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26章:真是位神奇的母亲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商郁的十六岁,是明岱兰流产并开始痛恨他的那一年。

    空荡荡的礼盒,似乎在告诉黎俏,从十六岁开始,他的世界里一片空白。

    而第二十三份礼物,便是他送给她的俏公馆,也是他们未来的家。

    黎俏小心翼翼地将礼盒中的物品全部收好,并重新系好丝带。

    客厅里安静了很久,久到商郁蹙起了眉头,声线紧绷地问道:“不喜欢?”

    黎俏手指抚摸着黑色的丝带,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说,喜欢,很喜欢。

    男人略微绷紧的下颌线条肉眼可见地松弛了下来。

    他刚要说话,黎俏就扭头看着窗外,语气很软,“这些宝贝你以前藏哪儿了?”

    此时,透过大片的落地窗,黎俏能轻易地看到男人的倒影。

    其实商郁英俊淡漠的外表下,藏着最体贴温柔的底色。

    后来他告诉黎俏,他最喜欢的东西曾经都放在帕玛后院私宅的顶层阁楼里。

    以后,会放在俏公馆。

    这天之后,黎俏和商郁的感情似乎再次得到了升华。

    他不再纠结于她的行踪,也学会了凡事都和她沟通探讨。

    日子一天天过去,黎俏为了让他安心,也很少会出门,大部分时间都在公馆里养胎。

    而她依旧改不掉爱吃蛋糕的习惯,且愈演愈烈,逐步发展成爱吃甜食。

    商郁为了满足她的饮食习惯,特意请了西点师到公馆每天为她做新鲜营养的糕点,日复一日,黎俏不意外地圆润了。

    转眼,四月中。

    晌午过后,黎俏单手叉腰,看着六个多月的孕肚,站在梳妆镜前抿嘴皱眉。

    她好像胖了。

    腰身虽然还能看到曲线,但面颊和四肢明显比之前更丰腴。

    黎俏伸手拍了拍肚皮,有点烦躁地自言自语,“你怎么这么爱吃甜食!”

    刚走进衣帽间给黎俏送蛋糕的落雨:“”

    真是一位神奇的母亲。

    “夫人,尹沫小姐来了。”

    落雨单手托着蛋糕盘,听到耳际里的汇报,便出声提醒道。

    黎俏拽着两侧系不上扣子的小外套,’哦’了一声,“让她进来。”

    她边说边准备下楼,走了两步之后,回眸看着落雨手里的小蛋糕,叹息着伸出手,“今天是什么口味的?”

    落雨失笑,“蓝莓口味的。”

    黎俏接过小餐盘,低头吃了一口,淡淡地给了句评价,“还不错。”

    算了,胖就胖吧,商郁应该不会嫌弃她。

    楼下客厅,黎俏踏下最后一级台阶,餐盘里的蛋糕恰好吃光了。

    尹沫听到脚步声就投来视线,看到黎俏的刹那,眉眼含笑,“七崽,你好像胖了。”

    黎俏舔嘴角的动作一顿,尹沫又立马安抚她,“但是气色比以前好了,还是那么好看。”

    这就是标准的打一棒子给个甜枣。

    黎俏走到沙发坐下,拿起餐巾擦了擦嘴,“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半个月前,尹沫就找到了工作,据说是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当技术部主管。

    黎俏的本意是想让她去基金公司,以尹沫的电脑技术,当个主管大材小用了。

    但她太耿直,说什么也不肯,黎俏只好作罢。

    这时,尹沫抿了抿唇,眼神有些飘忽地闪了闪,“今天下午公司放假,我正好闲着,就顺路过来看看。”

    黎俏弯了弯唇,好整以暇地望着她,“我记得你公司在城西。”

    城西和南洋公馆的方位恰好呈现对角分布,她顺的谁家的路?

    尹沫是真的不会撒谎,被黎俏隐晦地拆穿了谎言,她不尴不尬地挠了挠鼻梁,“你可以不用说出来的。”

    “那下次吧。”

    尹沫幽幽侧目,撞进黎俏促狭含笑的眸子中,不禁摇头道:“七崽,你学坏了。”

    黎俏笑了笑,“说说吧,到底怎么了?”

    闻言,尹沫踌躇了几秒,面色有些为难,“你最近有没有和贺琛联系?”

    黎俏挑眉,说出了贺琛在帕玛调侃她的那句话,“你们俩互删了?”

    本是一句玩笑,但尹沫却很认真地回答:“没有互删,就是想问你一件事。”

    黎俏敛了敛神,仔细端详着她的表情,“你问。”

    “他是不是受伤了?”

    尹沫犹豫了好几天才打算来公馆找黎俏。

    上个周末,她意外接到了贺琛的电话。

    说起来,在黎俏生日宴会的那晚,尹沫就已经把贺琛移出了黑名单,可是他再没有联系过她。

    也因此贺琛打来的越洋电话才引起了尹沫的警觉。

    他当时呼吸粗重,嗓音里透着不难辨别的痛楚,他只问了尹沫一句话,“老子要是死了,你会不会哭?”

    她认识贺琛这么久,从没听他说过这种丧气话。

    尹沫甚至能听到手机对面嘈杂的环境,她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但不等她回答,电话就断线了。

    尹沫鼓起勇气回拨过去,却提示无法接通。

    这几天,她多次尝试联系贺琛,甚至利用黑客手段追查他的下落,皆一无所获。

    不得已才抱着某种难言的情绪来到公馆找黎俏。

    这时,黎俏从桌上端起水杯,浅浅地抿了一口,余光却始终注意着尹沫的神态变化。

    她喝完水,淡淡地点头,“嗯,贺琛在帕玛确实受伤了。”

    “是不是很严重?”尹沫皱着眉,脸上一片焦急之色。

    黎俏目光微闪,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很严重,但他家族内部的纷争,我们插手也不合适。”

    贺琛有他的骄傲和坚持,几次三番地要求少衍不准插手。

    但若是尹沫去帮忙,那就另当别论了。

    现在谁看不出来,贺琛对尹沫有情,尹沫也不是全然无感。

    一个是情场浪子,一个是温吞美人,他们的性格倒是绝对互补。

    尹沫一心惦记着贺琛的安慰,反而没看到黎俏眼底闪过的精光。

    她对贺琛有排斥,同时也有仰慕。

    那点排斥在生命面前,却显得微不足道许多。

    尹沫动了去找他的念头,但黎俏却突然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应该死不了。”

    何止死不了,压根没受什么重伤!

    也不知道贺琛到底对尹沫说了什么,把她担心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