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云若月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85章:有病就吃药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贺琛看着商郁的动作,眼神中也噙满了忧色,“少衍”

    商郁强行撞开贺琛的肩膀,阔步走到直升机的舱门附近,只一道眼神就骇得卫昂浑身僵硬。

    这一刻的商郁,和每次发病都不一样。

    他漠视所有人,甚至漠视所有的生命。

    当商郁不再克制体内的情绪,双眸黑沉浓稠,不带一丝人类的感情。

    在男人的逼视下,卫昂抖着腿从驾驶舱跳下来,两人距离很近,他甚至能清晰感受到濒死前的那种窒息感。

    商郁拉着舱门,迈开长腿瞬时钻进了机舱。

    舱门关闭的前一刻,商纵海徐步而来,他看了眼后座不明所以的老乔治,尔后抬手阻止了商郁关门的动作。

    商纵海单手挡门,另一手轻轻拂过男人的脖颈,“少衍,好好睡一觉,一切等睡醒再说。”

    这样的商郁,断然不能让他贸然驾飞离开。

    男人双目赤红,捏着手柄坐在舱门内和商纵海四目相对,“您要拦我?”

    商纵海沉默不语,目光落在他狰狞跳动的太阳穴上,俨然在用他强大的意志力和药效对抗。

    足足半分钟,商郁才渐渐失去了意识。

    商纵海眉心舒展,侧目吩咐左轩,“带他回别院,没我的允许,不准放他出来。”

    左轩面色凝重地颔首,心里却在犯嘀咕,等堂主醒了,他有几分把握能拦住他?

    偏偏,再生变故。

    枪声自黑暗处响起,令所有人始料未及。

    一辆重型越野车从路边突然驶出,子弹从后窗不停射出,但并未伤人,反而意在逼退众人。

    左轩和卫昂第一时间将商纵海护在身后,左棠则冲到直升机旁准备关上舱门。

    但对方的枪法很霸道,在左棠伸手的瞬间,子弹直接擦过了她的手背,留下一道明显的血痕。

    越野车一个漂移直接撞到了直升机的尾部,副驾驶门开,一道身影猫着腰窜到驾驶舱,拉起商郁的胳膊架在肩上,在子弹的掩护下,将男人送进了后座。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对方持续不断的射击形成了最好的屏障。

    此时,宗湛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把枪,对着越野车的车轮就要扣下扳机。

    但,两只手同时覆在了他的手背上,分别来自贺琛和商纵海。

    宗湛气势凛凛,俊脸紧绷地眯眸,“认识?”

    贺琛眯眸看着那辆车的车牌号,舔了舔后槽牙,望着商纵海若有所思地问道:“老爷子,您也认识白炎?”

    他阻拦宗湛开枪,是因为认出了车牌号。

    而副驾驶窜下来架走了少衍的人,是白炎和黎俏的心腹,白小牛。

    但,商纵海突兀地按住宗湛,就显得有些离奇了。

    面对贺琛的询问,商纵海举止从容地收回手,高深莫测地望着前方,“他可不姓白。”

    贺琛陡地眯眸,愈发觉得商氏这老爷子深不可测了。

    越野车后座,白炎把枪丢在地板上,侧目瞥了眼身侧双眸紧闭的男人,“商少衍,你要是真被你爹暗算了,老子第一个瞧不起你。”

    “吧嗒”一声,打火机亮起微光,白炎再度扭头,就看到商郁嘴里含着烟,碎发遮住他的眉眼,“欧堪路出口,停车。”

    白炎挑了下眉梢,很轻易就能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他脖颈边的针孔,“镇静剂还是麻醉药?”

    商郁闭着眼,大口大口地抽烟,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漠显而易见。

    白炎顶了顶腮帮,嗤笑着从裤袋里掏出两个药瓶,“有病就吃药。”

    男人缓缓掀开眼帘,睇着墨黑的窗外,冷声低语,“停车。”

    司机是白小虎。

    他看向后视镜,本不想理会,可身体并不受大脑控制,不自觉地就踩下了刹车。

    包括白小牛在内,也是头回发现有关南洋商少衍的传闻并非杜撰。

    白炎察觉到车速降了下来,不悦地踹了脚前排椅背,“干他妈啥呢?”

    白小虎本想提速,却在与商郁目光交汇之际,下意识就将刹车踩到底,并打开了车锁。

    车身剧烈摇晃了两下,白炎都气笑了。

    他刚要说话,后座车门被人豁地拉开。

    对方一身墨黑的训练装,头顶带着鸭舌帽,看不清面孔,嗓音却无比尊敬:“见过会主。”

    商郁迈开长腿下了车,许是镇静剂还在发挥药效,他身形轻微晃动,语气却格外镇定幽冷,“出发。”

    “商少衍,黎俏让你”白炎在后座低呼一声,可话还在嘴边,车门就被人用力甩上。

    白炎低咒一声,看着皮椅上的两个小药瓶,撇嘴道:“商少衍的人都他妈跟他一个死德行。”

    别以为他没看见刚才甩上车门的是那个黑衣人。

    前排白小牛和白小虎动作一致地看着窗外,眼见商少衍从黑衣人手里接过了什么东西,还没反应过来,四枚子弹不偏不倚地打爆了他们的车胎。

    牛虎二人瑟瑟发抖:“”

    白炎磨了磨牙,降下车窗怒骂,“商少衍,你他妈恩将仇报?”

    男人背身立在车外三米的地方,把手枪丢回给身畔的属下,语气淡漠如水,“碍事。”

    他不允许任何人阻止他接下来的行动。

    一辆商务车在白炎的凝视下,渐行渐远。

    他摸着下巴,低喃道:“商少衍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镇静剂的作用下,还能这么快的醒过来,是不是人?

    另一边,军备区平房。

    老乔治站在商纵海的身边,安静地等待着什么。

    贺琛三兄弟伫在不远处,无声地抽着烟。

    不多时,平房门口传来动静,几人循声看去,就见玛格丽被人打横抱了出来。

    她的状态很糟糕,脸颊过于红润,呼吸也透着急促,嘴里还时不时梦呓着什么。

    在场大部分都是男人,看到这种情形便心下了然。

    八成是服用了某种催.情.药,而且她的脖颈处还挂着某些令人浮想联翩的吻痕。

    不少人都不忍多看,好端端的一个公主,就这么被糟蹋了,也是怪可惜的。

    老乔治一脸严肃地凝着前方,直到一行人走出平房,旁侧灯光的照耀下,他表情明显一怔,“威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