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万古帝婿〕〔黑石密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27章:不像商少衍的作风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浓郁的咖啡香流淌在四周,黎三沉腰坐下,“这次去多少人?”

    “不少。”黎俏没有细数,只是淡声安排道:“去了缅国,尹沫会跟着你,保护好她。”

    黎三端着黑咖啡喝了一口,咂舌回味着苦涩的浓香,“尹老二已经这么废物了?出行还得我保护,那她去干嘛?”

    黎俏漠然地看着窗外,“与其让她病急乱投医,不如跟在你身边帮帮忙。”

    尹沫昨天回了公馆,并且极其郑重地表示想要一同去缅国。

    黎俏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他父亲尹志宏本次也会随行。

    况且,七子苏老四的婚礼,再多险阻,他们也要克服。

    黎三睨着黎俏近乎没有表情的侧脸,舔着后槽牙,哂笑,“你什么时候能为自己多想想,瞧你那张脸,都瘦没了。”

    黎俏看着桌上的咖啡,最后还是忍住了没喝。

    她站起来,并低声叮嘱,“明早八点,别迟到。”

    黎三侧身望着她的背影,扬声说道:“遇到困难跟我说,别什么都憋在心里。”

    黎俏挥了挥手,转眼就消失在楼梯转角。

    黎三是家里最了解黎俏的人,总觉得她整个人的状态都沉甸甸的。

    像是被束了手脚,满身的沉重。

    当天下午,夏思妤如约来了南洋。

    她匆匆忙忙地赶到酒店,推门而入,看到里面的场景,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套房里人不少,黎俏也在,她站在对面的窗边,似乎在打电话。

    夏思妤放下手中的行李,敷衍似的朝着沈清野打招呼,然后就走到云厉的跟前,“没犯病吧?”

    云厉单手斜支着额角,抬眼瞅着她,无言以对。

    夏思妤也忽然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奇怪,不尴不尬地咳嗽了一声,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那个药,商陆说每隔四小时要喝一袋。”

    云厉俯身从桌上拿起矿泉水,拧开盖子递给夏思妤,昂了昂下巴,“多喝水,少说话。”

    这会儿,黎俏刚好结束和商郁的通话,她回过身,后背倚着窗台,“家里的事处理完了?”

    夏思妤喝水的动作一顿,目光微微闪烁,“处理完了,其实什么事都没有,我爸就是闲的,非让我回去陪他打高尔夫。”

    顺便给她介绍几个青年才俊。

    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的,往常她爹都是直言不讳,这次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学会曲线救国了。

    黎俏见夏思妤闪烁其词,弯了弯唇,便打住了这个话题。

    七子在南洋聚齐了四个,尹沫和夏思妤正面相见,两人免不了又是一番长谈和叙旧。

    明天就要出发,但黎俏似乎很忙,她的手机时不时响起,连聊天也只能一心二用地回应着。

    晚上六点,众人移步到楼下的包厢聚餐。

    云厉在走廊接了通电话,折返的途中碰见了黎俏。

    他站定,神色温和地笑问,“商少衍什么时候到?”

    黎俏从屏幕抬起头,漆黑的眼里没有一丝波澜,“他有事,不来了。”

    “不来了?”云厉微诧地挑起眉梢,难掩惊讶。

    这可不像商少衍的作风。

    往常不管多忙,就算分身乏术他也会想办法过来。

    黎俏没做过多的解释,两人回到包厢,便安排服务员上菜。

    商郁因故缺席,虽然无人多嘴,但每个人都嗅出了异常。

    聚餐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微妙。

    饭后,黎俏带着落雨准备打道回府。

    夏思妤在沈清野的建议下,也决定留宿在皇家酒店,明早一道去机场。

    送走了黎俏,几个人面面相觑,随后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尹沫。

    “尹老二,你一直和俏俏在一起,她怎么了,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夏思妤面露忧色,她认识黎俏这么久,这种状态是第二次出现。

    上一次,是萧叶辉去世。

    尹沫抿着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最近几天我没在公馆,和落雨打听了几句,但她说一切正常,什么事都没有。”

    “这就奇怪了。”沈清野一副深思的表情低声道:“我怎么感觉小七崽很累的样子,她到底在忙什么?”

    这个问题,无人知晓。

    楼下,黎俏低着头慢慢往前踱步。

    落雨跟在她身边,仗着身高优势偷偷打量她的侧脸。

    走到大堂,落雨才发觉外面下雪了。

    她下意识放轻嗓音,生怕惊到黎俏似的,“夫人,外面冷,你在这儿等我,我先去热车。”

    “不用,走吧。”黎俏清清淡淡地婉拒了她的提议,并补充,“少衍来了。”

    “没有吧?”落雨掏出手机,并没看到任何提示,“流云说老大傍晚临时发起了会议,估计一时半会开不完。”

    黎俏微微勾唇,一言不发地往大堂旋转门走去。

    他临时发起的会议,只是为了让她安心聚会。

    现在聚会结束了,他会来接她。

    商郁啊

    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给她自由的空间。

    黎俏所言非虚,落雨跟着她走出大堂,目光逡巡着四周,果然在台阶下方看到了一辆熟悉的黑色商务车。

    车顶已经落了层薄薄的积雪,显然停了有一段时间了。

    下雪和圣诞节总是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酒店正前方,挂满了琉璃彩灯的圣诞树,将地面的积雪映成了绚丽的颜色。

    黎俏望着商务车,笑意浅浅。

    车门打开,一顶黑绸伞率先入目,紧接着男人颀长伟岸的身影撑着伞踏雪而来。

    黎俏站在原地,等着他逐步靠近。

    伞下,光线微暗,黎俏仰头和商郁对视,“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男人目光深邃,平静而悠远,温厚的声线夹着淡淡的薄笑,“回家?”

    黎俏勾着他的掌心,不露声色地瞥了眼商务车上的积雪,“嗯,回吧,没吃饱,你再陪我吃点?”

    “好,陪你。”商郁揽着她的肩膀拾级而下,行为举止透着自然,看不出任何异常。

    落雨顶着鹅毛大雪跟上他们的脚步,感觉自己很多余。

    果然,最了解老大的还是夫人。

    第二天,早八点,南洋国际机场启动了fa312航线直飞缅国的指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