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65章:你也不看看你家有多寒酸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明岱兰微微皱眉,对方的语气显得很没礼貌。

    尹沫觑着她,又看了眼手机,“我们很有诚意”

    “嘟嘟——”

    电话直接挂断。

    明岱兰也没料到这位送展商如此干脆,支着额头闭了闭眼,“把这件事办好,不论如何这幅画一定要买到手。”

    任何参展的作品都可以私下进行买卖,明岱兰看过这次的展品名录,有些作品都是个人收藏家送来参展的,其中就包括英王三世的这幅画。

    况且,她已经答应了安德鲁夫人,不管多艰难,她都志在必得。

    与此同时,黎俏和白炎从交易中心的监控室走出来。

    白炎站在台阶上点了根烟,眯眸吞吐了几口,“你认识展览的主办方?”

    “我二哥认识。”黎俏整理着脸上的口罩,眉眼低垂,语气漫不经心。

    白炎没多问,把玩着手机,轻蔑一笑,“明岱兰要的那幅画,你准备卖多少钱?”

    黎俏略略抬眸,“我没说过要卖她。”

    “那这电话”

    白炎挑眉,脸上多了几分玩味。

    方才和尹沫通话的人,就是他。

    黎俏随意看了眼路边贩卖石头的商贩,转身淡淡地道:“回吧。”

    白炎叼着烟,在她身后要笑不笑地撇了下嘴。

    还挺神秘。

    酒店和交易中心步行五分钟的距离,黎俏穿着黑色的卫衣,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走着。

    途径停车场,她再次注意到那辆黑色的商务车。

    脚步一顿,眼眸也微微眯起。

    她要是没看错,刚才驾驶室的门已经打开,并且迈出了一条长腿。

    但对方似乎透过贴膜的车窗看到了她,又匆忙收回腿坐进了车里。

    黎俏弯唇,正欲仔细观察几眼,一道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白炎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回眸问道:“喜欢那款车?”

    黎俏波澜不惊地与之四目相对,稍顷,唇边扬起耐人寻味的弧度,什么也没说,不紧不慢地走向了酒店正门。

    转眼,时间来到傍晚。

    明岱兰也得到了尹沫带回来的消息,送展商再次拒绝了买画请求。

    “这么点小事你都做不好?”明岱兰不满地看着尹沫,脸上透着浓浓的失望。

    尹沫表情淡淡地垂下头,“我已经说了价格可以谈,但他们”

    明岱兰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行了,我不想听这些废话,把送展商的电话给我。”

    尹沫依言照办,明岱兰挥手让她离开,拿着手机直接拨了过去。

    与此同时,住在楼上的安德鲁夫人也准备下楼去找明岱兰。

    已经过去了一个下午,她想知道那幅画的进展如何。

    安德鲁夫人边走边整理着套装的裙摆,一抬头,迎面走来了一个人。

    对方有些眼熟,她看了好几眼才恍然地瞪大了眼睛,“您是大主教劳伦斯夫人?”

    烟火节当日,劳伦斯侯爵就是英帝大主教的事,在上流社会已经无人不知。

    黎俏徐步走来,淡淡地颔首,“你好。”

    安德鲁夫人眉眼一亮,热情地攀谈了几句。

    简短的寒暄过后,黎俏往她的背后看了看,意味深长地开口,“之前听说安德鲁夫人素来节俭,今天一看,确实如此。”

    安德鲁夫人不解,却借坡下驴,“见笑了,身为议员的家属,总要养成好的习惯。”

    黎俏直视着她的眉眼,颇为友好地提醒道:“滇城治安比不上英帝,酒店的安保措施也很一般,在这里出行还是多带几名保镖为好。”

    这下,安德鲁夫人才回过味来。

    她出门确实没带保镖,因为明岱兰表示会带着公爵府的骑士队保护她们的安全。

    安德鲁夫人下意识回眸,果然发现自己的房门口空无一人。

    明岱兰竟然没有派保镖来保护她?

    若是被安德鲁的竞争对手得知她来滇城的目的,不但会节外生枝,她的安全也没了保障。

    有时候,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脆弱。

    一丁点的瑕疵就可能前功尽弃。

    安德鲁夫人僵硬地笑了笑,对黎俏多了几分好感,“多谢提醒。”

    黎俏颔首示意,准备错身离开。

    但安德鲁夫人显然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攀交机会,柴尔曼公爵再高贵,也不如上院大主教的地位有用。

    若是能得到大主教的鼎力支持,安德鲁竞选的胜算也会更大。

    就这样,黎俏听到安德鲁夫人的邀请,垂眸盖住了眼底的深意,应允后就同她离开了酒店。

    晚上九点,黎俏亲自开车带着安德鲁夫人归来。

    安德鲁夫人下车前,无比礼貌地对着她弯腰道别,眼神中流露出少有的恭谨和欣喜。

    黎俏单手扶着方向盘,目送她的背影,眸中深意十足。

    不多时,她回了酒店,想了想便准备去找一趟白炎。

    然而,黎俏刚走出电梯间,抬眸的瞬间,一抹黑色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套房门口。

    黎俏只是匆匆一瞥,但对方一身墨黑的装扮,让她想到了商郁以及那辆商务车。

    她面无异色地往白炎的房间踱步,眼神很玩味。

    房间里,白炎刚洗完澡,头发还滴着水,穿着睡饱坐在阳台抽烟。

    黎俏走到阳台椅落座,兀自倒了杯茶,“明天她会去机场,派人把兰蒂斯也送过去。”

    白炎抹了下额头的水珠,“她要走?”

    “不是她。”黎俏望着远处的云山,舔了下嘴角,“先让兰蒂斯和她见一面。”

    白炎挑了下眉峰,“行,还有什么吩咐?”

    “没了,晚安。”

    黎俏说完就起身欲走,白炎抿了抿唇,招呼她:“等等,你下午和安德鲁夫人出去了?”

    “嗯,怎么?”

    “好奇不行?”白炎扯了下嘴角,“你大费周章把她引来滇城,就为了让她买不成画?”

    黎俏回头瞅他一眼,随即再次抬脚迈步,“我没那么无聊。”

    白炎立马伸着脖子追问,“那你说来听听?”

    “自己想。”

    黎俏淡声丢下三个字,只留给白炎一道冷漠无情的背影。

    白炎舔着后槽牙摇头失笑,尔后他扭头看向隔壁无人的阳台,朗声道:“我家吉祥物太聪明了,世间少有。”

    三秒后,有一道轻佻哂笑的嗓音被夜风吹来,“你也不看看你家有多寒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