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44章:和你爸一样,属狐狸的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虽说来过,但黎俏没进去过。

    吴叔当年有意将她和敏敏带进门,但对方只见吴叔。

    后来她就和敏敏去缅因河钓鱼去了。

    黎俏从回忆中醒神,没注意到商郁含笑的眉眼,“看样子,爸和六大家的人认识。”

    仰山御府,平时无人居住。

    据说只有六大家重要会议的时候,才会开放御府的通车闸口。

    黎俏敏锐地观察着四周,人烟稀少,但空气中又蔓延着肃穆之感。

    暗处,有人。

    不多时,他们来到第一栋御府门前,颇具年代感的别墅,外墙掉了色,窗框边还残留着雨水冲刷的痕迹。

    路边,两辆车吸引了黎俏的注意,其中一辆,是吴叔的座驾。

    而上方的御府平台,似乎还停着一架直升机。

    行至御府门口,卫昂率先拉开别墅的双扇大门,“大少爷,少夫人,家主在里面。”

    黎俏不自觉地拉住商郁的手,两人并肩踏上台阶,玄关大厅,一阵清幽的檀香味扑鼻而来。

    身后的大门随之紧闭,黎俏还在观察房内布局,商郁已然牵着她熟门熟路地走向了客厅。

    正中间,三面环绕摆放着黄花梨木太师椅,所有家具入目皆是黄花梨。

    三人在座,太师椅上首,是商纵海。

    左侧是吴叔,右手边的老者黎俏不认识,但对方身穿灰色长袍,年纪和商纵海不相上下,慈眉善目,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

    商纵海端着盖碗杯,温和地点了点头,“你们两个过来坐,老檀,这丫头就是黎俏。”

    这时,被商纵海成为老檀的长者,目光波动,瞬也不瞬地看着黎俏,“她就是傲凡的孩子?”

    吴叔顺势接话,“檀老,前几年我带她来过,当时您不见。”

    老檀抿唇,似有不悦地看着吴律,“你怎么不说她是傲凡的孩子?”

    吴律低了低头,神色有些拘谨,“傲贤担心节外生枝,所以”

    老檀哼了一声,转首看向黎俏,眉眼明显温和了几分,“孩子,你过来。”

    黎俏微笑着走到他面前,礼貌地颔首,“檀伯。”

    老檀名唤檀宗,缅国檀家家主。

    檀宗端详着黎俏,稍顷,兀自点头,“好啊,真好,要不是老商,我可就看不到傲凡的后人了。”

    商纵海捻着佛珠,眼神看着檀宗,“别光说好,这次我叫你过来,是有事让你帮忙。”

    让你帮忙,而非请你帮忙

    这边,檀宗示意黎俏坐下,尔后望着商郁,眉眼温和,“少衍,你爸每次见我都这么不客气,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讨点好处?”

    商郁勾起薄唇,垂眸开口,嗓音缠着笑,“檀伯想讨什么,尽管开口。”

    “呵。”檀宗轻笑,隔空点了点商郁,“净说好听话,你和你爸一个德行,都属狐狸的。”

    黎俏茫然地望了望天花板,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上一任缅国最高领袖,好像也姓檀。

    对方在任期间,檀是国姓。

    但并非檀宗,就不知道檀姓领袖和檀宗有没有关系了。

    这时,檀宗敛去笑意,端起茶杯掀开杯盖,“老商,需要我做什么,你说。”

    商纵海呷了口茶,老神在在地说道:“也不算什么大事,萧弘道人在缅国,该怎么做你知道。”

    “萧弘道?”檀宗目光一凝,“那老东西还活着?”

    商纵海抬眸睐着他,随即语出惊人,“你大哥当年引咎退位,不就是因为军部地图出错炸伤了公爵儿子?内阁府现在柏家一党独大,所谓领袖也不过是个听话的傀儡。你檀家在政界的地位日渐式微,再不出手,别说仰山御府这片风水宝地,恐怕六大家都难以为继。”

    檀宗眯着眸,手指捏紧了茶杯。

    良久,他眸光锐利地看向商纵海,“商老头,你怎么对缅国内部机密这么了解?”

    “知己知彼而已。”商纵海垂眸,挡住了眼底的深意,“柏家不除,你檀家就是下一个慕家。”

    檀宗若有所思,好半晌才摇头失笑,“老商啊,你可真是不侮辱你老狐狸的称号。你哪是想铲掉柏家,分明是要断了萧弘道引以为傲的命脉。”

    商纵海神情自若地点头,“舒坦日子过久了,总想着改变改变,你说呢。”

    檀宗叹了口气,“我还以为萧弘道早就西去了,他那双腿当年差点被你废了,难不成治好了?”

    黎俏咽了咽嗓子,余光觑着商纵海,原来萧弘道会坐轮椅,是拜他所赐。

    “治好哪有那么容易。”商纵海靠着太师椅,臂弯搭着弧形扶手,“这事就交给你们六大家了,其他的我不管,但柏家动了不该动的念头,就得承担后果。”

    黎俏并未深想商纵海的这句话,只当是缅国的世族之争。

    晚饭过后,黎俏和商郁率先离开仰山御府。

    上了车,她便拿出了静音的手机翻看消息,转瞬,眼底暗涌浮动。

    夏思妤和落雨不见了。

    御府客厅,酒香四溢,檀宗和商纵海还在小酌。

    檀宗看着窗外远去的车灯,捏着酒杯示意,“六大家属于傲凡的那一份,早就被瓜分了,你让那孩子来见我,是想给她铺路还是拿回属于傲凡的东西?”

    “她不缺那点资源。”商纵海眼里充斥着精芒,“老一辈的过节,没道理交给孩子们承担。小一辈的打打闹闹,也理应让他们自己去分个胜负。”

    檀宗了然,“你这是准备和萧弘道在缅国分庭抗礼?”

    “分庭抗礼有什么意思。”商纵海惬意地抿着浓香的白酒,“应该是胜者王,败者寇。”

    闻此,檀宗不免摇头,“想当年你们两家师承一脉,到头来反而老死不相往来。老商,柏家我可以处理,但你也别大意,萧弘道的手段可比你阴险的多。”

    商纵海放下酒杯,玩味地挑眉,“这句夸奖我收下了。”

    “哈哈哈”檀宗指着他放声大笑,“你这个老狐狸,我倒是差点忘了,中医药王那都是外人给你美化的称呼,毒医至尊才是真正的你。我猜萧弘道那双腿,就是被你毒的,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