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42章: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贺琛的毒舌遇上席萝的狡猾,两人可谓是不遑多让。

    他掀开眼尾瞥她,语气轻佻又玩味,“你更年期到了?”

    哦,说她年纪大。

    席萝拢了下发丝,不以为意地道:“你挖苦我有什么用,又不是我让尹家日子不好过的。不过,我好心给你提个醒,尹沫那张脸有多招人你不会不知道吧。

    刚才在住院部,我就看见不下三个男人主动跟她搭讪,其中一个好像还是南洋五巨头之一的权家小少爷,这可能就是美女的吸引力吧,到哪儿都不缺关注。”

    贺琛又摸出一根烟,似笑非笑地道:“听说......你准备进军帝京的军工市场?”

    席萝叠起双腿,对上贺琛那双狭长的眸,“你又想给我找麻烦是吧?”

    “我没空,宗老**伍了,他比我合适。”

    席萝呵了一声,起身就离开了后花园。

    渣男本渣。

    席萝走后,贺琛看着手里明明灭灭的烟头,半晌后,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尹家怎么回事?”

    那头的手下不知说了什么,贺琛眸光暗了暗,眼底的温度也持续走低,“老子的话你们当耳旁风?”

    手下战战兢兢地说不敢,并且表示尹小姐太固执,不肯接受他们的帮助。

    贺琛冷笑,一把将烟头弹在了地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谁的人?”

    手下一声不吭,又冤枉又委屈。

    琛哥你自己不知道尹小姐有多难搞吗?

    这时,贺琛缓缓站起身,俊脸阴翳的不像话:“老子最后说一遍,我不在南洋的这段时间,给我守好尹家。”

    ......

    夜幕降临,贺琛从医院回了城西赌场。

    傻弟弟贺敖正在办公室里吃盒饭,陡然看到贺琛的身影,嗦着粉就惊喜地喊道:“大哥,你什么时候......阿嚏。”

    贺琛冷睃他一眼,走到老板台坐下,笔直的长腿顺势搭在了桌角,“最近赌场一切正常?”

    “正常啊。”贺敖咽下口中的粉丝,一脸的骄傲,“哥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闹事。”

    贺琛靠着老板椅,俊朗的眉间划过一道莫名的情绪,“我后天走,半年之内不会回来,有事解决不了就去找商少衍。”

    “知道了。”贺敖看着手里的螺蛳粉,皱了皱眉,“那等你回来的时候都快年关了......”

    贺琛偏头睨着窗户,沉默了几秒,“端着你的盆滚蛋,难闻死了。”

    贺敖灰溜溜地端着饭盒跑出去继续嗦粉,也是没心没肺的典型了。

    另一边,尹沫还在医院病房没有离开。

    黎俏上午刚生产结束,经过将近十个小时的休息,这会儿已经恢复了少许的体力。

    夏思妤也没走,正蹲在婴儿车的旁边,看着小幼崽一脸的姨母笑,“俏俏,让我当他干妈怎么样?”

    黎俏戳着手机屏幕,漫不经心地道:“你问他。”

    夏思妤傻笑着扭头问小幼崽:“乖宝,当我干妈好不好?”

    黎俏、尹沫:“......”

    夏思妤完全没发现自己刚才的迷惑发言。

    她太喜欢小幼崽了,喜欢的不行,想偷走自己养。

    没一会,尹沫低头看了眼时间,“老四他们什么时候到?”

    夏思妤心不在焉地咕哝,“他说九点左右,敏敏家那对龙凤胎听说很活泼,老四之前还抱怨过,说没睡过一天好觉。”

    吴敏敏的生产日期比黎俏早几个月,现阶段正是孩子闹腾的时候。

    但听说黎俏产子,其他几个兄弟姐妹还是决定赶过来看一看。

    毕竟七崽的崽,太让人期待了。

    没几分钟,商郁走进了病房,身后还跟着从缅国赶来的苏老四、沈清野和宋廖。

    六子再次齐聚,除了病床上的黎俏,每个人都围着小幼崽看了又看。

    不到十分钟,医生进来查房,话里话外透出了撵人的意思。

    苏老四看着其他四子,挑眉提议,“先走吧,明天再来?”

    沈清野和夏思妤等人纷纷点头,而尹沫向来随波逐流,很快就跟着几人离开了病房。

    众人走后,黎俏放下手机,偏头睨着商郁,“贺琛又回帕玛了?”

    “还没。”男人端起水杯送到她嘴边,浓眉轻扬,“找他有事?”

    黎俏喝了口水,扬唇笑笑,“我猜......贺家的事一天不解决,他是不是就不打算和二姐开诚布公?”

    商郁伸出拇指擦掉她唇边的水渍,目光高深地勾起薄唇,“怎么看出来的?”

    “嗯。”黎俏靠着枕头,缓了口气便戏谑道:“他可不像个会逃避女人的人,除非遇到了难题或者危险,不想把二姐牵扯进去。”

    下午,贺琛前脚走进病房,尹老二随后就来了。

    虽然当时人多,但黎俏还是看见了尹沫在人群里有意寻找贺琛的动作。

    两人距离不远不近,贺琛却始终佯装不知。

    不像他的风格,除非事出有因。

    商郁睨着若有所思的黎俏,伸手抚平了她微皱的眉心,“他自有分寸,虽然麻烦,但不至于解决不了。”

    “贺家很棘手?”

    男人沉吟数秒,嗓音浑厚地道:“算不上,但外人没办法插手。”

    黎俏了然地点点头,眼底泛起了狡黠,“我觉得......二姐有知情权。”

    尹沫温吞不假,同样也是个死脑筋。

    她未必会想到贺琛的苦衷,说不定还会钻牛角尖,认为贺琛只是玩玩而已。

    这时,商郁俯身掐了下黎俏的脸颊,微微眯起暗眸,“想做什么都行,前提是先把身体养好,嗯?”

    黎俏拉着他的手放在掌中摩挲了两下,“我饿了......”

    “想吃什么?”

    黎俏后知后觉地看了眼刚出生的小商胤,幽幽叹息道:“蛋糕......”

    儿子都出来了,可她爱吃蛋糕的习惯还是一如往常。

    难道错怪幼崽了?

    ......

    晚十点,兰夜club。

    身处各地的五子难得再次齐聚,几人吃完火锅就来到酒吧打算放纵一下。

    尹沫平时话不多,即便和夏思妤等人在一起,大多时候也都是充当聆听者的角色。

    她小口小口抿着鸡尾酒,纤长的睫毛微垂,自带妩媚不自知的风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