑,扯唇道:“那回家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