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49章:宝贝,再说一遍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贺擎素来讨厌投怀送抱的女人。

    是以,当尹沫的肩膀撞到他的怀里,贺擎顿时就皱起了剑眉,“走路不看路?”

    尹沫在外人面前,永远是一副平静无波的表情。

    而落在别人眼里就会认为她冷若冰霜。

    尹沫抬起头,波澜不惊地说了声抱歉。

    贺擎目光一跳,迟疑着问道:“你是......尹小姐?”

    尹沫望着他那双极具辨识度的狭长双眸,点点头,“嗯,你好,再见。”

    说罢,她错身让路,准备去找贺琛。

    “尹小姐怎么来了帕玛?”贺擎在她身侧追问了一句,眼底隐有流光拂过。

    尹沫拨开嘴角的发丝,淡淡地看着他,“不能来吗?”

    贺擎:“......”

    他之所以认识尹沫,是因为当初少衍的大婚,她是黎俏的伴娘。

    而且,据说那一束价值三千万的钻石捧花,最后也被她抢到了,贺擎记忆犹新。

    但方才这简短的几句交流,这位黎俏的伴娘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或许是......故意装纯情?

    贺擎深深打量着尹沫,稍顷便客气地笑道:“尹小姐误会了,我只是......”

    话未落,贺擎的目光就滞在了尹沫的背后。

    帕玛很大,有时候又很小。

    贺琛踏着喧嚣的音乐走来时,这是贺擎唯一的感受。

    尹沫捕捉到贺擎凝神的视线,扯唇回眸瞥了一眼。

    她认识贺擎,但对他的感官非常一般,因为听说他以前在贺家欺负过贺琛。

    尹沫不想在无谓的人身上浪费时间,刚准备走进酒吧,暗蓝色的灯效中,贺琛面色阴沉地逆光走来。

    他的眸光自尹沫身上一掠而过,半秒的停留都不到。

    阿勇看到尹沫出现在这里,先是惊喜地咧嘴,然后又连忙别开脸佯装没看见。

    真他妈操蛋。

    尹小姐怎么会和贺擎站在一起?!

    贺家至今不知道琛哥和尹小姐的关系,这要是被他们发现端倪,一准会利用尹小姐威胁琛哥。

    毕竟,这种事也不是头一回了。

    此时此刻,酒吧门厅处的气氛愈发诡异,唯独尹沫的脸上扬起了晃眼的浅笑。

    她脚步匆匆地向贺琛走去,短短几步的距离,她走得飞快,秀发在身后荡飏飞舞。

    然而,贺琛却对她视而不见,错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贺擎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睨着贺琛,“听说你推掉了老宅的谈判就为了回南洋给黎俏道喜?贺琛,你什么时候这么狗腿了?”

    贺琛冷睃他一眼,眉目阴鸷的骇人,“比不上你的猪狗不如。”

    “你......”

    贺擎和贺琛的见面,每次都是剑拔弩张的你来我往。

    但此时,这种气氛被尹沫彻底打破。

    她习惯了贺琛的阴晴不定,也压根没深想他此举的用意。

    尹沫三两步就折回到贺琛的身边,双手攥住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凝眉问他:“你怎么不理我?”

    贺琛这辈子就没有这么头大过!

    他没想到尹沫会出现在帕玛,更没想到这女人连察言观色都不会!

    身在柴尔曼家族多年,是不是就他妈学会怎么勾人了?!

    操!

    那句’你怎么不理我’,被她软绵绵的语气说起来,贺琛感觉自己浑身麻酥酥的。

    他舔了舔唇,作势要甩开尹沫,“放开。”

    尹沫一脸的无辜,不知道他又在闹什么脾气,索性向前一步,抱住了贺琛的胳膊,踮着脚看他,“干嘛,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我来帕玛......你不高兴啊?”

    贺琛可太高兴了,高兴的都快原地爆炸了。

    这时,贺擎在旁边玩味地眯起眸,扫着尹沫的动作,别有用意地试探道:“尹小姐,你和他很熟?”

    女人当众抱住男人的胳膊撒娇,某些事不言而喻了。

    而且,看上去贺琛还非常不情愿。

    尹沫的眼神始终黏在贺琛的脸上,闻声便不解地看着贺擎,“有你有关?”

    贺擎再次被噎了一句,面色有些挂不住地嘲弄道:“尹小姐,女人越主动越不值钱,何况......你面前的对象也未必值得你主动。”

    尹沫紧紧搂着贺琛的胳膊,皱着眉反驳,“你话好多,又没让你主动,你管他值不值得?”

    贺擎不想说话了。

    贺琛默了几秒,垂着眼帘低冽的开腔,“滚。”

    尹沫猛地抬眸,眼底掠过一丝受伤,“你......”

    话刚出口,她的手就被贺琛甩开,紧接着男人的臂弯绕过她的头顶,以急切又绝对的力量将她拥入了怀里。

    此举,占有欲爆棚,且当众宣誓主权的意味极其浓郁。

    而尹沫则乖乖地闷在他怀里抿着嘴笑了,哦,不是让她滚。

    贺琛的掌心扣着尹沫的后脑,将那张漂亮精致的脸蛋藏在胸前。

    尔后,他缓缓抬眸,睨着若有所思的贺擎,一字一顿,“自己滚,还是我让你滚?”

    贺擎舔着腮帮,冷笑看了眼别处,再度回眸看向贺琛,眸底风起云涌,“看来,她才是你回南洋真正的目的。”

    说罢,贺擎徐徐转身,临走前喉咙中溢出了低低缓缓的笑音,似讽刺,又似了然。

    这一天,尹沫正式走进了帕玛贺家人的眼中。

    贺擎走后,贺琛吐息了良久才压下眼底的阴翳,他松开尹沫,头也不回地往门厅外走去。

    尹沫不明所以,小跑着拉住了男人的衬衫,“你又怎么......唔唔唔......”

    下一秒,贺琛扣着尹沫的肩膀把她按在了门前的罗马柱旁,呼吸急促地俯首攫住了她的唇。

    酒吧这种地方,随处可见寻欢的男女,并不会隐忍侧目。

    因为他们隔壁的罗马柱也有人在玩亲亲。

    贺琛吻得又凶又狠,单手捏着尹沫的下巴,比任何时候都动情失控。

    她来了,就这么突然来了!

    尹沫被他吻得头晕目眩,身体也本能地泛起了颤栗。

    不知过了多久,贺琛放开她,单手撑着罗马柱,另一手扣紧了她的后颈,嗓音沙哑的听不出原本的音色,“尹沫,你他妈真是傻透了!”

    尹沫红唇微张,目光也透着迷离,“你怎么又骂我?”

    “给我答案,现在就说。”贺琛还惦记着她的答案,顾不上时间地点,他迫切地想听到她亲口回答。

    尹沫双手揪着他腰侧的衬衫,眨了眨眼,“我不是给你发微信了?”

    为什么还问?

    贺琛一瞬不瞬地看着尹沫那双清澈又泛着迷糊的双眸,整个人欺身压住她,“宝贝,再跟我说一遍!”

    “你好麻烦......”尹沫在他胸前小声咕哝了一句,随即重复道:“我想清楚了。”

    话音方落,不待贺琛调动出更多的情愫,尹沫便推着他的肩膀,特别能破坏气氛地抱怨道:“你起开点,我喘不上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