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86章:有意接近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不刻,黎俏从商郁的怀里抬起头,微微抿唇,眼里带着一丝微不可觉的笑意。

    男人低眸俯视着她,浓眉轻扬,“他漂亮?”

    黎俏觑他一眼,从善如流地摇头,“没觉得。”

    这是实话。

    当初唐弋婷对商陆的评价是巨美,但和商郁相比,寡淡的毫无味道。

    她只偏爱商郁的凛冽和野性,那是商陆所不具备的诱惑特质。

    思及此,黎俏再度抬眸,“你小时候见过她吗?”

    商氏和慕家关系匪浅,景意岚既然见过商陆,也应该认识商郁才对。

    这时,男人思忖了数秒,嗓音低沉,“印象不深,或许见过。”

    黎俏看着已经停止播放的视频,敛眉打开了最后一个音频文件。

    相比较其他几份文件,黎俏对音频并没抱有太大的期望。

    景意岚留下的这些证据,虽不足以颠覆如今的萧家,但也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

    假以时日,必定能让萧家自食恶果。

    然而,音频打开后,录音的内容却令人意想不到。

    时长五分钟,音质效果不佳,透着滋滋的杂音。

    紧接着,没有任何开场白,音频里传出了一道中气十足的男低音,“意岚,你非要和我作对?”

    这声音很陌生,黎俏按下暂停键,偏头和商郁目光交汇,“是萧弘道?”

    男人压了下唇角,眸深似海,“应该是。”

    黎俏眯眸,继续播放音频,就听到景意岚淡笑的口吻,“萧大哥,怎么能是我和你作对,分明是你不想放过我。”

    音频里安静了几秒,萧弘道叹了口气,“那还不是因为你多管闲事?意岚,相识一场,你何必要把事情做绝?”

    “你和威斯汀情同手足,不还是把他当街杀了?我和你相识一场,又算得了什么?”景意岚的语气带着轻嘲,似笑非笑地补充了一句,“威斯汀到死都想不到,和他称兄道弟的萧大哥,其实就是夺了他家族的罪魁祸首。”

    又是一阵无声的寂静,萧弘道短促地笑了笑,“意岚,你在录音吧?”

    听到这句话,连黎俏都微微一震。

    几十年前,萧弘道就已经如此敏锐了?!

    景意岚泰然自若,又带着几分破釜沉舟的孤勇,“你怕了?”

    “怕什么?”萧弘的语气愈发淡定平和,“意岚,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柴尔曼家族如果是这么容易就能被扳倒的,哪还轮得到你出手?

    公爵家族隶属皇室,没有足够的实力,萧家怎能立足?你不是在和我作对,而是一个国家。”

    景意岚沉默了片刻,随即轻轻一笑,“那只能说明,皇室有人与你同流合污。萧大哥,别着急,总有一天会让一切真相大白。不是我,也会有别人。”

    “别人?你那已经死了的孩子,还是帕玛慕家?”萧弘道怅然若失般叹道:“你说你,明明可以前途无量,偏要为了不相干的人毁掉自己的未来,何必如此啊。”

    景意岚的最后一句话是:“威斯汀不是不相干的人。”

    萧弘道蔑然地笑道:“你连他的面都没见过,跟他学了点炒股的皮毛,就拿他当恩师了?意岚,你太意气用事了。”

    音频结束,属于景意岚的时代似乎也彻底落幕了。

    黎俏垂眸靠着椅背,神色略显怅惋。

    原来,景意岚的炒股技术是和威斯汀学的。

    萧弘道没说错,景意岚和威斯汀不可能见过面。

    因为景意岚来英帝留学的那年,威斯汀早在三年前就死了。

    唯一能说得通的,就是景意岚来英帝前就和威斯汀相熟。

    黎俏查过威斯汀在信息库的资料,内容干净,甚至连生平履历都少得可怜。

    明显是被人动了手脚重新改写过。

    黎俏目光黑沉,又把音频拉到两分半钟的地方,再次听完景意岚的话,她转眸,声音微凉,“威斯汀和萧弘道情同手足却不知道他的身份,那”

    商郁喉结滚了滚,薄唇扬起凛冽的弧度,“隐藏身份,有意接近。”

    黎俏闭了闭眼,无声点头。

    如果萧弘道为了铲除柴尔曼家族剩余的成员,不惜假借交友的名义接近威斯汀,确实令人防不胜防。

    可想而知,威斯汀的言行举止,都在萧弘道的面前无所遁形。

    而他很可能也表露过自己掌握了柴尔曼家族被夺走的相关证据。

    如此,萧弘道更不可能会留下他。

    半小时后,黎俏推开窗来到阳台眺望远方。

    凛冽刺骨的寒风徐徐吹过面颊,也吹散了她心头的躁意。

    纵观当年是非,景意岚完全可以置之度外。

    可她还是为了威斯汀,选择对抗萧弘道。

    黎俏不是她,前人对错,她也没立场评判。

    但萧弘道有句话说的没错,景意岚的确在和一个国家作对。

    贵族荣誉高于一切,皇室荣誉更甚。

    即便将手里所有的证据公之于众,皇室也未必会承认柴尔曼名不副实。

    因为宁愿将错就错,他们也不会允许皇家的权威和声誉遭人诟病和质疑。

    或许唯有让柴尔曼和皇室决裂,内部分崩离析后,才能让一切出现转机。

    黎俏仰头望着浓稠的黑夜,她替景意岚不值,也替慕家惋惜。

    稍顷,身后的阳台门被打开,商郁面色不愉地走来,“站在这里做什么,不怕冷?”

    男人半干的短发垂在额前,睡袍微敞,露出一片肌理分明的胸膛。

    黎俏回眸笑笑,来不及说话就被他揽着肩膀强行带回了卧室。

    商郁拉着她在床边坐下,薄唇抿起,“又在胡思乱想?”

    黎俏挑眉,摇了下头,“不是,苏老四要举办婚礼了,我在想送他什么礼物。”

    男人深眸泛起一丝无奈,探手摸了摸她微凉的脸颊,“明天再想。”

    话落,商郁拽着她的手腕,起身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黎俏眼皮一跳,连忙唤住他,“干嘛去?”

    男人站定,侧目睨着她狐疑的眼神,薄唇酿出笑意,“去洗个澡,免得着凉。”

    “哦”黎俏没多想,可能是储存片里的信息量有些大,她总是不自觉地走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