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卿离墨〕〔上门神医〕〔狂少归来〕〔都市医品仙尊〕〔权倾盛世〕〔首席继承人陈平〕〔战神医婿〕〔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09章:会抽烟么?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开餐后,黎三率先举杯对靳戎道谢,“戎爷,边境工厂的订单,谢了。”

    靳戎眉眼含笑,余光瞄着黎俏,“不用谢,都是七七的功劳,我也没做什么。”

    商郁抬了抬眼皮,丢给靳戎一道淡若无物的眼神。

    黎俏则低头扒饭,理都不理。

    两杯酒下肚,靳戎又喝大了。

    他拿着筷子敲了敲碗碟,瞟到不断给席萝夹菜的小奶狗,狐疑地撞了下宗湛的肩膀,“那是谁啊?怎么做你女人旁边了?”

    靳戎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任谁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席萝面无表情地抬起头,‘你瞎’两个字就在嘴边徘徊。

    但宗湛开口的速度更快,“胡说八道什么?”

    靳戎显然上头了,拿着筷子指了指席萝,“你不就是为了她一直留在缅国?有人说你喜欢的类型,就她那种成熟年纪大的。”

    席萝:“???”

    年、纪、大、的?

    宗湛沉着脸,似笑非笑,“谁说的?”

    靳戎揉着太阳穴,说想不起来了。

    然后,贺琛瞅着靳戎,嘲笑道:“全场就你最老,还有脸说别人。”

    席萝心里舒坦了几分,端起酒杯对着贺琛示意,“干一个。”

    贺琛放下筷子,但手指还没碰到酒杯,身旁的女伴就按住了他的手腕,“琛哥,你最近在吃药,少喝点。”

    女伴的一句话,再次吸引了众人瞩目的视线。

    靳戎喝了酒之后,节操什么的早就抛之脑后了。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贺琛,三秒后,笑得前仰后合,“贺小四我说你很多次了,别他妈太放纵,现在好了,是不是肾坏了?”

    众人:“”

    闻声,贺琛舔了下嘴角,眯起狭长的眸子,“你想试试?”

    靳戎嫌弃的拧起眉头,“滚蛋,老子直男。”

    宗湛看不下去了,又倒了杯洋酒递给靳戎,“多喝点,透一透。”

    赶紧喝死,闭嘴吧。

    另一边,席萝见贺琛半天不举杯,目光隐晦地扫了眼淡定吃饭的尹沫,尔后开口戏谑,“琛子,你不是吧,喝个酒还要受人管制,你俩什么关系啊?”

    女伴抿唇含笑不语,但看向贺琛的眼神却愈显得含情脉脉。

    贺琛偏头看了她一眼,语焉不详地道:“坐在男人身边的女人,还能是什么关系?”

    席萝嗤笑一声,大概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让她本能的偏向尹沫。

    就算不知道她和贺琛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当初在医学联盟,她欧然见过贺琛对尹沫的态度,明显不一般。

    席萝不轻不重地放下酒杯,瞅着贺琛,笑了,“那关系可太多了,你不直说的话,我可能要想歪了。”

    “比如?”贺琛似乎兴致颇浓,对着席萝扬眉,示意她继续。

    此情此景,其他人都选择隔岸观火。

    可能只有尹沫,低垂着眼睑吃饭,心里却五味杂陈。

    席萝的脾性,向来看热闹不怕事大。

    她端详着贺琛的女伴,然后语出惊人,“比如,我看这姐妹挺面善的,应该在哪儿见过,你有没有去过金色港湾?”

    女伴不认识席萝,也不喜欢她的态度和语气,但碍于场合,她还是礼貌地摇头,“抱歉,这位姐姐,我没去过。”

    哦,叫她姐姐,隐喻她年纪大?!

    席萝直接从身后的皮包里掏出了女士香烟,送到唇边点了一根,江湖气极浓拍了下自己外甥的肩膀,“真没去过?那你认识他吗?金色港湾头牌少爷,出场费两万一夜,你什么价格?”

    餐桌前,鸦雀无声。

    除了小奶狗被席萝吓得猛一蹬腿,差点当场去世。

    女伴的脸更是如同走马灯似的变了又变。

    这时,贺琛顶了顶腮帮,举起酒杯对着席萝晃了晃,“闭嘴吧你。”

    “好说。”席萝和他碰了下杯,笑得一脸狡黠。

    小插曲过后,众人边吃边聊,气氛和睦又欢乐。

    黎俏一直没怎么说话,安心享受着商郁给她投喂的美食。

    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比如宗湛,千杯不醉的大狼狗,此时也有点上头。

    尤其是他那双充满侵略性的眸子,时不时地落在小奶狗身上,隐隐透着几分轻蔑。

    两万一夜?就这么个玩意?

    期间,尹沫和黎俏打了声招呼,起身去了洗手间。

    私宴厅有内置洗手间,但她还是脚步缓慢地走出了大门。

    宴厅外的走廊,廊桥连接着户外平台。

    尹沫来到廊桥边,一阵冷风拂过,吹散了她额前的发丝。

    冷风沁凉,她伸手摸兜,慢慢掏出了一盒香烟。

    她其实不会抽烟,这盒烟是贺琛前几天落在客房里的。

    尹沫抽出一根,动作不算娴熟地按下了打火机。

    她吸了一口,浓烈的烟气入肺,抚平了她眉眼间的惆怅。

    这盒香烟有贺琛的味道。

    尹沫一个人站在夜风里抽了半支烟,许是烟味太呛人,她咳嗽了几声,眼睛有点红。

    她随手掐了烟,看着剩下的烟蒂,自嘲般摇头轻笑。

    几分钟后,尹沫准备回去,途经垃圾桶,她低头看着手里的烟盒,指尖攥紧又松开,抬起手想扔掉。

    但迟疑了几秒,她还是把烟盒重新塞进了兜里,拨了拨脸上的碎发,慢慢走了回去。

    回到宴厅,一切如旧。

    尹沫入座就喝了口水,稍稍挪了下椅子,担心自己身上的烟味会影响到黎俏。

    而对面的贺琛,坐姿懒散地端着酒杯浅酌。

    他自始至终都不曾看过尹沫一眼。

    只有他身边的女伴,撒娇似的抱着他的胳膊,软声问道:“琛哥,你刚才干嘛去了?”

    贺琛嗅着女伴身上的香水味,懒懒地抬了下眼皮,“会抽烟么?”

    “啊?”女伴愕然,又连忙撅着嘴道:“当然不会,你不是最讨厌女人抽烟的嘛?”

    贺琛斜睨她一眼,笑意微凉,“我更讨厌自作聪明的女人。”

    女伴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眼神微慌地解释,“琛哥,我我今晚真的不知道你在这里。”

    “是么?”贺琛搁下酒杯,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敢打探我的消息,却没胆子承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