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90章:怀揣崽子的人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草坪深处,台阶覆满了皑皑白雪。

    黎俏在靳戎的耳提面命下,不得不换上棉靴,披着大衣走进了草坪。

    远远地,她便看到一群黑衣保镖满身肃穆地伫在商郁的背后。

    距离虽远,但影影绰绰间依稀能分辨出地面有个纤细的身影,屈膝坐在雪地上,似乎是个女人。

    这会儿,靳戎已经没心思观察对面的情形,全神贯注地盯着黎俏,生怕她走不稳摔了跤。

    不为别的,她可是怀揣崽子的人。

    就算商郁从来没对外公布,但靳戎几个哥们都不傻。

    毕竟他明令禁止这群兄弟在公共区域抽烟,尤其是有黎俏的地方。

    还有公馆随处可见的酸梅盒,再明显不过了。

    稍顷,商郁余光一闪,看到黎俏走来的身影,瞥着贺琛丢下一句你处理,转身阔步走了。

    公馆的保镖也适时散开,很快就回到各自的岗位各司其职。

    此时,贺琛单手掐腰,低垂的视线透出几分侵略性,“起得来么?”

    女人扭头看着自己脚腕上的捕兽夹,表情木然的没有反应。

    贺琛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点了根烟,说话间白雾凝成霜,为他轻佻俊美的脸颊平添几分冷淡,“知道你蠢,没想到你这么蠢,白纸黑字都看不懂?”

    “你要是不想帮忙就起开。”

    另一边,商郁来到黎俏的面前,伸手为她拢了下肩膀的大衣,“怎么出来了?”

    黎俏朝着他的背后看了看,“有贼?”

    男人拨开她嘴角含着的一缕发丝,深沉的口吻缠着薄笑,“你二姐。”

    “尹沫?”黎俏眼底掠过惊愕,着实很意外。

    她竟然来南洋了?

    商郁抿唇垂了下眼睫,揽着她往回走,“先进屋,贺琛会带她过来。”

    黎俏似是不放心,还想过去看看。

    商郁察觉到她的意图,扬起薄唇俯首戏谑,“要我抱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走”黎俏无奈,又朝着远处看了几眼,这才跟着商沿着原路折回。

    靳戎全程陪跑,期间还因为时不时回头观察贺琛和尹沫,莫名感觉全世界都成双成对,就他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而草坪深处,贺琛叼着烟杵在原地,狭长的双眸噙着一丝讥诮和不悦,“自己能走?”

    尹沫抬头仰望,雪后的阳光格外刺目,而贺琛逆光而立,仿若置身在光圈里。

    她看不清他的俊脸,但言辞中透露的嘲讽却显而易见。

    尹沫很倔强,撑着雪地站了起来。

    但捕兽夹太锋利,稍稍动一下,刺骨的疼让尹沫难以为继,她还没站稳,腿一软,踉跄着就要摔下去。

    下一秒,眼前一暗,贺琛似是不情不愿的将她捞到了怀里。

    尹沫的鼻尖撞到了他的胸膛,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不断刺激着她的感官。

    贺琛低头,眉眼间嘲弄更甚,“尹队长这是投怀送抱?”

    尹沫浑身一僵,作势推他,“松手。”

    女人大多口是心非,尤其是尹沫这种执拗又木讷的性格。

    然后,贺琛真的把手松开了。

    再次跌回到地面的尹沫:“”

    正常男人都干不出这种事,显然贺琛不正常。

    “舒服了?”贺琛舔着后槽牙,居高临下的睨着尹沫,视线掠过她流着血的脚腕,内心烦躁不堪。

    他就没见过这么愚蠢的女人。

    尹沫被摔了一下,捕兽夹再次深入皮肉,疼得她两眼发黑。

    她攥着拳头深呼吸,压下不断袭来的眩晕感。

    这时,头顶罩下一片黑影,贺琛满脸不愉的冷嗤,“老子真他妈欠你的。”

    说罢,他将嘴角的烟头丢到雪里,俯身抱起尹沫,动作算不上温柔,但很隐晦地避开了她受伤的脚踝。

    尹沫面色惨白,伏在他胸前一声不吭。

    从草坪深处到公馆不过百米的距离,贺琛走的很快,可尹沫却觉得时间被无限拉长。

    她从没被人这样抱过,平白让她产生了一种自己被珍视的错觉。

    这的确是错觉,更是惑人的假象。

    因为贺琛怎么可能会珍视女人?!

    五分钟后,贺琛抱着尹沫走进了客厅,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

    黎俏斜倚着商郁的肩膀,单手托着酸梅盒,边吃边看。

    靳戎坐在单人沙发,瞄到尹沫脚腕上的捕兽夹,啧啧称奇,“你这是穿山越岭进来的?”

    能被贺琛抱进来的女人,肯定也是熟人。

    不过看上去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

    落雨默默地拿出了医药箱,流云则去洗手间准备热水。

    贺琛将尹沫扔到沙发里,转身坐在了靳戎的对面。

    黎俏看着他随手一扔的动作,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放下酸梅盒,拍了拍指尖上的糖霜,走到尹沫的跟前蹲下,“二姐,来南洋怎么没和我说?”

    尹沫双手撑着扶手,抿了抿唇,“临时决定过来的,山里走错了路。”

    黎俏观察着捕兽夹,入肉很深,而且锈迹斑斑,应该有些年头了。

    尤其是尹沫穿的单薄,黑色的紧身衣外面只穿了件薄薄的风衣。

    “干嘛穿山进来?”黎俏不赞同地抬起头,目光微灼。

    尹老二突然出现在南洋,只怕不是巧合。

    这时,尹沫顺势看向贺琛,一瞬又挪开了视线。

    贺琛捕捉到她的视线,随即翘着二郎腿,别开脸讥讽,“还有脸看我?拿着地形图都能走错路,不是蠢就是笨。”

    地形图?

    商郁和靳戎同时挑眉,彼此眼中都暗含玩味。

    贺琛向来毒舌,但他很少会对女人恶言相向。

    “琛哥。”黎俏不满地唤了一声,随即望着落雨说道:“让家庭医生过来一趟,带上破伤风的针。”

    落雨应声出去打电话,而尹沫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汗。

    “公馆的地形图给我看看。”黎俏从药箱里拿出止痛药递给尹沫。

    尹沫吃了药,放下杯子就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一张简略地形图,她咽了咽嗓子,似乎没什么力气说话。

    黎俏叹了口气,拍着她的手背安抚道:“晚点再说。”

    她打开地形图粗略地看了两眼,公馆布局以及山脉走势都没错。

    但,黎俏还是发现了一个不明显的疏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