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897章:头顶冒绿光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商纵海抬了抬手,站起身走到窗边,背对着慕傲贤,语调绵长而深远:“老二,属于慕家的东西,该拿回来了。”

    慕傲贤情绪波动的厉害,翻看着一张张属于慕家的矿产持有书,眼眶赤红如血,“商大哥你想让我怎么做?”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商纵海回身,反光的镜片遮住了他眸底的锐利,“慕家失去的,我给你讨回来。”

    慕傲贤猛地站起来,“商大哥,你不需要”

    “放心。”商纵海笑意高深,轻轻拨弄着手腕上的佛珠,“我有分寸。”

    慕傲贤目光晦涩地望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这样的商纵海,让他不禁想起几十年前,帕玛的那段传说:宁得罪阎王,不要得罪中医药王。

    他弹指间能救命,也能顷刻间要人命。

    只是后来,一夜间收敛锋芒销声匿迹了。

    慕傲贤站起身,徐徐走到商纵海的身边同他一起望着窗外的海平面,“商大哥,我曾经告诫过俏俏,不要为慕家报仇对我来说,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你说的没错。”商纵海一派淡然地点头,“但是活下去的前提,要肃清障碍。”

    ‘肃清’两个字,他咬得极重。

    商纵海侧目睇着慕傲贤整容过度的面颊,怅然地叹息道:“老二,不用劝我,我会代你大哥,为慕家讨个公道。”

    “商大哥,你这又是何苦。”慕傲贤声音沙哑地摇头低喃,别开脸却抑制不住嘴角的颤抖。

    商纵海幽幽一笑,目光深邃而凌厉,“不止是为你,也为了屋里那两个孩子。”

    卧室,黎俏轻轻合上房门,转过身就撞进了商郁的怀里。

    男人单手撑着墙面,微微低眸,一瞬不瞬地端看着她的脸颊,“不高兴?”

    “哪有。”黎俏后背抵着墙,仰头望着商郁,“就是有点惊讶而已。”

    商郁绷紧的神色柔和了几分,指尖钳着她的下颚,音色浑厚而低哑,“偷听到了什么?”

    黎俏压了下嘴角,挑眉反问,“爸是不是准备去缅国?”

    虽然偷听不对,但商纵海突然来南洋,还是让黎俏感到了一丝不寻常。

    尤其是昨天在电话里,她也隐隐察觉到了商纵海的意图。

    “嗯,他收到了请帖。”商郁扬起薄唇,鲜明的轮廓覆了层薄笑,又补充,“他认识吴律亲王。”

    黎俏不自觉地挑高了眉梢,“爸也认识吴叔?”

    委实出人意料。

    转念间,黎俏又觉得情理之中。

    毕竟慕傲贤能把她引荐给吴叔,以商纵海和慕家的关系,会认识也无可厚非。

    而此刻的黎俏也想不到,商纵海和吴律亲王可不止认识那么简单。

    一天后的傍晚,商纵海和慕傲贤相继离开了灯塔小岛。

    黎俏眺望着两架直升机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起航,心情略感复杂。

    “直升机的航线有没有做隐藏?”

    两位老人选择在灯塔见面,大概率是为了掩人耳目。

    黎俏观察着直升机飞远的方向,绝不是南洋机场。

    商郁展开大衣将黎俏裹在怀里,带着她折回海边木屋,边走边说:“不用隐藏,是空白航段。”

    “你还有空白航段?”

    又是fa001的特权?

    一般来讲,空白航段就是雷达无法覆盖的盲区。

    持有这种航段的人,也意味着能够利用盲区避开所有雷达监控,还能看到飞行区域内所有的航行指令,以此来避让同时段飞行的航班。

    黎俏暗暗咂舌,商郁还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许是捕捉到黎俏暗暗撇嘴的小动作,男人浓眉舒展,揉了下她的头顶,“不是我的。”

    “爸的?”黎俏更惊讶了。

    商郁垂了垂眼睫,意味深长地说道:“在此之前,他从没说过。”

    黎俏不说话了。

    难怪两架直升机越海而来,这里面只怕是大有文章。

    黎俏一时难忍好奇,回到木屋就打开手机登陆了红客的系统。

    半分钟后,她看着系统里显示的信息,陷入了沉思。

    果然是空白航段,来无影去无踪。

    信息页面显示,商纵海没有出入境记录,一直身在帕玛。

    深藏不露这个词,大概都不足以形容商纵海。

    一个小时候,黎俏和商郁乘着游艇回到了海港码头。

    这一路,她的手机炸了。

    无数条靳戎等人发来的微信消息,霸屏许久,就跟中毒了似的。

    黎俏没打开看,因为手机的振动频率不允许她做任何事。

    回到公馆,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半。

    靳戎黑着脸,怨念地坐在客厅,嘴里振振有词,“出去玩也就算了,竟然还关机,我看他俩想上天。”

    望月杵在客厅角落,一言不发地听着他胡言乱语。

    而另一边的沙发跟前,贺琛脚腕横在膝盖上,斜睨着追风,表情很是微妙。

    追风低着头,偶尔偷觑着贺琛,心里一百八十遍的骂娘。

    “来,跟我说说,你去她房间干什么?”

    贺琛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送到嘴里,没点燃,就这么咬着烟嘴含糊地问道。

    追风清了清嗓子,理直气壮,“落雨让我给沫沫送饭。”

    贺琛斜他一眼,俊脸阴沉滴墨,“你俩很熟?”

    这事儿还得从半小时前说起。

    他从赌场回来,第一时间就想去看看尹沫。

    倒也不是迫不及待,单纯想和她待会,顺便亲一亲抱一抱。

    他难得对一个女人这么有兴致,自然要盯紧点。

    不曾想,贺琛刚走到尹沫的房门前,莫名其妙的就听见里面传来了笑声。

    他很少听到尹沫笑得这么开怀。

    长久以来她总是一副不温不火的状态,行为举止克制又骄矜。

    于是,当贺琛狐疑地推开房门,就看到追风翘着二郎腿,坐在尹沫的跟前和她谈笑风生。

    嗯,谈笑风生。

    不仅如此,尹沫眉眼含笑的样子特别真切,本就绝美又风情的女人,笑起来更显得国色天香。

    贺琛顿觉历史重演,满身戾气翻腾的同时,头顶好像也幽幽冒出了绿光

    而追风看到贺琛的瞬间,还特别骚气地为他介绍道:“沫沫,这是琛哥,你跟我一样,叫他琛哥就行。”

    沫沫?

    贺琛当时嘬了下腮帮,对着追风招手,“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