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54章:宝贝,穿太多容易中暑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尹沫推着他的肩膀,别开脸拒绝他的靠近,“我会帮你找到她,但你让她离我远点,她应该打不过我。”

    这神奇的脑回路,真是一天一个惊喜。

    贺琛良久无言,瞧出了尹沫有些敏感又受伤的神情,顿时舍不得再逗她,低声哄道:“宝贝,那是你婆婆,打她合适么?”

    尹沫还在执拗地推他,三秒后,深邃的眼窝里盛满了愕然,“婆、婆?”

    贺琛后背抵着门框,单手插兜,圈着她的腰俯首咬了下她的鼻尖,“不然还有谁?嗯?”

    婆婆

    尹沫对这个称谓感到陌生又悸动,他所说的婆婆是她想的那个人吗?

    不等尹沫发出更多的灵魂拷问,贺琛自行为她解惑,“那是我妈,也是你婆婆,你说我应不应该找她?”

    “应该。”尹沫不假思索地点头,下一秒就抓住了他的小臂,“是真的吗?可我听说”

    贺琛捏着她的脸颊晃了晃,语气幽深了许多,“八九不离十。”

    尹沫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她查过贺琛的资料,也问过俏俏许多关于他的过去。

    贺琛的母亲,在他六岁那年就坠楼去世了,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活着?

    上午十点,贺琛又在阳台打了几通电话,回了客厅就看到尹沫盘腿抱着电脑飞快地敲着键盘。

    骄阳落在她身上,美好的不像话。

    贺琛倚着门框看了许久,直到阿勇走进来,才打破了宁静的气氛,“琛哥,现在出发吗?”

    “要出去?”尹沫分神看了阿勇一眼,手指停在键盘上,又望着贺琛,“带我吗?”

    不带的话,她就自己行动。

    贺琛压了下薄唇,故作苦恼地拧眉,“可能要带着,没你不行。”

    尹沫顺势合上电脑,“马上来,我去换衣服。”

    然后,不到五分钟,贺琛就看到尹沫穿了身便于行动的墨蓝色紧身训练服,腰带还别了把匕首,踏着作战靴向他一步步走来,“好了,走吧。”

    贺琛搓了搓眉毛,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能表达他日了狗的心情。

    阿勇更是目瞪口呆。

    尹小姐你要干什么?去景区穿成这样你要应聘保安吗?

    尹沫低头整理着腰带,摸到便携式的匕首,又拿下来塞进了靴筒里。

    贺琛看着她玲珑的曲线,抿着唇拉起她的手腕就往卧室折回,“宝贝,天气热,穿太多容易中暑。”

    “没关系,我以前行动都穿这个”

    贺琛沉默不语,拽着人回到更衣间,抬眸看到衣柜中零星的几件衣服,俊脸微妙地发生了变化。

    尹沫看着他凝神的方向,不解地发问,“怎么了,你看什么?”

    她的衣服不多,也就两三条长裙和睡衣,剩下的基本都是适合作战的长衣长裤。

    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

    贺琛喉结不断滑动,随手拎出一件卡其色的半身裙递给她,“去换上。”

    尹沫说不过他,见男人一脸坚持,只好换下了作战服。

    出了门,行车大约四十分钟,贺琛带着尹沫来到了帕玛城中的银谷街。

    面前是一幢三层联排的老式洋楼,白墙圆顶,很有年代感。

    贺琛倾身下车,非常自然地牵着尹沫的手走进了大门。

    “琛哥!”

    “琛哥来了!”

    这里,是黑鹰党帕玛分部。

    整幢楼里大约有精英五十人。

    身为黑鹰军师的贺琛,有女人不奇怪,但他堂而皇之地带着女人来黑鹰分部,这他妈就太稀奇了。

    如此,两人走进大堂,迎着无数人瞠目结舌的视线,不紧不慢地上了二楼。

    “琛哥手里牵得是个女人吧?”

    “看着挺像,但也说不定是个女装大佬。”

    “别他妈胡扯,那位美女分明是教父夫人的好姐妹。”

    “你怎么知道?”

    说话的人一脸孤高地昂着下巴,“当时黑鹰去缅国的行动小组,我也是其中之一,哥哥我亲、眼、见、过!”

    闻此,几个人默默地看向了楼梯间,心忖,他们可能要多一位军师夫人了。

    长得真他妈带劲!

    二楼最里侧的办公室,贺琛走到老板台附近,松开尹沫的手,让她自己坐一会。

    尹沫自行坐在沙发上,面色淡淡地环顾四周,“我们不去贺家?”

    贺琛弯腰打开背后的保险箱,耐人寻味地戏谑,“这么着急见你婆婆?”

    尹沫望着高背老板椅,抿唇没说话。

    习惯了贺琛的轻佻不正经,她只当他在开玩笑。

    稍顷,贺琛从保险箱里拿出一台厚重的电脑,打开之后便开始忙碌。

    尹沫没打扰,看到饮水机就起身去倒了两杯水,一转身就听到贺琛玩味地问她:“你的个人信息,谁给你做的隐藏?”

    “我自己,来帕玛之前我就隐去了重要内容。”尹沫端着水杯放到他手边,探头往电脑看了一眼,“被贺家发现了吗?”

    贺琛拉着她手拽到跟前,微微眯眸,“贺家?”

    尹沫无意识地蜷起手指攥着他,淡淡然地说道:“如果贺家知道我是边境七子,很可能不敢动手。相反我只是个普通人,他们就会无所顾忌。”

    说的真是理直气壮且有理有据。

    贺琛伸手扣住她的后颈,似笑非笑,“宝贝,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

    “没有。”尹沫一板一眼地摇头,“这都是来帕玛之前就弄好的。”

    弦外音,你说晚了。

    贺琛难以形容内心的感受,总之在尹沫的面前,一颗心忽上忽下,忽高忽低,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别提多刺激了。

    让他笑,是她。

    让他无奈,也是她。

    总之,全是她。

    贺琛靠着椅背无声喟叹,执起尹沫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乖点,别擅自行动。否则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彻夜难眠。”下不来床!

    最后四个字,他选择性地保留了。

    而尹沫则点着头,心想她以前在公爵府彻夜难眠的日子也不少。

    临近晌午,贺琛忙完就将那台笔记本电脑重新放进了保险箱。

    他抬眸看向尹沫,起身走到沙发旁,挑起她的下颚,“中午想吃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