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55章:老子不配当你的心愿?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尹沫说随便。

    贺琛又问,“下午想去哪儿?”

    尹沫说都可以。

    两道问题过后,贺琛选择闭嘴。

    他自然有他的安排,而询问尹沫只是想听听她的建议。

    可惜,美人情商低,又是个逆来顺受没有主见的性子,想听她说出自己的意愿,怕是很难。

    贺琛沉腰坐下,揉着尹沫的手,缓缓舒张骨节和她十指紧扣。

    他静了片刻,狭长的眸光里噙着少见的认真和专注,沙哑的嗓音教导尹沫说:“宝贝,在我面前,你可以随心所欲。”

    她想干什么都行,完全不需要百依百顺。

    “我真的什么都可以。”尹沫回望着贺琛,说的轻描淡写。

    也许是看到了他眼底清晰的倒影,尹沫心念一动,不禁试探地问道:“那我们吃牛排行吗?”

    贺琛没开口,胸腔里却糅杂着酸涩和难以言喻的心疼。

    他同样年少不幸,在贺家遭受多年的打压和欺凌。

    但贺琛比尹沫幸运,因为他很早就脱离苦海,并且活的潇洒且快意。

    相比之下,尹沫困在公爵府,被萧家人磨掉了性格和底色,将她变得苍白且木讷。

    如果不是遇见了黎俏,她大概永远也学不会反抗和争取。

    贺琛抬起臂弯将尹沫抱在怀里,掌心轻柔地抚她的后脑,薄唇印在她的额角,“那就吃牛排。”

    人人都说贺琛多情又轻浮,那是因为没人见过他的专一和深情。

    他说不上来对尹沫有多爱,但她就是他不想再碰任何女人的唯一存在。

    伯爵七星酒店,正值用餐高峰期,但整个西餐厅却只有一桌客人。

    贺琛和尹沫入座长桌对面,朝着她面前的菜单努嘴,“想吃什么,随便点。”

    尹沫翻开菜单,琳琅满目的美食让她眼花缭乱。

    她随意点了份牛排,然后就看着长桌正中央皱了下眉。

    贺琛捕捉到这一幕,顺势看了看,便轻言戏谑,“宝贝,需要点蜡烛?”

    长桌正中央,是三根蜡烛摆台。

    闻此,尹沫合上菜单递给服务员,并摇头道:“不用。只是这种西餐摆台,有束鲜花会比较好看。”

    一旁的服务员抱着菜单无声地看向了贺琛。

    七星酒店的顶级西餐厅,当然不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

    可是今天包场的金主爸爸,不让整那些花里胡哨的,说鲜花会遮挡他看美人的视线

    而对面的贺琛,坐姿慵懒地睨着尹沫,数秒后妥协般对服务员示意,“摆摆摆,赶紧摆。”

    贺琛没有绅士意识,也不稀罕玩浪漫做表面功夫。

    但尹沫出身英帝,对仪式感有着天性的敏锐。

    只能说,感情里最互补的两个人,非他们莫属。

    餐后,贺琛带着尹沫去了文化园。

    两人手牵手漫步在帕玛风情的景区内,享受着难得的安宁。

    尹沫是个藏不住心事的姑娘,绕过一处老巷街区,她侧目看着贺琛立体鲜明的侧脸,思索着问道:“如果一直找不到阿姨,你要怎么办?”

    “会找到。”贺琛偏头,薄唇透着愉悦的弧度,“就算一直找不到,你男人也不会坐以待毙。”

    尹沫眼皮一跳,连忙扭头看风景。

    从贺琛的角度看过去,恰好能看到她渐渐泛红的耳根。

    他低头,在她耳廓上吹了口气,“宝贝,我的回答满不满意?你回个话。”

    尹沫闪躲着抱怨,“你别闹。”

    除了某些特定的时刻,她还不太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贺琛亲热。

    但这男人明显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才算作罢。

    文化园的隔壁,是一座游乐场。

    这种地段,贺琛长这么大就没走进去过。

    他微微侧目,瞧见尹沫瞥着摩天轮的眼神,揉了揉她的脑袋,“想去?”

    尹沫看着他,犹豫着点了下头。

    她没做过摩天轮,也从没去过游乐场。

    贺琛弯腰把俊脸凑到尹沫的面前,痞笑着说道:“宝贝,叫声哥我就带你去。”

    尹沫瞅着他的侧脸,又瞄了眼摩天轮,“一个人不能进?”

    贺琛斜她一眼,顿时兴致全无。

    他脚下一旋,牵着尹沫便往游乐场走,背影看起来多少有萎靡。

    又是被29分的低情商伤害的一天。

    游乐场这种地方,小情侣很多,但贺琛和尹沫这种颜值的男女,绝对是罕见的堪比万里挑一。

    摩天轮下,贺琛拉着尹沫无视身后惊艳的呼声,倾身走进了轿厢。

    里面很宽敞,两排座椅,中间还有一个置物的方桌。

    贺琛霸道地牵着尹沫同坐一侧。

    随着摩天轮缓缓升空,尹沫托着下巴看风景,男人在看她。

    行至高处,贺琛问她有没有什么心愿。

    尹沫茫然地思考了几秒,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什么心愿”

    心愿大多来自于或精神或物质的欲望,可她都没有。

    公爵府的作风,不允许佣人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见。

    常年的训诫让尹沫失去了一切追求的欲望,当初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大概就是父母。

    这时,贺琛看了眼窗外,圈着尹沫的腰把她报到腿上,摩天轮越升越高,他深暗的眉眼划过一丝不愉,语气恶狠狠的,“尹队长,老子不配当你的心愿?”

    尹沫直视着男人,“能吧。”

    贺琛:“”他感到了一丝勉强。

    尹沫抿了下嘴角,眸光微亮,“我有心愿,希望我爸妈长命百岁身体健康。”

    贺琛:“”

    当他们所在的摩天轮渐渐升至最高点时,尹沫软乎乎的手蹭了蹭贺琛的俊脸,羞涩一笑,“你也是。”

    贺琛:“”

    去他妈的长命百岁吧。

    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他不早死都算命大了!

    贺琛二话不说就覆唇而上,泄愤的意味极其浓郁。

    但很快,这个吻就变得缠绵悱恻起来。

    尹沫缩在贺琛的怀里,脑子越来越迷糊。

    贺琛这个人看上去轻佻又放荡,可他的吻却格外的强势霸道,总能带给她颤栗和心悸。

    摩天轮最高处,男人含着她的唇,狭长的眸里满是促狭,“尹队长,往哪儿摸呢?”

    此时,贺琛趁着尹沫不注意,捏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掌心塞进了衬衫的领口。

    而不明所以的尹沫掀开带水的眸子,低头定睛一看,连忙往回缩手,“明明是你”

    贺琛邪肆地勾唇,隔着衬衫将她的掌心压在心口的位置,目光深邃而专注,“尹沫,它是你的。”

    这颗心,是你的。

    尹沫停止了挣扎,逐渐潮湿的掌心贴着贺琛的心脏,能清楚地感受到掌下的肌肤传来的温热和跳动。

    渐渐地,彼此的心跳频率仿佛都变得一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