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32章:平手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不知是发泄过后心境更加开阔,还是黎俏有所改变,最近在她脸上徘徊的沉重情绪似乎烟消云散了。

    商郁呼吸微凝,俯身想抱她,又克制着行动。

    因为他身上有汗,连衬衫也被打湿了。

    黎俏和男人四目相对,似乎读懂了他的意图,微微笑着向前一步,张开手臂抱住了他的腰,“站不住了?”

    她的主动,似乎给了商郁莫大的鼓励。

    男人弯着身躯抱住了她,颈边的薄汗蹭到了黎俏的腮边,阖眸勾起唇角,“嗯,抱紧我。”

    黎俏从善如流地收紧了手臂,柔软的掌心在他脊背上轻轻摩挲,再次问了一句,“你赢了?”

    “算不上,平手而已。”

    商郁目光温柔,但长时间的打斗还是让他有些筋疲力竭。

    男人不忍将重量都压在黎俏的身上,短短地抱了一会,便牵着她,步伐缓慢地走向了拳房里侧的休息区。

    还好,固定在地板上的椅子没被他们毁掉。

    黎俏二人刚坐下,拳房门外呼啦啦又冲进来一群人。

    放眼望去,全是熟人。

    黎三和云厉走在正前方,看到拳房里的场面,各个表情一言难尽。

    他们被安排下榻的酒店,恰好就是贝尔德总督府度假酒店。

    这时,黎三迈步上前,煞有介事地挑眉戏谑,“你俩这是反目成仇了?”

    坐在地板上缓神的贺琛,幽幽抬起头,他没说话,目光却落在人群中的尹沫身上。

    黎三走到贺琛的面前,弯腰伸出手,也不偏不倚地挡住了他的视线,“刚才就听说你们在拳馆打架,我还以为是谣传。”

    贺琛借着黎三的手劲儿从地上一跃而起,可能是扯痛了伤势,他嘶了一声,“特意过来看热闹的?”

    黎三双手环胸,睨着贺琛俊美轻佻的脸颊,余光又瞥着商郁的方向,“主要是想看看你俩谁胜谁负。”

    沈清野自以为小声地咕哝道:“琛哥都坐地上了,我估计他被衍爷打趴了。”

    夏思妤顺势接话:“有可能。”

    唯独尹沫,仔细观察贺琛毫无伤痕的脸颊,又隐晦地扫过他敞开的衬衫前襟,蜜色胸膛肌理分明,同样没有伤痕。

    尹沫说:“未必,琛哥没受伤。”

    闻此,沈清野在她肩膀轻轻锤了一拳,“尹老二你别乌鸦嘴,我刚在门外押注衍爷一百万,衍爷必须赢。”

    而良久不语的云厉,很快就看出了端倪。

    他倚着门框,声音不大不小地说道:“他的伤,都在腿上。”

    虽然商郁袒露出来的胸膛挂了明显的淤痕,可满身遒劲的气势一点不少。

    反观贺琛,看似无碍,但西裤包裹下的那双长腿,一直在打颤,站都站不稳。

    非要论输赢,衍爷略胜一筹。

    到底是真兄弟,彼此的脸上无伤,一拳一脚估计都打在了看不见的地方。

    不多时,黎俏和商郁率先离开了拳馆。

    卫昂晕晕乎乎地跟在他们身后,期间还不忘向商纵海汇报战况。

    也不知道对方问了什么,卫昂吸了吸通红的鼻子,声音发闷地说道:“大少爷和琛哥没见血,我见血了。”

    他的鼻子被沙袋拍出血了。

    黎俏让落雨在酒店开了间套房,陪着商郁脚步缓慢地走进了电梯。

    还留在拳馆的沈清野等人,不禁面面相觑。

    到底谁输谁赢啊?

    他们每个人都下注了,全都押衍爷获胜。

    黎三上前拍了下贺琛的肩膀,“还能走?”

    贺琛耸了耸肩,平复了呼吸便一步一晃地往门口走去。

    转眼,他和尹沫错身而过,脚步缓了缓,目视前方,略显倨傲地发问,“你押谁赢?”

    尹沫看着他轮廓优越的侧脸,目光微闪,却直言不讳,“衍爷。”

    贺琛迈着颤抖的双腿,大步流星地走了。

    空气中无比清晰地飘来了一个字:操!

    他和少衍,不分伯仲。

    并且为了让他彻底发泄,贺琛并没有手下留情。

    但不论是肌肉的爆发力还是出拳的速度,少衍确实更快。

    第一间拳房里的沙袋,就是商郁打碎的。

    贺琛有点憋闷,这厮心性不稳还能和他打成平手,要是最佳状态

    拳馆门外,心腹阿勇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琛哥,是不是平手?”

    贺琛瞥他一眼,“挺有眼光啊。”

    阿勇立马搓了搓手,喜不自胜,“那您等我两分钟,我去收赌金。”

    贺琛眯眸,掐着腰缓了口气,慢条斯理地重复,“赌、金?”

    “您不知道,刚才所有人都赌黑衬衫就是衍爷获胜,只有我下注平手。”阿勇憨憨地咧嘴,“我就知道衍爷肯定会手下留情。”

    cn!

    河谷长廊,贺琛靠着栏杆低头抽烟。

    他双腿乏力,懒懒地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您和黎俏聊过了?”

    商纵海惬意地喝着茶,温声道:“聊过了。你怎么样,听说你们打了平手?”

    贺琛抿了一大口烟,“老爷子,您这语气是幸灾乐祸还是觉得我应该输?”

    商纵海朗声笑道:“我以为,你会赢。看来少衍就算有心事,也不会犯太低级的错误。”

    “行了行了。”贺琛嫌弃地皱眉,“您儿子什么德行您还不清楚?当着我的面夸他,这是厚此薄彼。”

    商纵海老神在在地呷了口茶,“知道你辛苦,等丫头和少衍谈完心,你也来别院一趟。”

    贺琛短暂沉默,望着长廊入口徐徐走来的身影,举着手机漫不经心地道:“我有事,不去了。您趁早让卫昂给我送点药来,不然您干儿子就要成残废了。”

    结束通话后,贺琛将手机塞进了裤袋,低垂着眼睑继续抽烟。

    一道浅浅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贺琛置若罔闻,但薄唇边却泛起悠扬的弧度。

    然后,对方从他面前走过,没有任何要停留的意思。

    贺琛瞬时夹紧了手里的香烟,拉长的语调透着几分危险,“站住——”

    脚步停了下来,是尹沫。

    她侧身回眸,睨着贺琛头也不抬的姿势,语气淡淡地问道:“你还好吗?”

    贺琛弹掉手里的烟头,慢动作似的抬起俊脸,“看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