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21章:尴尬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数秒后,商郁看出了端倪,勾着黎俏的肩膀走进办公室,并示意落雨和宗悦去门外等着。

    两人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接过黎俏递来的手机,转身就跑去了茶水间。

    办公室休息区,黎俏瞥着堆满了资料的老板台,眉心皱了皱,“还没忙完?”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长腿缓缓交叠,臂弯搭在身后的椅背上舒展筋骨,“快了。”

    黎俏偏头睨着商郁轮廓立体的侧脸,“我要是不来,你今晚还要继续忙?”

    她本以为男人遇到了棘手的问题才会一天一夜没回家,来衍皇也只是为了确定一下,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意外。

    可黎俏分明从商郁的眼角看到了疲倦,而桌上的文件资料也能佐证他一直都在忙碌。

    这时,商郁修长的手指缠住黎俏耳侧的碎发,慵懒地勾起薄唇,“不会,今晚回家陪你。”

    黎俏眯了下眸,“现在?”

    他昨晚可能一夜未眠,眼底的淡青色尤为碍眼。

    商郁目光深邃地凝着黎俏,臂弯落在她的肩头,顺势一搂,就将人拉到了怀里,“好,听你的。”

    黎俏伏在男人的胸前,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不自禁地嗅了嗅。

    她向来爱极了商郁的气息,清冽又惑人,夹着淡淡的乌木香,是令人沉迷的味道。

    但此刻,黎俏就襟了襟鼻子,隐隐从男人身上嗅到了草香。

    类似大片旷野被风拂过的味道,清淡的青草香。

    黎俏仰起头看着商郁,眼底微光掠过,转瞬即逝。

    二十分钟后,黎俏和商郁启程回了公馆。

    不知是不是错觉,归程的途中男人一言不发,偶尔看看手机,似乎有心事。

    黎俏甚少会看到商郁如此心不在焉的模样,她没打扰,扭头看向窗外,也陷入沉思。

    他身上怎么会有青草香

    回了公馆,商郁率先去了浴室洗澡,黎俏则来到地下实验室,打开通讯录就给贺琛打了个电话。

    “弟妹?”

    贺琛不知在干什么,气息不匀,喘息声很频繁。

    黎俏举着手机,半晌才幽幽地道:“打扰到你了?”

    “呵。”贺琛轻笑,尔后长吁了一口气,招呼心腹阿勇道:“再加两磅。”

    哦,原来是健身。

    黎俏有点小尴尬,愈发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思虑太重,想太多了。

    孕妇的通病?

    那端,贺琛拿起运动饮料喝了几口,咂了咂舌,放浪地戏谑,“弟妹,你刚才在想什么?”

    黎俏咽了咽嗓子,非常自然地转移了话题,“少衍这两天有没有找你?”

    贺琛陡地眯起了眸,“你知道了?”

    还真有秘密?

    贺琛舔着后槽牙,语气瞬间低了好几度,“贺擎的事情你们不用插手,我心里有数。”

    “哦,那挂了。”

    贺琛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诧然地挑高了眉梢。

    闲的?

    不多时,黎俏不紧不慢地回了主卧。

    她也不是非要知道商郁这两天在做什么,只是想了解了解他忙成这样,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黎俏暂时理不出头绪,也懒得庸人自扰,浴室里还有哗哗的流水声,不如等男人出来,直接问他吧。

    这样一想,黎俏就顺势走到床边坐下,余光恰好瞄到床凳上的黑衬衫,鬼使神差地拾起来,再次送到鼻端闻了闻上面的味道。

    然后,浴室的门恰好打开,温热潮湿的空气也氤氲在四周。

    黎俏下意识抬起头,不偏不倚地和男人目光交汇。

    而她的半张脸还埋在黑衬衫之中。

    主卧里安静了两秒,仿佛连时间都凝固了。

    商郁腰际围着浴巾,蜜色的胸膛还挂着淡淡的水汽,他擦着头发走向黎俏,眸中燃起一簇幽深的火苗。

    黎俏不露声色地放下了衬衫,也没打算解释,把衬衫重新放到床脚凳上,转身踢掉拖鞋钻进了被子里。

    今天一整天,贯穿了两个字——尴尬!

    男人瞥了眼床脚的衬衫,薄唇边扬起笑弧,他侧身坐在床边,拉下黎俏脸上的薄被,“闻出什么了?”

    黎俏手臂搭着脑门,还没回答,商郁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调侃,“这么喜欢我的味道?”

    脸红是不可能的,顶多耳朵发烫。

    恩爱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黎俏和商郁在主卧腻歪了一会,两人才下楼吃宵夜。

    商郁也信守承诺,晚上并未再离开。

    翌日,黎俏睡到了自然醒,睁开眼睛就发觉身畔已经空了。

    她习惯性地在枕下摸出手机,十几条未读消息赫然映入眼帘。

    黎俏没深想,慢悠悠地点开微信,看到多条祝福消息,才恍然记起今天是她二十三岁的生日。

    商郁呢?

    黎俏看着置顶的聊天框,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前天。

    她微微挑眉,便起床准备去找他。

    婚后的第一个生日,她想和商郁一起过。

    楼下客厅,落雨穿着崭新的黑色女士套装从厅外走来,手上还抱着一个黑色的礼盒。

    黎俏刚好走下旋转楼梯,两人迎面相遇。

    “夫人,这是您的衣服。”

    黎俏环顾四周没看到商郁的身影,接过礼盒解开丝带,并问道:“他呢?”

    “您先去换衣服,我一会带您去找老大。”

    黎俏心中已经有了猜测,瞥了眼落雨,便掀开了礼盒的盖子。

    里面是一件酒红色的绒面长裙,裙子上面还放着一个巴掌大的绒布盒。

    黎俏拿起晃了晃,有了腕表的前车之鉴,她没有乱猜,打开一看,是一枚精致的白钻胸针。

    嗯,幸好没乱猜。

    不到十分钟,黎俏就换上了长裙佩戴好胸针,不紧不慢地下了楼。

    长裙贴身,不但能勾勒出她纤细的体型,就连小腹的轮廓都清晰立体了许多。

    黎俏不胖,也不显臃肿,微微起伏的孕肚反而给她添了一抹知性的温柔。

    上了车,黎俏侧目睨着落雨,“去哪儿?”

    落雨故作神秘地笑了笑,“一会儿您就知道了。”

    四十分钟后,黎俏看着逐渐趋近的衍皇国际私立医院,又低头瞅了瞅自己身上的知性长裙,偏头斜睨着落雨,“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