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36章:崽崽今天说话了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商纵海目光温和地看着床上的幼崽,“孩子的乳名还没有取,不如你们做外公外婆给他取个乳名。”

    黎家夫妇目光交汇,皆有些激动,段淑媛斟酌了几秒,试探地道:“不如叫夕夕,今天正好是七夕节”

    “不好不好。”黎广明第一时间就摇头否定,“像个女孩子的名字。”

    恰在此时,商郁昂藏挺拔的身影推门而入。

    病房里的几人同时回眸,段淑媛笑了笑,“少衍,要不你给孩子取个小名?”

    男人喉结滚了滚,视线非常自然地越过小幼崽看向了沉睡的黎俏,“随意。”

    段淑媛以为这是他取的名字,便重复着念叨:“随意,随意,凡事随意随缘,倒也不错。”

    就这样,小幼崽的乳名定了,叫随意。

    下午,不少人听说黎俏生产的事,再次从各地赶来了医院。

    即便有不能到场的,也纷纷派人送来了贺礼,并强烈要求百岁宴一定要通知到位。

    作为黎俏和商郁的孩子,小幼崽从出生这天开始就注定备受瞩目。

    集万千宠爱自然也不在话下。

    比如,下午三点,白炎带着虎牛二生肖不请自来。

    黎俏已经醒了,精神也恢复了不少,商郁端着甜粥给她投喂,夫妻俩的画面格外和谐。

    段淑媛也在为黎俏忙前忙后,而小幼崽则被放在了旁边的婴儿床里睡得正香,无人问津。

    白炎走进来的时候,目光掠过黎俏和商郁,抬脚就走向了婴儿床,“这就是我干儿子?”

    黎俏瞥他,声线还微微软哑,“从绯城来的?”

    “嗯。”白炎头也不抬,仔细端详着小幼崽,然后掀开被子看了看,“身材比例不错,以后是个打架的好手。”

    白小牛和白小虎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当着黑爹衍爷的面,说他儿子是个打架的好手,白哥你飘了。

    两人心有余悸地偷觑着商郁,本以为他会生气发怒,结果人家还在慢条斯理地给黎俏喂食。

    白炎给小幼崽盖好了被褥,单手掐腰,若有所思,“你觉得,我把炎盟给他怎么样?”

    黎俏咽下口中的甜粥,对着婴儿床努嘴,“你问他。”

    “你那个破炎盟也有脸往外送?”门外,陡地传来了贺琛的声音。

    白炎回眸就看到贺琛眉眼轻佻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只行走的巨型玩偶。

    确切的讲,是抱着两米高玩偶的心腹阿勇。

    黎俏瞧见那只巨大玩偶熊,懒懒地挑了下眉梢。

    见状,贺琛轻笑,“弟妹想要?”

    黎俏说不想,贺琛回手捶了下玩偶熊的鼻子,“也就你们女人之间会送这种没智商的玩意。夏老五给你儿子的,她在楼下。”

    贺琛边说边走到小幼崽的面前,弯腰看了几眼,邪笑着戏谑,“手指长,以后应该适合摸牌。”

    落雨和流云面面相觑,莫名觉得小幼崽的未来好坎坷。

    这么多叔叔伯伯,各个都等着传授毕生所学,能不坎坷么?!

    三天后,小幼崽的眼睛完全睁开,那双黑白分明的葡萄眼又黑又亮,纯洁的不染纤尘,和黎俏如出一辙。

    大概是怀孕期间他足够闹腾,出生后的小随意很少会嚎哭。

    除非饿急,大部分时间他要么睡觉,要么就睁着眼睛懵懂地望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时间来到草长莺飞的三月,小随意七个月了。

    黎俏早已回到了人禾实验室重新投入了研究,主要的研究课题是肌肤敏感症。

    这天,黎俏下午四点回到公馆,进门就看到小小只坐在段淑媛的怀里,安静地看着她手中的画本。

    小随意自出生以来就表现出不同寻常的乖巧,对待新鲜事物也总是用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仔细观看,从不吵闹。

    既令人欣喜又令人心焦,属于孩子的活泼天性,在他身上完全没有体现出来。

    “宝贝,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段淑媛看到黎俏便笑吟吟地问道,尔后想到了什么,连忙招呼她,“你快来,刚刚意宝好像说话了。”

    随意这个乳名,虽然是商郁取的,但段淑媛还是觉得有点别扭,时间一长,就开始叫他意宝。

    黎俏诧异地扬眉,走到沙发跟前用手指轻戳了下幼崽稚嫩的脸蛋,“是吗?再说一句我听听。”

    习以为常的段淑媛:“”

    “麻”小幼崽仰起稚嫩又漂亮的脸蛋,望着黎俏发出了单音字。

    黎俏的心蓦地一烫,顿了几秒才蹲下身,惊奇地看着他,“真会说了?”

    段淑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种画风确实见怪不怪了,从小幼崽出生开始,黎俏和商郁对他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

    寻常父母溺爱孩子的场面在他们俩身上从没发生过。

    偏偏小幼崽谁都不黏,就黏商郁。

    这让黎俏有一种她就是个送货的错觉。

    七个多月的孩子,精致的样貌已经初见轮廓,他的眼睛像黎俏,其他的几乎和商郁一模一样。

    可以说这个人类幼崽集齐了夫妻二人所有的优点和长处。

    夜里,商郁晚归。

    男人带着满身夜露走进主卧,恰好昏黄的暖光灯中,黎俏正给幼崽喂.奶。

    画面很温馨,但商郁浓眉却微微皱了起来。

    这时,黎俏抬起头,眼睛里落满了灯光的清辉,她笑着歪了下头,“崽崽今天说话了。”

    “嗯。”男人踱步上前,看着小幼崽汲取**的一幕,薄唇抿了抿,“说了什么?”

    黎俏单手拍着幼崽的后背,侧目浅笑,“他叫我妈,就是吐字不太清楚。”

    幼崽没胃口了。

    黎俏见他吃饱了,便转手递给了商郁,自己则低头整理着衣服的下摆。

    男人的臂弯强劲而有力,抱着软乎乎的儿子,垂下的眼睑中藏着一抹身为人父的温柔。

    不到十分钟,商郁单臂抱着幼崽,逐步走到隔壁的婴儿房把他放在了定制的摇篮车里。

    许是男人的臂弯总是带有浓郁的安全感,短短的几步距离,小幼崽便在他摇晃的臂弯里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