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53章:我最近好像水逆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病房内,蔓延着无声的低气压。

    床边,云厉端坐在椅子上,目光始终落在夏思妤的身上,一瞬不瞬。

    平时他们之间的交流,大多是夏思妤起主导地位。

    她挑起话头,他顺势而为。

    而此时,经常在他耳边唠叨的人深陷昏迷,过于安静的气氛令人无所适从。

    人啊,最怕潜移默化中形成了习惯。

    云厉单手撑着额头,睨着夏思妤的脸颊,低声叹道:“你啊,真傻。”

    回应他的,只有机器的滴答声。

    这一夜,云厉彻夜未眠,守在床边静待夏思妤醒来。

    第二天,南洋黎家。

    席萝刚吃完早饭,就在门外撞见了宗悦。

    两人四目相对,解释一怔。

    “席、席总?”宗悦诧异地看着席萝,“您来找俏俏吗?”

    席萝摸了摸鼻梁,“没有,我最近在这儿借住,别那么客气,叫我萝姐就行。”

    宗悦挠头,“您在这儿借住?”

    “说来话长。”席萝迈步走下台阶,脚步又顿了一下,“你今天过来有事?”

    宗悦一头雾水,却还是如实作答,“啊,我刚从雁城回来,给爸妈送点东西。”

    闻此,席萝才注意到她手里的礼盒,“你请假这几天,去雁城玩了?”

    黎俏这大嫂,心挺大啊?!

    宗悦担心席萝误会,连忙摇头,“不是,我爱人黎君受伤了,我一直在雁城照顾他,今天才回来。”

    “哦。”席萝淡淡地应声,目光闪了闪,一副善解人意好老板的模样,笑眯眯地道:“既然这样,那你也别去公司了,反正最近没什么业务,你把黎君接到这儿来休养吧,人多,热闹。”

    宗悦目光呆滞地望着席萝远走的身影,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再次抬头看了眼熟悉的宅院,是黎家没错啊。

    宗悦糊里糊涂地走进客厅,陪着段淑媛聊了几句家长,这才试探地问道:“妈,席总出什么事了吗?”

    “席总?”段淑媛想了想,“你说小席啊?”

    宗悦点点头,“我刚在门外碰见她了,她说在咱家借住?”

    段淑媛笑着说对,三言两语就说出了大致的原因。

    宗悦茫然地看着段淑媛,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她记得去年华中地区女企业家的排行榜上,irana一骑绝尘位居榜首来着。

    资产净值好几十亿,竟然遇到困难了?

    “小悦,你刚才说阿君怎么了?”段淑媛喝了口花茶,这才想起来询问黎君的情况。

    宗悦回过神,抿唇道:“他陪我去滑雪,腰部拉伤,最近能下地了,不过还需要卧床休息一段时间才行。”

    “腰受伤了?”段淑媛眨了眨眼,“严重吗?”

    “还好,万幸没伤到骨头。”

    段淑媛松了口气,思索了几秒,便建议道:“反正马上元旦了,你们俩不如回家来住,家里人多,照顾他也方便。正好你爸认识中医推拿的医生,给他按摩按摩说不定就好了。”

    宗悦略显犹豫,段淑媛直接一锤定音,“就这么定吧,我现在让管家派车去接他。”

    最后,宗悦拗不过段淑媛的坚持,只好陪着管家一同折回了景湾别墅。

    黎君的腰伤虽不严重,但常年久坐,落下了腰肌劳损的毛病。

    这次病来如山倒,哪怕休养了几天,可是走路依然会略感不适。

    书房,他看着宗悦,眉心不禁皱了起来,“在家也能养伤,何必去老宅。”

    宗悦咬着嘴,“妈让的,你要是不去,自己打电话跟她说。”

    黎君放下手中的钢笔,招手道:“过来。”

    宗悦慢步挪到他跟前,看着满桌子的文件,撇了下嘴,“刚回来就办公,马上元旦了,还这么忙?”

    “随便处理点琐事。”黎君拉着她的手拽到身边,仰头睨着宗悦,“你想去老宅?”

    宗悦下意识想说听你的,但话到嘴边,她又改了口,“嗯,快新年了,回去热闹热闹也不错。”

    宗悦几乎没有在黎君面前直白地表达过自己的意愿。

    这次,她忽然就想尝试一下,如果她坚持,黎君会不会妥协。

    面前的老干部没有犹豫太久,单手扶着后腰顺势点头,“听你的,那就回吧。”

    “真的?”宗悦压根没报什么希望,心里都已经做好了他会反对的打算。

    黎君揉着她的手指,轮廓挂满柔和,“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宗悦喉咙发痒,说了句“我去收拾东西”就匆匆跑出了书房,生怕他会反悔似的。

    黎君在她身后摇头失笑,似乎对这样相濡以沫的婚姻生活愈发食髓知味。

    距离苏墨时的大婚还有一天,夏思妤不负众望地醒了过来。

    这天上午九点半,她费力地睁开眼,昏迷的时间太久,让她的视线有些模糊。

    夏思妤哼唧了一声,耳畔幽幽传来一道声音,“醒了?”

    对方嗓音微哑,紧接着就俯身而来,居高临下地身影遮住了眼前刺目的阳光。

    夏思妤动了动嘴,委屈巴巴地咕哝,“疼啊”

    云厉抿唇,如释重负地叹息道:“还知道疼,看来没伤到脑子。”

    夏思妤的意识逐渐清醒,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眼睛眯成一条缝,偷觑着云厉。

    正在给她倒水的男人,捕捉到她的眼神,疲倦的眉眼浮现一丝笑意,“又不认识我了?”

    夏思妤翻了个白眼,语速缓慢地反驳,“我脑子没受伤”

    云厉蓦地捏紧了水杯,沉默少许,“夏思妤,智障都比你聪明。”

    “我”

    话未落,黎俏推门而入。

    夏思妤惨白着脸,一看到黎俏,立马瘪嘴,“俏俏,给我报仇,那帮孙子唔。”

    一根吸管被云厉塞进了她的嘴里。

    夏思妤没什么力气,含着吸管喝了口水,眼神却噙满控诉盯着云厉。

    他一定是在借机报复她!

    这时,黎俏将手里的果篮交给云厉,鲜花却放在了对面的茶几上,“感觉怎么样?”

    夏思妤动了动手指,望着天花板,喃喃道:“我感觉最近好像水逆”

    黎俏、云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