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29章: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黎三瞥他一眼,随即朝着舱门昂首:“先下飞机。”

    最后,戴着假发和墨镜的尹沫,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七崽嘴肿了。”

    众人陆续投来视线,各个面色恍然。

    看来真不是吵架,可能是‘斗嘴’了。

    停机坪。

    黎俏刚走下旋梯,就接到了苏墨时的电话,“真不用我去接你们?”

    “不用。”黎俏抬眼看向正前方的车队,淡声道:“有人来接。”

    苏墨时长舒一口气,“行吧,那等你安顿好我再过去。”

    挂了电话,等候在车队旁边的卫昂也已经走了过来,“大少爷,少夫人。家主在别院,咱们现在过去?”

    商郁应声,眸里无波无澜。

    卫昂一时发怔,被男人冷峻的神态冻得打了个哆嗦。

    大少爷好冷漠。

    不多时,众人上车,驶出海关之际,检查环节直接省了。

    后车的几人以为是丹斯里的身份发挥了作用。

    但黎俏心知肚明,这里的畅通无阻源自于商纵海。

    缅国,黎俏同样阔别了三年之久。

    再次归来,心境没有丝毫变化。

    街头的风貌和民风习俗看起来和三年前没什么区别。

    唯独陪在她身边的人,不再是缅国的伙伴。

    从内比机场到达别院,刚好四十分钟。

    黎俏下车才发现,车队其他的车辆并未跟进来,连流云和落雨都不知去向。

    卫昂单手拉着后座车门,低声解释:“先生给大家定了酒店,别院的位置不宜让太多人知道。”

    黎俏了然地点头,不置可否。

    刚才车子驶入大门,上方装有门楣,而且雕刻有繁复的纹路。

    那种纹路她见过,和英帝爵位的勋章一个道理,用来区分授封的等级头衔。

    这座别院,是属于某位敦亲王的。

    缅国最高级别的荣誉等级头衔,其次才是丹斯里。

    吴叔的头衔,便是吴律敦亲王。

    此时,黎俏和商郁并肩走在卫昂的身后,别院正前方是一座嵌有拱门的灰墙。

    门内还有影壁,整体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于缅国,甚至带着些古韵的厚重。

    穿过影壁便是二层主屋,左手边有一片竹林,右侧是一座凉亭。

    “这一路,可还顺利?”

    温和的询问从左侧传来,黎俏和商郁顿步,就看到商纵海穿着浅灰色的休闲唐装从竹林里走了出来。

    “爸。”黎俏和商郁齐声唤人,她又回了句很顺利。

    商纵海手里抓着一撮杂草,镜片后的眸子落在他们二人身上,几秒的时间,他将杂草丢到垃圾桶,接过卫昂递来的毛巾,边擦手边笑道:“看样子,似乎不太顺利。”

    黎俏抿唇没说话,商郁则牵着她的手径直朝着凉亭走去,“您看错了。”

    商纵海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上的草屑,不露声色地看了眼卫昂,后者丈二和尚般摇了摇头。

    反正他也不知道家主想问什么,摇头应该不会错。

    商纵海将毛巾丢到他怀里,尔后也抬脚走向了对面。

    三人入座,微风吹进凉亭,夹带着竹林的沙沙声。

    商纵海端起桌上的凉茶,翻开倒扣的杯子,倒好茶就推到了商郁的面前,“缅国特供凉茶,去火降躁,尝尝。”

    男人抬起眼皮,直视着商纵海含笑的脸颊,没说话,也没端茶。

    很快,卫昂端着托盘走来,上面放着水果和清茶。

    商纵海对着黎俏的方向昂首示意,“丫头,吃点水果。”

    黎俏低眸道谢,还没伸手,商郁就率先叉起一块番石榴递到了她的嘴边。

    商纵海老神在在地看着,精锐的目光透出一抹高深。

    短短几分钟,商纵海喝了半杯茶,随着手机传来消息,他点开看了看,“卫昂,你送少衍去一趟老吴家。”

    老吴

    黎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吴叔。

    人人口中敬畏的吴律亲王,在商纵海的口中变成了老吴?

    卫昂应声领命,商郁则浓眉泛起皱痕,“去做什么?”

    “取点东西。”商纵海回复了消息,随即抬眸,“他对你评价不错,你既然来了,顺便去打个照面,他也算是你的长辈。”

    商郁深深看了眼商纵海,起身时摸了下黎俏的脑袋,“等我回来。”

    黎俏浅笑着点头,望着他步伐凌厉地身影,眸中隐现波澜。

    这时,商纵海侧目投来视线,神态愈发显出长者的温厚和宽容,“丫头,说说吧,你和少衍怎么回事?”

    黎俏偏头,和商纵海对视一瞬,垂眸轻叹,“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

    在商纵海面前,她和商郁隐有隔阂的状态几乎无所遁形。

    商纵海短促地笑了一声,呷了口茶,耐人寻味地笑道:“是你们太小心翼翼了。”

    黎俏抿唇,之前的笑颜也被一抹怅惋所取代。

    “或者说”商纵海放下茶杯,一颗一颗地拨弄着佛珠,“如履薄冰。”

    这个词,戳中了黎俏的心事。

    她耷拉着眼角,默了半晌,才低低淡淡的问道:“爸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句略带哽咽的低喃,暴露了黎俏的无力和无助。

    商纵海敛去笑意,灼灼地打量着黎俏。

    他遇见这个丫头开始,从没见过她有如此疲乏的一面。

    即便慕家往事,也没能勾起她太多的情绪共鸣。

    商纵海看着黎俏渐红的眼尾,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丫头,跟爸进来。”

    黎俏嗓尖发堵,起身低着头跟上了他的脚步。

    主宅书房,墨香四溢。

    安静清幽的环境以及信赖的长辈面前,很容易让人卸下心防。

    商纵海一边研磨一边出声,“是因为少衍的病?”

    黎俏抬起头,牵强地弯唇,“您知道?”

    “你啊。”商纵海摇头失笑,“除了少衍的病,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你束手无策了。这里没有外人,想说什么,随便说。”

    黎俏很轻易就能从商纵海的眼中看到他的关心和宽厚,无法对外言说的事情,就这么脱口而出。

    五分钟的时间,商纵海细心的聆听,他没打扰,目光始终温和如初。

    黎俏说完,眼底泛起了一丝挣扎,她蜷起指尖,哑声道:“爸,您说我该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