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都市之仙帝归来〕〔我真的长生不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97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距离除夕夜还有五天,几经周折,黎俏被带回了帕玛老宅。

    期间,黎俏始终没有苏醒。

    落雨全程陪伴,小心谨慎地照料着黎俏。

    这天午后,后院鱼池,商纵海身穿居家休闲服,坐在藤椅上翻着医书。

    云厉驻足在不远处,瘦削的轮廓愈显得棱角分明。

    他侧目凝视落雨,忧心忡忡,“俏俏到底得了什么病?”

    落雨回望着他,淡淡地摇头,“还不确定。”

    “老爷子也诊断不出来?”云厉神色凝重,鲜少会有这么力不从心的时刻。

    黎俏和商少衍失踪了将近一个月,不论是南洋还是帕玛,寻找了很久都没有线索。

    要不是一个叫秦肆的男人暗中通知了商纵海,恐怕事情会比现在严重的多。

    落雨咽了咽嗓子,眸中一片晦涩,“中医能诊断机体病因,但是没办法确定心理疾病。家主只说夫人身体没什么问题,暂时查不出她一睡不醒的原因。”

    云厉抿着唇,百思不解,“商少衍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短短二十几天,她要不是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没可能会变成这样。

    但以商少衍对黎俏的在乎程度,忍心对她下手?

    面对云厉的这个问题,落雨回以沉默。

    没人知道老大和夫人在孤岛上都经历了什么,但落雨清楚地明白,如果夫人出了事,老大一定不会独活。

    这种感知来自于她亲眼目睹老大抱着夫人恸哭落泪,那一时一刻的震撼无以言表。

    另一边,帕玛皇家医院。

    贺琛倚着走廊的窗台,透过门缝睨着病房里的男人,浓眉紧蹙,略显苦恼。

    不刻,靳戎从电梯间走来,身后还跟着怀抱饭盒的卫昂。

    “小五怎么样?”

    靳戎瞥见贺琛就直言不讳,扭头看了眼病房大门,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贺琛身子后仰,阖眸长叹一声,“自己看。”

    靳戎不愉地白了他一眼,侧身走到门前,神色一紧。

    那道房门没有关严,通过不到十公分的缝隙,很轻易就能嗅到浓烈的烟味。

    靳戎顿了顿步,回眸看向贺琛,“他抽了多少烟?”

    “鬼他妈知道。”贺琛烦躁地搓了搓额前的碎发,凝眉一筹莫展。

    少衍确实被他们带回来了,可他现在的行为,像是自暴自弃,亦或自我惩罚。

    靳戎犹豫了几秒还是没敢进去打扰,商小五现在不正常,真要是发飙动起手来,他打不过。

    两兄弟面面相觑,贺琛滚了下喉结,看着卫昂问道:“弟妹醒了么?”

    卫昂抱着饭盒摇头,“还没有,先生已经叫了中西医的专家去老宅,打算给少夫人安排一次全面会诊。”

    “操!”贺琛低咒了一声,心头预感很不好,“如果黎俏一直不醒,少衍肯定不会吃饭。”

    靳戎捏了捏眉心,蓦地想到了一件事,“七七一直昏睡不醒,有没有可能是萧弘道那老贼”

    “没可能。”贺琛不假思索地打断了他的话,“黎俏又不是智障,下毒这点伎俩骗不过她。”

    靳戎颇感赞同地附和,“也对。”

    贺琛嫌弃地别开脸,随即对卫昂说道:“饭盒放下,你先回老宅,会诊有结果了就告诉我。”

    “好的,琛哥。”

    靳戎顺势接过他手里的饭盒,忧心忡忡地叹着气,“七七会没事的吧。”

    贺琛眯了下眸,语气深沉,“祈祷她没事吧,不然少衍也活不长。”

    话落,他便大步流星地往电梯间走去。

    靳戎一脸莫名地望着他的背影,“你干嘛去?”

    “你守着,我去办点事。”

    与此同时,南洋黎家别墅。

    段淑媛目光怔忪地坐在客厅里发呆,自从前段时间被人绑架救回来,她怎么想都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虽然她一直听不懂缅语,但整件事根本禁不起推敲。

    不多时,玄关传来脚步声,段淑媛定睛一看,敛神笑了笑,“小悦啊,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宗悦手里拎着水果,轻笑道:“公司放假了,我也没什么事,正好过来陪陪您。”

    段淑媛缓了口气,便抬手招呼她坐下,“最近俏俏有没有和你联系?”

    “联系了。”宗悦一本正经地点头,“前天我俩还视频来着,怎么了嘛?”

    段淑媛将信将疑地挑眉,“真的?”

    她倒不是不相信宗悦,反而是她无数次拨打黎俏的电话,都无法接通。

    算算日子,已经大半个月了。

    那孩子就算主意再多,也从不会失联这么久。

    即便她在帕玛,也不该联络不上。

    宗悦垂眸,目光微闪,“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您不成。这不是快过年了嘛,俏俏在帕玛挺忙的,我听她的意思,可能要过完年才能回来。”

    段淑媛深深看着她,“这样啊那你能不能和俏俏联系一下,我想和她说点事。”

    宗悦泰然自若地点头,“可以啊。”

    此举,倒是打消了段淑媛的怀疑。

    眼看着宗悦从包包里掏出手机,刚输入密码解锁,客厅入口处就徐徐走来一道身影。

    “是不是每次吵架你都要往娘家跑?”

    黎君突兀的声音响在耳畔,宗悦肩膀一抖,手机掉了。

    她惊呼着想捡起来,可能是动作太急,脚下一滑,手机被她一脚踹了出去,然后撞到大理石墙面上,屏幕碎了。

    还没反应过来的段淑媛:“”

    宗悦先是愣了两秒,随即就倔强地别开脸,“我不跑难道还要在家看你的脸色吗?”

    黎君板着脸走到她面前,“我什么时候给你脸色了?”

    “好几次了。”

    段淑媛叹息着揉了揉太阳穴,心烦的不行,“好了,阿君,不要欺负小悦,你让着她点。”

    黎君抿着唇,暗暗递给宗悦一道视线,“有什么问题,我们回家说,妈,先走了。”

    不等段淑媛开口,黎君捡起手机拉起宗悦的手腕就离开了客厅。

    段淑媛惆怅地支着额头,连连叹息。

    真是没一个省心的。

    经此一闹,段淑媛反而忘了让宗悦给黎俏打电话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