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37章:弟妹,下不为例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这时,黎俏低声问道:“什么洗钱?”

    席萝眸光闪了闪,一副‘你竟然忘了’的表情回答:“就你在缅国的地下娱乐城,就是被他和缅国警方联手给端了。”

    黎俏:“”

    她面带微笑,一字一顿,“我的娱乐城?”

    “嗯,可不是。”席萝痛心疾首地叹气,“损失太惨重了。”

    黎俏就看着席萝的表演,也没拆穿,这种挖坑埋人的事,她向来得心应手。

    但宗湛却不这么想,他得对得起自己这身军装。

    于是,宗湛咂了下舌尖,又一阵长吁短叹,“弟妹,你这”

    席萝也放下了筷子,靠着椅背挑事儿,“这什么这,我就是个打工的,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对吧,老板?”

    呵,对你大爷。

    宗湛紧抿薄唇,似乎陷入了两难,转瞬间,他揉了揉自己的寸头,端着酒杯抿了一口,“弟妹,下不为例啊。”

    席萝:“???”

    黎俏欣然应允,“好。”

    商郁慵懒地掀开眼帘,眉心轻皱,“吃饭。”

    席萝晃着手腕,“宗首长,还不给我解开?”

    “没上军事法庭之前,这东西解不开。”宗湛明显没打算放过她,席萝气笑了,“你都知道谁是老板了,还打算拷着我?你什么癖好?”

    宗湛似笑非笑,“弟妹年纪小,犯错在所难免。你既然是员工,替她顶个罪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他妈说的是人话吗?

    饭后,席萝扬言要洗澡,宗湛也没拒绝,一副你想上天我都陪你飞的架势,闲庭信步地跟着她回了隔壁。

    黎俏望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身影,收回眸就问道:“宗湛真要把席萝送上军事法庭?”

    “不会。”商郁手肘撑着膝盖,拧开酸梅盒往她嘴里送了一片酸梅,“小惩大诫而已。”

    黎俏不了解他们之间的过节到底是怎么来的,咽下酸梅就挑了挑眉梢,“你这么了解?”

    商郁可不是个爱管闲事的性子。

    他向来冷漠,对于外人,郎心似铁也不为过。

    而席萝和宗湛的事,他却意外插手了。

    商郁睨着她的小表情,深邃的眉眼染了薄笑,“受人之托。”

    黎俏撇撇嘴,还挺神秘。

    她伸了个懒腰,往窗外看了一眼,夜晚的枫叶林在灯光的晕染下更显得火红绚丽,“陪我去散步?”

    好不容易出来散心,结果她大半个下午都在睡觉。

    商郁勾唇应声,两人刚站起来,落雨急匆匆地走来,看到黎俏便欲言又止。

    “说。”男人单字出口。

    落雨立马颔首道:“帕玛那边有消息了。”

    黎俏目光一闪,慢悠悠地挪步,“我去个洗手间。”

    回到二楼,黎俏钻进浴室就给白炎打了个电话。

    对方很久才接通,里面的声音有些喧嚣,可能是在卖炒饭。

    黎俏言简意赅地吩咐,“今天凌晨帕玛海关出入境的信息系统被黑了,你想办法帮我转移ip地址。”

    白炎似乎被油烟味呛到了,用缅语说了句滚蛋不卖了,丢下锅铲就往屋内走去,“你黑的?”

    黎俏应声,白炎哼笑道:“可以啊,公然黑进人家海关系统,这要是被抓住,最少十年起。”

    “帮不帮?”

    白炎有一种自己女儿闯了祸他去收拾烂摊子的错觉,“帮,我能不帮么?除了你没人敢这么使唤老子。”

    他边说边踹开三角凳,拎起一瓶啤酒喝了两口,“ip地址转移到哪儿?”

    黎俏认真地想了两秒,“你家吧。”

    白炎甩了甩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你家。”黎俏倚着洗手台,心安理得地安排道:“你罪名多,不差这一个。”

    白炎差点没把啤酒瓶砸了,“你干得坏事也不比老子少,你又在怕什么?”

    黎俏轻描淡写地道:“不想给少衍添麻烦。”

    她早上怒火攻心,虽然隐藏了ip地址,但帕玛那边既然请动了商郁,她做的障眼法肯定瞒不住。

    海关的入镜信息她已经得手了,但还没筛查出有用的线索。

    明岱兰被堕胎的真相,她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隔天上午,黎俏和商郁去了香炉窟赏枫叶,宗湛和席萝如同连体婴一般,手铐死活不打开。

    黎俏后来问了席萝,晚上睡觉也是同床共枕?

    席萝当时的表情笔墨难容,良久才怅惋地道:“忘了,那狗逼把我捶晕了。”

    反正第二天早上醒来,她就发现自己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而宗湛则人模狗样地坐在床边抽烟。

    那场面席萝每次想起来都感觉自己被狗糟蹋了。

    她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把宗湛当成了人形玩偶,抱着睡了一宿。

    当然,经此一役,席萝和宗湛也算是彻底结仇了。

    下午三点,黎俏和商郁准备打道回府。

    宗湛带着席萝和他们道别,话里话外的意思可能要带着她回帝京。

    黎俏想了想,低声说道:“下个月的月初,席萝得回来。”

    也就还有一周的时间,月初缅国还有一场谈判。

    商郁目光幽深地睨着黎俏,唇边笑意很高深,“好。”

    黎俏一怔,想好的说辞瞬间没了用武之地。

    他竟然没问她原因?

    黎俏挠了挠头,自顾自地解释了一句,“席萝平时要管理公司,不能离开太久。”

    “嗯。”男人别开脸看向窗外,醇厚地搭腔,“不会太久。”

    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黎俏枕着椅背,挑着眼尾偷觑着商郁轮廓清晰的侧脸,“你是不是想撮合宗湛和席萝?”

    除了这个理由,她确实想不出他和席萝能有什么互惠互利的空间了。

    还不知道友军叛变的黎俏,压根就没想到席萝会把她去缅国出差的事,一五一十地告知了商郁。

    “你觉得他们合适?”男人转眸,深邃清隽的眉眼注视着她。

    黎俏探头往窗外看了一眼,恰好瞧见席萝和她的司机奶狗正在低声说着什么,而宗湛则紧抿薄唇,满脸不悦地站在旁边抽烟,还时不时斜了几眼。

    “也许”黎俏要笑不笑地移开视线,“是对冤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