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998章:少衍还在等你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别墅门外,宗悦上了车就拍着胸脯吁了一口气,“好险好险。”

    身畔的黎君解开外套的扣子,侧目投来视线,“大老远叫我过来,就为了陪你演这场戏?”

    “受人之托嘛。”宗悦说着就看向黎君,伸手戳了下他的胸膛,“我还没说你呢,什么叫一吵架就回娘家,这明明是我婆家。”

    黎君低眸看着她的动作,唇边酿出笑意,“有什么区别?”

    宗悦撇嘴,嘀嘀咕咕地拿起屏幕碎裂的手机,“也不知道今天算不算蒙混过关?”

    黎君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他眯起眸端详着宗悦,“你帮谁蒙混过关?”

    宗悦瞥他一眼,“俏俏啊”

    哦,差点忘了,她家这位秘书长一心奉公,还不知道俏俏的事情。

    宗悦会知道也是因为她三叔那天打来电话说漏了嘴。

    “俏俏怎么了?”黎君面色一沉,神色肉眼可见地紧张起来。

    宗悦咬着嘴角摇了摇头,“具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人在帕玛,但我也联系不上。”

    黎君若有所思,“帕玛”

    夜里九点,帕玛老宅。

    贺琛坐在茶室,抬眼看着对面,“这么说来,是心理原因导致的嗜睡?”

    商纵海呷了口茶,没有戴眼镜的眸子显得格外深邃,“嗯,嗜睡症病因不清,大多和心理因素有关。”

    “您也没有好法子?”贺琛挑眉,手指摩挲着茶杯显得心事重重。

    商纵海睐他一眼,“丫头现在怀着孕,即便是温性中药都不能吃太多,暂时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只能等她醒过来再对症下药。”

    贺琛静默片刻,手指逐渐捏紧茶杯,“您不考虑让少衍和她见一面?”

    “她的病因来自少衍,见面不是良策。”

    贺琛想反驳,但又找不到更合理的借口。

    黎俏会变成这样,少衍‘功不可没’。

    贺琛支着额头思索了两秒,“黎俏在哪儿?”

    商纵海和他目光交汇,随即淡声道:“少衍的私宅,不管要做什么,都悠着点,丫头谁也不欠。”

    贺琛撑着太师椅起身,走了两步又玩味地回头,“老爷子,在你眼里我有那么是非不分?”

    商纵海挥了挥手,“去吧。”

    后院私宅,贺琛踏过拱桥,又穿过门前的花园,熟门熟路地走上了二楼的主卧。

    黑色大床上,黎俏睡得深,呼吸声几不可闻。

    落雨坐在旁边愣神,听到身后的动静,连忙起身回头,“琛哥。”

    她嗓音沉闷沙哑,目光噙满了彷徨。

    “去楼下休息休息,我和弟妹聊几句。”

    贺琛边说边摆手,无视落雨犹疑的神色,径自坐在床边的软椅上。

    “琛哥,夫人还会醒吗?”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个人第几次问贺琛这个问题了。

    大概在每个人的心里,没有商郁的地方,贺琛就变成了主心骨。

    他靠着椅背,缓缓叠起双腿,视线落在黎俏恬静的睡颜上,“也许会,也许不会,谁知道呢。”

    这等同于没回答。

    落雨揣着满腹心事退出了主卧,走过拐角,摸了下发红的眼角,尼玛,想哭。

    主卧异常安静,墙角的落地灯氤氲出淡淡的昏黄,照耀在黎俏瘦削的脸庞上,透着几分病态的脆弱。

    贺琛沉默了很久,伴随着一声轻叹,他徐徐开口,“弟妹,这段日子辛苦了。”

    不管黎俏能不能听到,贺琛低低缓缓的嗓音持续在主卧里安静地响起。

    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直到口干舌燥,才发觉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静谧的夜晚总是能让人放下所有的戒备,却同时能放大人心的不安。

    贺琛俯身,用双臂撑着膝盖,一瞬不瞬地看着黎俏,“弟妹,我们都得承认,少衍确实有错,但你也不无辜。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他有病。我们都在,你也该醒了。怪他也好,恨他也罢,总要一起去面对,除非你不想要他了。”

    最后一个字落地,贺琛便定睛看着黎俏,过了半分钟,他笑骂道:“你们俩真他妈是绝配,一个昏睡不醒,一个不吃不喝,是不是想一起入土为安?”

    刚走到门口给贺琛送茶的落雨:“??”

    琛哥你是来干嘛的?

    眼看着黎俏没有任何反应,贺琛无奈之际也不禁产生了阵阵的无力感。

    他倒是宁愿黎俏和少衍大吵大闹,也好过她厌世般长久昏睡。

    贺琛问过医生,嗜睡症成因不明,但绝大部分都源于心理问题。

    若长此以往,就算黎俏身体再健康也难以为继。

    贺琛无计可施地闭了闭眼,单手支着额角,叹道:“黎俏,少衍还在等你”

    第二天,黎俏未醒,商纵海派了医生给她注射营养液维持生命。

    而身在皇家医院的商郁,依旧不吃不喝,像一尊雕塑般坐在病房不准任何人靠近。

    那张俊美清绝的脸庞肉眼可见地憔悴了许多,整个病房也充斥着呛鼻的烟味。

    他在等俏俏,等她醒过来,等她说还爱他。

    两个人算不上天各一方,却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饱受折磨。

    午后,阳光正浓。

    云厉拖着商陆来到了后院的私宅。

    黎俏回来两天了,无数中西医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心理因素导致的嗜睡,她一天不醒,医生就没办法对症治疗。

    就连中医药王商纵海也不敢轻易出手。

    主卧的窗帘大开,明媚的阳光洒在床上,令人一眼就能看到黎俏愈发尖细瘦削的下巴,连眼窝都凹陷了不少。

    商陆站在床畔两米外的地方,抿着嘴呼唤,“大嫂”

    云厉扯开椅子坐下,呼吸微抖,心头不可抑制地泛起了酸涩。

    他认识黎俏八年,从没见过她这么虚弱的模样。

    商陆没地方坐,也不敢擅自靠近,左右看了看,便沉腰坐在了地板上。

    云厉喉结不断滚动,半晌,沉淀了情绪,才幽幽出口,“小崽子,他快死了。”

    商陆倒吸一口冷气,正想反驳,就被云厉幽暗的眼神给制止了。

    云厉摩挲着指尖,垂眸看着地板,“你那么爱他,不想去看看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