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68章:秋后算账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白小虎放下牛尾汤,推着餐车直挺挺地走了。

    他还看见了k姐居然和黑爹搂搂抱抱,今夜无眠。

    套房,贺琛坐在阳台外抽烟,望月和流云低着头杵在角落降低存在感。

    落地窗敞开了半扇,黎俏瞥着贺琛,似笑非笑。

    商郁示意黎俏坐下,尔后迈着长腿很自然地关上了落地窗阻隔烟味。

    贺琛:“”

    黎俏叠着双腿,腰身靠着扶手,也不说话,表情倨傲的很。

    商郁递给流云一道视线,后者心领神会地扯着望月准备离开。

    “等等。”

    两人脚步一顿,站在客厅正中央,动作一致地颔首,“夫人。”

    黎俏挑着眼尾看着他俩,目光下坠落在流云的腿上,幽幽地道:“昨天看见我躲什么?”

    流云,就是在商务车驾驶室里,看到黎俏又匆忙收腿躲回去的人。

    他若是没有这么多小动作,还真不会引起黎俏的怀疑。

    明摆着做贼心虚。

    流云低头清了清嗓子,“条件反射”

    黎俏神色淡淡地晃着脚尖,“你要是不躲,我还真没发现。”

    望月顺势看向流云,直接用膝盖顶了他腿窝一下。

    商郁沉腰坐下,深邃的眸掠过流云,别有深意。

    明白了。

    夫人这是秋后算账,第一个拿他开刀。

    流云欲哭无泪地点头附和,“夫人真是明察秋毫。”

    望月担心殃及自己这条无辜的大鱼,说了句夫人我肚子疼,转身逃之夭夭。

    黎俏眼底浮现一丝笑意,视线回落到茶几上,努了努嘴,“喝汤吧。”

    商郁没动,用手背轻轻蹭了下她的脸颊,“事情办完了?”

    黎俏面无异色地别开脸,不紧不慢地丢出俩字,“你猜。”

    她暂时还不清楚商郁对整件事了解多少。

    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黎俏也不想说太多。

    另一边,尹沫回房就看到明岱兰已经醒了。

    她站在窗前,头顶发髻微乱,背影透着难以言喻的萧索。

    尹沫抿了抿唇,小声试探,“夫人,您还好吗?”

    明岱兰没有说话,沉默着望向夜空,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尹沫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仗着身高优势,她看到了玻璃倒映着一张惨白如纸的脸颊。

    明岱兰不作声,尹沫也摸不透她心中的真实想法,只能安静地陪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几分钟,或许更短,明岱兰嘴角动了动,哑着嗓子开腔:“刚刚发生了什么?”

    尹沫眸光闪烁,垂眸回答:“您睡着了,什么都没发生。”

    明岱兰眼里黯淡无光,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和风采,她闭了闭眼,声音没有任何起伏,“送他走,越远越好。”

    “好的。”

    这时,明岱兰动作缓慢地转过身,眉眼间很消沉,“出去吧,明早之前不要来打扰我。”

    尹沫不露声色地扬了下眉,“夫人,您”别想不开。

    不然,浪费了七崽的安排。

    她从不觉得明岱兰可怜,纵观这些年她在公爵府的所作所为,不说死有余辜,也绝对担得起一句罪有应得。

    明岱兰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有气无力地摆手,“出去。”

    尹沫不得已只能离开,放上房门的前一刻,她稍稍顿了几秒,似乎听到了明岱兰压抑的啜泣声。

    她一脸淡漠地关上房门,站在走廊想了想,给保镖发了条短信,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公爵府今天下午确实秘密发布了追杀兰蒂斯的命令,但消息被黎俏中途拦截,尹沫又提供了假的线索,也因此兰蒂斯才得以避开那群保镖。

    夜如浓墨,走廊里静悄悄的。

    尹沫走出电梯,不急不缓地掏出了门卡。

    她的房间是普标,位置也不算好,而且推门时还能嗅到地毯返潮的霉味。

    走廊漏进来的橘光将尹沫的身影拉长,她回手关门,也没打算开灯,但刚走了两步,蓦然一顿。

    “谁?”

    房间里有人。

    因为除了霉味,还有陌生的烟草气息。

    尹沫满身戒备,警惕地往后退,就在她伸手准备开灯之际,手腕突然被温热的掌心攥住。

    她反手攻击,对方却拉着她的手腕往下一拽,尹沫踉跄地向前倾身,直接撞进了那人的怀里。

    熟悉的味道,让她心惊的同时,又不禁自问,她为什么会熟悉他的味道。

    “宝贝,这么热情?”

    贺琛拉着她的手腕拽到自己的腰侧,另一手环住尹沫,欺身将她压在了墙上。

    尹沫头皮发麻,昏暗的夜色本就能放大感官。

    她整个人被贺琛压着,近距离的接触让两人近乎严丝合缝地抱在一起。

    尤其贺琛的气息,洒在尹沫的耳边,烫的她心烦意乱。

    “放开。”尹沫冷声低呼,过于亲密的行为加剧了她挣扎的幅度。

    贺琛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反而收紧臂弯将她更密实地按在怀前,轻佻的语气夹着一丝警告,“想让我办你,你就继续扭。”

    尹沫不动了。

    那种面对贺琛时的力不从心又一次席上心头。

    在厚颜无耻这件事上,贺琛称第二,没人敢当第一。

    尹沫脊背僵硬地紧贴着墙,试图用这样的肢体语言来表达她的抵触和抗拒。

    “还挺乖。”贺琛借着窗外朦胧的夜色低头俯瞰着尹沫,一段时间没见,这女人还是那么好看。

    他捏了下尹沫的脸颊,视线落在她的唇上,“吃饭了么?”

    尹沫狐疑地抬头,“干嘛”

    剩下的话,被贺琛堵了回去。

    他这种随心所欲的男人,从不会委屈自己。

    尝过无数女人的味道,他还是觉得尹沫更合心意。

    贺琛的吻技很好,至少对尹沫来讲,一切的推拒都能被他自动理解为欲拒还迎。

    更何况,尹沫所有的接吻经验都来自贺琛,不消片刻她就浑身发软,一切的感官都随着贺琛的挑逗起起伏伏。

    直到贺琛放开她,尹沫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住了他的脖子。

    她想撤回手,却被贺琛阻止,他擦拭掉尹沫唇边的水渍,又低头亲了两下,“走,陪我吃个宵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