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02章:俏俏,我想你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小四爷?

    贺擎面色沉郁地投去视线,蔑然地哼了一声,随即与之错身而过。

    贺琛嘬了嘬腮帮,斜睨着信步走来的男人,“你他妈下次能不能守时?”

    “还差两秒,没迟到。”对方似乎有洁癖,很嫌弃地看了眼贺擎做过的位置,顺势拉开了另一边的椅子坐下。

    此人,厉昀,ect治疗专家。

    贺琛拢了拢外套的前襟,一脸的不善,“你不去敲钟可惜了。”

    厉昀不以为意的轻笑,“你叫我来是专门督促我改行的?”

    贺琛面无表情:“”

    “好了,说正经的。”厉昀将手里的公文包放到桌上,从里面拿出几分文件推到了贺琛的面前,“这是我整理好的治疗方案,估计你看不懂,不过你可以拿回去研究研究。”

    贺琛瞥了眼方案,也没打开,话锋一转,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正常情况下,百分之八十以上。”厉昀一改先前的玩笑姿态,颇为专业地分析道:“不过我需要确定病人的配合度,否则效果减半。”

    贺琛闭了闭眼,“他不会不配合,是他主动要求用ect手法介入治疗。”

    厉昀了然地点头,“那就好,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准备准备,这几天就给他安排疗程。”

    贺琛深深看着厉昀,“你要是把人给我治废了,咱俩就没完。”

    虽然他信赖厉昀,但也同样心没底。

    国际上利用ect治疗精神疾病的临床经验非常丰富且成熟,但事关神经医学,看不见摸不着,风险和治愈并存。

    厉昀算是ect领域的顶级专家,贺琛曾经给过黎俏一张名片,就是厉昀的。

    但他的好弟妹压根没联系过。

    二十分钟后,贺琛拎着他看不懂的治疗方案离开了咖啡厅。

    回到车上,他靠着椅背阖眸,眉眼间藏着不易察觉的戾气。

    贺擎,贺家还真他妈阴魂不散。

    贺琛有些烦闷地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刚送到嘴角点燃,手机响起了震动声。

    他叼着烟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很夸张地挑高了眉峰。

    惊讶归惊讶,贺琛接起电话,冷笑着揶揄,“你这是良心发现了?”

    那端,数秒沉默,然后尹沫平淡地嗓音传来,“你还在帕玛?”

    “怎么?想我了?”贺琛嘴角微扬,降下车窗往外面吹了口烟,俊美性感的脸庞如冰雪消融。

    尹沫轻咳一声,不答反问,“俏俏呢?”

    贺琛气笑了,“你找她给我打什么电话?”

    “俏俏没接电话,你能不能”

    贺琛舔着后槽牙,语气生硬地打断了她,“不、能!”

    “哦。”尹沫悻然地喟叹,“那不打扰你了,除夕快乐。”

    嘟嘟嘟——

    电话断了线,贺琛却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他太阳穴突突直跳,恨不得立马飞回到南洋弄死尹沫。

    还他妈除夕快乐,脑子里全是水。

    晚七点半,夜幕浓稠。

    黎俏抵达了帕玛皇家医院的楼下。

    落雨扶着方向盘,侧目说道:“夫人,精神科独立病房,三一二。”

    “知道了。”黎俏慢慢解开安全带,又戴上帽子和口罩,套上医用白大褂,推门下了车。

    落雨本想陪她一起去,但黎俏不让,说她碍事。

    精神科病房,位于整座医院的最后方,独立的大楼,独立的门岗,管理非常严格。

    住在这里的病人,大多是精神疾病患者。

    黎俏看到楼前的布局,眼神不免暗淡了许多。

    她隐隐回想起当初在南洋附属医院看到的那一幕,狂躁症患者大吼大叫,病区环境非常喧嚣嘈杂

    黎俏晃了晃头,漫步踏上了台阶。

    有了落雨的提前安排,她很顺利地进入了住院大楼。

    三层,电梯门开,四周出奇的安静。

    这栋楼十几层高,按照常理,高级病房应该设立在上面几层。

    落雨说,病房是商郁自己选的。

    黎俏知道,那是她的生日。

    三一二病房,在走廊的尽头,很轻易就能找到,因为门前有人把守。

    黎俏脚步缓慢地走到病房附近,两名保镖看到她便恭敬地颔首,“少夫人。”

    帕玛,只有商纵海的心腹才会称她为少夫人。

    黎俏点了下头,拧开门把踱步入内。

    病房里光线不亮,且有烟味,即便窗户大开,依旧散不尽的浓烈。

    商郁孤身坐在靠近窗台的沙发一角,身上穿着病号服,手里夹着明明灭灭的烟头,透着孤独和萧索。

    而他的手背还扎着滞留针,床头柜也摆满了大小不一的药瓶。

    黎俏很想他,多日不见,思如狂。

    他们不止没有见面,连电话也没打过。

    等待,好像没有了尽头。

    今天是除夕,他却一个人坐在病房抽烟,治疗的手段想来不会太平和,毕竟床头和床尾挂着绑带,那是狂躁症患者病发时才会使用的道具。

    黎俏的心一下就缩成了团,她走过去,探出手指想摸摸他的脸。

    但,男人冷漠地抬起头,暗邃的眸子异常犀利,“手拿开。”

    除了俏俏,谁都不能碰他。

    黎俏露在口罩外面的那双小鹿眼,酿出一丝牵强的笑意,“是我。”

    商郁眸中凛冽刹那间消失殆尽,他的碎发有些长,遮在眉眼处,平白多了些柔软。

    他呼吸略急,抬起带着滞留针的手,摘下了她的口罩。

    直到黎俏整张脸都映入眼帘,男人眼底暗影重重,倾身向前就圈住了她的腰,苍白的俊脸埋在了她的胸口,喉咙格外喑哑,“不是让你等我,怎么自己来了。”

    黎俏的手指插进他的发中,轻轻摩挲着,温声细语地化解了他的不安,“今天是除夕,我想和你过。”

    男人喉结不断滚动,胸膛起伏剧烈。

    转瞬,他想到了什么,起身就拉着黎俏往门外走去。

    他抽了烟,对她不好,会伤到她。

    男人的脚步看似稳健,但黎俏还是敏锐地观察到他微微打晃的身躯。

    隔壁病房,商郁牵着黎俏走进去,灯光驱散了黑暗,两人四目相对,黎俏上前抱住了他劲瘦的腰。

    男人小心翼翼地回拥着她,一下一下亲着黎俏的头顶,“俏俏,我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