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94章:她的世界只剩下商郁一人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南半球某海岛。

    仲夏夜,温热的海风卷着浪花冲刷着沙滩。

    黎俏睡了一整天,这会儿正抱膝坐在海岸独栋别墅的飘窗上发呆。

    她被关起来了,算不上囚禁,但和与世隔绝没什么区别。

    这座海岛位于南半球,黎俏没涉足过,她甚至怀疑地图上都未必能找到海岛准确的地理位置。

    岛上面积不大不小,四面环海,景色别致,颇有几分文溪岛的味道。

    但,这座海岛除了她和商郁,就只有保镖和厨娘。

    四助手不见踪影,左家兄妹也没有跟来。

    黎俏的世界里,只剩下商郁一人。

    一声叹息从她结痂的唇角流淌而出,淡淡静静的眉眼却毫无波澜。

    稳健的脚步声从卧房外传来,打破了室内静谧的昏沉。

    窗外摇曳的树影骤然被灯光打碎,黎俏眯了下眸,看向打开灯的男人。

    距离不远,他依旧修长伟岸,一成不变的黑衬衫和黑西裤,俊朗清绝,唯独那双眼透着比以往更加冷漠的暗色。

    当然,男人视线对焦到黎俏的脸上,转瞬就变得温情脉脉,他迈开长腿走来,俯身在她头顶吻了吻,“叹什么气?”

    黎俏一动不动,目光落在商郁领口上方的喉结处,“忙完了?”

    一整天没怎么说话,她的嗓音有些喑哑。

    商郁勾起薄唇,顺势坐在飘窗上,捞起黎俏将她放在腿上,干燥的掌心轻轻握住了她的脚,“嗯。”

    飘窗明明铺着软垫,可她的脚很凉。

    黎俏顺从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不吵不闹,安静又恬然。

    男人后背倚着墙,透过玻璃的倒影能清晰地捕捉到黎俏所有的表情。

    哪怕极其细微的变化,也逃不过他的双眸。

    可惜,黎俏那张恬淡的脸颊,自始至终神不改色。

    只是没一会儿,她就困倦地闭上了眼,靠着男人的肩膀陷入了浅眠。

    商郁不自禁地轻拍着她的后背,深邃的视线落在她脸上,似乎百看不厌。

    这样,很好。

    日子一天天走过,转眼过了七八天,已是月中旬。

    商郁和黎俏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所有能调动的势力全部被放出去寻找他们的踪迹,但结果都是徒劳。

    四助手每天都在按部就班地在衍皇工作,左轩左棠也回了暗堂继续主持大局。

    明面上什么都没变,但就是让人感觉心头无比压抑。

    没人知道商郁把黎俏带去了哪里,就算是商纵海也迟迟没有线索。

    这天,海天一色的孤岛远方,缓缓驶来一架直升机。

    黎俏正躺在海边的阳伞下睡午觉,怀孕将近五个月,她似乎比以前更加嗜睡了。

    螺旋桨的声音由远及近,她懒懒地掀开眼皮看了一眼,随即抱着身上的小毯子坐了起来。

    刚睡醒的黎俏还有些迷糊,一道暗影在眼前罩下,湿咸的海风被清冽的味道驱散,“吵醒你了?”

    商郁伸手拨开她额前的碎发,屈起手指蹭了下她的脸颊,“抱你回去睡,嗯?”

    黎俏略迷茫的眼神看了眼直升机,尔后伸手搭在了男人的肩上,“谁来了?”

    “一个朋友。”商郁弯下腰,侧身坐在躺椅边,“要见见么?”

    黎俏低垂着眼睑摇头,“你们聊,我去睡觉。”

    来了海岛一周多,她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再宜人的风光看多了也腻,何况与世隔绝不是说说而已。

    这座海岛,只是通了电,却没有无线信号。

    没有联络器,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没有电脑,一切皆无。

    而岛上的那些保镖,也不同于四助手。

    他们和黎俏保持着绝对距离,并且对她异常的恭敬。

    就连唯一的厨娘,也是个不会说话的哑人。

    而他们,只服从商郁的命令。

    黎俏耷拉着眼角,一步步往别墅晃了进去。

    背后,商郁滚着喉结,难以自持地跟着起身,从背后将她揽入怀中,“俏俏”

    黎俏怀里抱着小毛毯,侧首应声,“嗯?怎么了?”

    男人埋首在她的腮边,闭着眼收紧了臂弯,“我送你进去。”

    黎俏淡淡地点头,从他怀里转过身就踮起了脚尖,“那你抱我吧,沙滩好烫。”

    商郁低眸看着她倦懒的眉眼,失控似的将她打横抱起,走进别墅,就将黎俏压在沙发上,俯首深吻。

    男人竭尽所能地汲取着她的味道,顶开她的唇齿,搅乱了彼此的呼吸。

    许是黎俏太冷静,或者是轻易就接受了所有的安排,这让商郁敏感的内心产生近乎惶恐的情绪。

    她还是会同他说话闲聊,但死气沉沉的,又完全没有反抗的意图。

    不管他做什么,她都格外顺从。

    踏上这座海岛开始,黎俏变得乖巧听话,也变成了商郁所希望的那副模样。

    可是,她好像不再是黎俏了。

    汹涌的深吻结束,黎俏轻轻推着男人的肩膀,皱着眉喘气,“肚子”

    商郁后知后觉,连忙从她身上起来,瞳孔剧烈收缩,“压到你了?肚子疼?”

    “没有,就是硌了一下。”黎俏缓了口气,手指摸着他的皮带扣,随即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

    黎俏回过神,枕着沙发扶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不是朋友来了,你去忙,我再睡会。”

    无欲无求,无波无澜。

    黎俏安静又听话地默许了一切,哪怕她的唇瓣泛起密密麻麻的疼,也始终面不改色。

    她闭上眼,恬静地睡去。

    商郁深沉的眉眼黯然无光,却又诡异地希望时间停留在此刻。

    再没有人能成为她的负累,再没有人能夺走她的视线,她的世界里,从此后只有他。

    不多时,男人展开小毛毯盖在黎俏的身上,低头含着她的唇又吮了几下,才满足地走出了客厅。

    黎俏眼睑轻颤,无声叹了口气,翻个身便继续睡觉。

    她料到了终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其实也不算太难熬,就算日复一日,人生也不过两万天。

    海岛西侧,阳伞下端坐着一个男人。

    对方和商郁同色系的黑衬衫,眉眼俊朗如画,但气质更内敛温和,少了些杀伐的冷意。

    正是数月前从帕玛商氏老宅离开的男人,秦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