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36章:宗湛和席萝的过节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商郁压了压薄唇,睨着两人拷在一起的手腕,“进去说。”

    宗湛皱眉,“少衍”

    席萝自顾自地往前走,“让你进去就进去,废话怎么那么多?”

    两人的手拷在一起,宗湛不得不跟着她走进了别墅。

    席萝就算被拷住也完全不受影响,坐在桌前该吃水果吃水果,该喝水喝水。

    尤其是她吃东西非要用戴手铐的右手,小动作还特别多,闹得宗湛半天不消停。

    这时,商郁叠起双腿,从兜里掏出烟点了一根,余光扫了一眼,“哪来的手铐?”

    “搞一副很难?”宗湛理直气壮。

    席萝嘴里含着半片西瓜,煞有介事地点头,“非法持有手铐。”

    “你消停点儿。”宗湛操着一口浓郁的京腔低喝,转而睨着商郁,“少衍,我俩的事你知道,多的我不说,先走了。”

    席萝不动,商郁则偏头吹了口烟,嗓音愈显得低沉玩味,“等等。”

    “怎么?”宗湛凝眉,俊脸也沉了几分,“你要拦我?”

    席萝眉梢眼角挂满了得意,悠哉悠哉地翘起二郎腿,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商郁俯身点了点烟,唇角微扬,“不拦你,过了今晚,想做什么随你。”

    席萝脸上的笑瞬间僵住了,“不是,衍爷,你出尔反尔?”

    “礼尚往来。”商郁睇着目瞪口呆的席萝,高深地弯起薄唇,“我是那么好利用的?”

    席萝兜头被泼了一盆凉水,头一回感觉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不过就是想借用黎俏的关系,再利用商少衍的威慑力把宗湛这只狼狗劝退,怎么就被反噬了?

    “衍爷,你这样没朋友。”

    宗湛扯了扯手铐,“他也不需要你这样的朋友。”

    席萝一阵深呼吸,尔后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我要上厕所。”

    宗湛冷笑,对着洗手间的方向努嘴,“去,我也没拦着。”

    “我这怎么去?”席萝晃了晃手铐,眼波一转,“要么打开,要么你跟我一起?”

    宗湛斜她一眼,“激我?”

    “那走吧。”席萝兀自起身,头也不回地往洗手间走去。

    宗湛不想动,奈何两人的手腕拷在一起,由不得他。

    商郁面色不惊地望着这一幕,抿唇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客厅。

    宗湛和席萝的过节,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大概就是一个满身正气的军人,看不惯席萝亦正亦邪的做派,在缅国境内顺手捣毁了一家洗黑钱的娱乐城。

    而娱乐城的地下老板,恰好是席萝。

    席萝为了这件事调查了很久,最后查到是宗湛多管闲事,索性趁机盗取了宗湛的模拟作战图,群发给了共同演习的缅军。

    宗湛的损失也算不上多大,虽然演习获胜了,但他却变成了演习场上第一个被干掉的首长。

    黎俏睡醒的时候,窗外已是暮色降临。

    树影摇晃,她支起身摸了下脑门。

    “不舒服?”此时,商郁就坐在床边,拿着手机投来了询问的眼神。

    黎俏笑了笑,摇头,“几点了?”

    “六点半。”男人顺势将手机放下,从床头柜拿起水杯递给她,“饿不饿?”

    黎俏喝了口水,余光无意间扫过他的手机页面,内容没看清,但标题很显眼。

    ——孕妇孕期饮食习惯及注意事项。

    黎俏心口一烫,跪坐在床上探身在商郁的唇上亲了一下,“有点,去吃饭。”

    男人揉了揉她的脑袋,拿过风衣给她披上,两人便相携出了门。

    楼下餐厅,两人刚坐稳,席萝和宗湛来了。

    黎俏瞥了一眼,嗯?手牵手?

    再次定睛才发现,不是手牵手,而是两人左手和右手分别带着手铐,手背离的很近。

    黎俏幽幽看向商郁,她睡着的几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

    男人把碗筷放在她面前,昂了昂下巴,“吃饭。”

    黎俏拾起筷子,眼神还不断地打量着席萝和宗湛。

    怎么说呢,就很诡异。

    席萝的右手腕和宗湛的左手腕拷在一起,吃饭没问题的,就是宗湛的左手不得不随着席萝的夹菜的动作起起伏伏,看得人眼晕。

    黎俏喝了几口粥,眼里兴味十足,“你们这是”

    席萝巴巴看了眼商郁,随即神态自若地夹了口菜,“没什么,被人摆了一道。”

    宗湛以为在说他,手腕一扯,硬生生把席萝送到嘴里的筷子给拽开了,“咱俩谁先摆谁的?”

    席萝不冷不热地回呛,“你这个问题和谁上谁下有异曲同工之妙。”

    宗湛:“”

    直男就听不得这种带有颜色的暗喻,顿时眼含不满地冷哼,“不知廉耻。”

    “你知廉耻还非要和我拷在一起,你可太知道廉耻了。”

    宗湛二次无语。

    席萝这女人口舌如簧能言善辩,每次说出来的话都能把人呛死。

    宗湛甩开手里的筷子,俊脸阴沉如墨,“你有什么值得偷看的?”

    “我说你偷看了?”席萝笑了笑,持续对他输出,“就你这样要是成了敌军俘虏,不用动手你自己就招了。”

    哦,说他不打自招。

    宗湛舔了舔自己的牙齿,下颌线条也绷紧了几分,“与其瞎操心,不如想想到了军事法庭你要怎么坦白从宽。”

    黎俏咬着筷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唇枪舌战。

    可太精彩了,都上升到军事法庭的地步了。

    席萝风情万种地拨了拨头发,语气很欠揍,“坦白什么?坦白你偷看我?”

    宗湛的脸色则又冷又臭,“非法持枪、非法洗钱、非法”

    “吧嗒”一声,一支激光笔被席萝丢在了桌上,“还非法持枪,没见过红色的激光笔?不好好当军人,非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人民警察的事都让你做了,你怎么不去当超人。”

    宗湛怒火中烧,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他是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地方惹到了席萝。

    原本以为她是贺琛和封毅介绍给他的女朋友,后来加了微信聊了几次,才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上次在南洋分局警署门前他见过这女人举止轻浮地调戏司机小奶狗,想忘都忘不了,记忆犹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