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15章:他栽了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结结实实的拳头不偏不倚地砸在了贺琛的嘴角,刹那间就洇出了血丝。

    尹沫看到这一幕,心口一惊,眼神也乱了,不是故意想打他,只是条件反射而已。

    她抿着嘴,想开口说点什么,又觉得多此一举。

    会突然出手,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她并不想当贺琛众多的女伴之一。

    他的怀里,也许昨晚刚抱过别的女人。

    哪怕他身上没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这也不能代表他洁身自好。

    尹沫的前半生受尽了打压和谩骂,从不期待自己能与众不同,可也不想变成他的芸芸众生。

    即便,贺琛与她而言是特别的。

    这时,公馆门前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贺琛一眨不眨地看着尹沫,暗红的嘴角不及他双目的赤红。

    就在尹沫以为他会回手打她的时候,一阵细微的震动声打破了凝滞的气氛。

    贺琛舔了下嘴角,拿出手机滑下接听,“说。”

    那端不知是谁,但尹沫明显察觉到贺琛的脸色缓和了几分。

    随即,贺琛便嗤笑道:“弟妹,够聪明的,这都能猜到是我?”

    是黎俏?

    贺琛不知不觉地松开了尹沫的手腕,拇指揩了下薄唇,动作随意又极具野性。

    尹沫别开脸,想走,但脚步千斤重。

    贺琛垂眸看了看指尖上的血迹,对着电话落下一句,“炎盟要是这么闲,我可以给他找点事做。”

    也不知道黎俏说了什么,贺琛撇嘴,“那系统我做的,你攻不破,少衍也会,想学让他教你。”

    下一秒,他直接挂了电话。

    而已经回到办公室的黎俏,放下手机便歪头看着身侧的商郁,笑着轻喃,“我倒是嘀咕了琛哥的技术。”

    难怪当初他能和商郁一起带领红客抵御外网黑客,确实有两把刷子。

    话音方落,落雨自门外敲门走来。

    黎俏和商郁同时抬眸,落雨立马颔首道:“夫人,追风让我跟您说一声,琛哥刚才去了公馆,把尹小姐接走了。”

    “刚刚?”

    落雨点头,“追风问需不需要他把尹小姐带回来。”

    黎俏眨了眨眼,侧目望着商郁,尔后抿唇轻笑,“不用。”

    “好的。”

    落雨一脸茫然地转身关上了门。

    她觉得追风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具体哪儿不对。

    门外,迎面走来的望月看到落雨一言难尽的表情,昂着下巴调侃,“又挨骂了?”

    落雨径直和他路过,没理会。

    望月碰了一鼻子灰,耸了耸肩,也上前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无一例外,他也是来帮追风传话的。

    然后,他也重复了落雨的老路,在门外被流云调侃是不是挨骂了。

    五分钟,三助手凑在一起,商量着要不要带追风去看看脑子。

    一件事他安排三个人帮忙转达,老大当时的脸色都阴沉的能滴墨了。

    办公室,黎俏捂着上半边脸,嘴角的笑容逐渐加深。

    商郁慵懒地叠着长腿,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有那么好笑?”

    黎俏清了清嗓子,眉眼明媚地弯唇,“我只是没想到,你说的话也不太准确。”

    “贺琛?”

    黎俏点头,攥住商郁的手指,淡声问道:“所以,他到底怎么想的?”

    “你很关心?”男人收紧手指,挑着浓眉不答反问。

    黎俏拉着他的手背亲了一下,“我不关心,单纯好奇,你给我分析分析?”

    商郁莫可奈何地叹息出声,深沉的目光多了些玩味和悠远,“大概是以为自己可以心如止水,结果还在栽了。”

    “真栽了?”黎俏觉得不太真实。

    她亲眼见过贺琛对女人有多放浪,当初多次问商郁,也是不想尹沫受其所害。

    如果连商郁都这样说,那就不得不重新审视贺琛和尹沫的关系了。

    “以后你会知道。”商郁抬了抬眼皮,对上黎俏清澈的小鹿眼,语意高深。

    黎俏扯唇扬了扬眉梢,“现在都不清不楚,还谈什么以后。”

    商郁薄唇微侧,神色耐人寻味,“他不敢。”

    一往情深的结果是遍体鳞伤。

    从那以后,贺琛再也不谈情不说爱。

    不是不喜欢,是不敢再碰和情爱相关的任何东西。

    商郁对贺琛的评价,让黎俏感到啼笑皆非,“不敢?那还把尹老二带走了。”

    “八成是她联系了贺琛,否则他不会去。”

    黎俏默了。

    虽然不能插手,但不妨碍她的好奇。

    黎俏从桌上拿起笔记本电脑,“贺琛会带她去哪儿?”

    商郁勾唇,深邃的目光噙着若有似无的微光,“赌场。”

    “那”

    话未落,商郁喉结滑动,粗粝的指腹不经意地钻进了她的衣角,“看来,最近让你休息太久了。”

    黎俏还在查找着贺琛的位置,冷不防腰眼一麻,顿时感觉到一丝危险。

    她伸手按住了男人的手腕,瞄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快中午了,该”

    ‘吃饭’两个字,被黎俏咽了回去。

    “嗯。”商郁眸色深暗地扬起薄唇,手指轻轻勾勒着她的腰线,“该什么?”

    黎俏合上电脑,往旁边挪了挪,“我下午还要和苏老四”

    男人烫热的掌心缓缓扣紧她的软腰,俯身而来,清冽的气息洒在她的耳畔,“有这么多精力好奇别人,不如做点别的事。”

    “不是,我”

    剩下的话,被男人封在了唇中。

    黎俏推了他两下,眼睫不断轻颤,这可是办公室,随时都可能有人过来。

    显然,商郁没给她太久的思考时间,抱起黎俏就朝着隔间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黎俏被男人压在身下,他很小心地避开了她的小腹,双手撑在她的身侧,吻得越来越凶。

    黎俏承认,和商郁的亲热,确实夺走了她所有思考的余地。

    休息室的窗帘被降下,一室昏黑,温度却持续走高。

    黎俏在他身下蜷缩,望着轻轻晃动的天花板,眼神越来越迷离。

    孕期的情事,不够尽兴。

    男人不敢用力,动作绵缓而温柔。

    但架不住温存的时间长。

    结束之后,黎俏直接睡着了,也确实没精力再去好奇别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