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69章:论情场浪子是如何被气死的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房间里没开灯,只能透过走廊漏进去的光线依稀辨别室内的轮廓。

    尹沫只一眼就看出床上无人,拉开半扇的落地窗外也没有贺琛的踪影。

    她逡巡四周,很快就朝着套内的浴室走去。

    尹沫虽不懂医理,但当初在俏俏几人的耳濡目染下,也了解了很多的常识。

    极其严重的过敏症有可能致死,贺琛两个多小时都没现身,很不像他平时的作风。

    尹沫越想越着急,走到浴室门口压根忘了敲门这回事,拧着门把就推门走了进去。

    浴室里很潮湿,温度也略低。

    尹沫怔怔地杵在原地,眼前的一幕和她自行脑补的画面大相径庭。

    浴缸里,贺琛后脑枕着浴巾,蜜色的肌肤上泛着显眼的红疹,他单腿屈起,睨着目不转睛的尹沫,语气很慵懒,“尹队长,你这是想跟我洗鸳鸯浴?”

    尹沫直勾勾地看着水波下精壮的身躯,下一秒,慌张地背过身,“我不是”

    贺琛顺着尹沫的视线往自己的身下看了一眼,眉目懒懒地揶揄,“宝贝,想看的话,我可以把浴巾扯开。”

    尹沫耳根发烧,脑子里全是贺琛劲瘦的窄腰和笔直的长腿,以及中间被遮住原貌却盖不住轮廓的鼓鼓一团。

    她甩了甩头,强迫自己的镇定下来,侧着身匆匆瞥他,“你是不是过敏了?”

    贺琛从浴缸里抬起胳膊支着额头,“你猜。”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尹沫犹豫着往回走了一步,“还能站起来吗?我让阿勇去买药了,一会就送来。”

    贺琛双臂搭着浴缸的边缘,仰头舒展禁锢,唇边笑意渐深,“起不来了,怎么办?”

    说罢,他掀开眼尾,恰好看到尹沫撸起袖子便向他走来。

    贺琛眯眸睨着尹沫写满担忧的眉眼,没由来的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要是真的站不起来,以这女人的情商和作风,极有可能会把他从浴缸里扛出去!

    贺琛用发白的指尖搓了搓额头,随即撑着浴缸就作势起身。

    见状,尹沫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冲过去扶住了他的胳膊,“你身上怎么这么凉?”

    贺琛睃她一眼,本想开两句黄腔,但瞧见尹沫忧心忡忡的神色,他又打消了念头。

    尹沫扶着他走出来,能明显察觉到贺琛行动的迟缓。

    她偏头看了眼浴缸,弯腰伸手试了试水温,果然出手冰凉。

    贺琛腰腹间围着湿漉漉的浴巾,才走了两步,滴着水的浴巾就摇摇欲坠。

    尹沫甩着手上的水珠,转眸的刹那,恰时捕捉到贺琛扬手甩开湿重的浴巾,另一手则将浴袍披在了身上。

    回到卧室,尹沫开了灯,拿着浴巾就递给贺琛,“你先擦擦头发,我去问问阿勇到哪儿了。”

    贺琛穿着浴袍坐在床边,双手插兜,像巨犬似的将脑袋伸到了尹沫的面前。

    他也不说话,举手投足都写着几个大字:你给老子擦。

    尹沫叹了口气,走上前把浴巾展开,轻轻在他头顶上揉了揉,“没力气吗?”

    贺琛用鼻腔嗯了一声,感受着尹沫轻柔的动作,一时情动,便圈着她拉近了距离,俊脸正好对准了尹沫的胸口。

    一秒后,贺琛收回手,端端地坐好,不动了。

    这女人深更半夜没穿胸衣。

    尹沫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一边给贺琛擦头发,一边不停的自责。

    次卧开了灯,光线很暖,她能轻易看到他身上再次浮现的红疹和红斑。

    尹沫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低眸看着没什么精神的贺琛,口吻略显幽怨,“你不能吃芥末就不要吃,干嘛要逞能?”

    贺琛抬起暗红的眼皮,玩味地重复道:“我?逞能?”

    尹沫皱着眉点头,“你早说不能吃,我就不喂你了。”

    “宝贝!”贺琛似笑非笑地仰身,双手顺势撑在身后,“你觉得恶人先告状这个成语形容你怎么样?”

    尹沫抿了抿嘴,小声纠正,“那不是成语是谚语。”

    贺琛喉咙一梗,闭着眼冷笑,“麻烦尹队长再喂我一盘芥末。”

    吃死他算了!

    尹沫知道贺琛身体难受,耐着性子走过去扯他,“你别闹,头发还没干呢。”

    这句话被她说的柔肠百转,甚至还有点撒娇的意味。

    贺琛舔了舔后槽牙,眸光一眯,借势拉住尹沫的手腕,将她拽了过来。

    尹沫本就站在床边,突然被他一扯,惯性使然,毫不意外地扑到了贺琛身上。

    她在上,他在下。

    此时,贺琛单手圈着尹沫的腰,另一手垫在脑后,好整以暇地说道:“宝贝这么急不可耐?”

    尹沫正手忙脚乱地想爬起来,闻声就捶了他一下,“你正经点。”

    贺琛薄唇微抿,手掌按着她的后脑,低声哄道:“别乱动,抱一会。”

    尹沫挣扎的幅度小了很多,安静地趴在他胸口,淡淡地问道:“是不是很难受?”

    “嗯,难受。”贺琛半眯着眼,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她散落的长发,“你亲亲我,应该会好。”

    尹沫抬起头,仔细端详着他的眉眼,随即来了句:“我又不是药。”

    论一个情场浪子是如何被钢铁直女气死的。

    贺琛忍着身上过敏的痛痒,拍了拍她的脑袋,“宝贝,趴好,别说话了。”

    尹沫稍稍低头,从睡袍敞开的领口处能清晰地看到男人身上越来越多的红疹,“好像很严重,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贺琛掀开眼皮,见她满脸纠结和自责,伸着脖子在她嘴上偷了个香,“明天就好了。”

    尹沫咽了咽嗓子,把脸侧的碎发拢到耳后,摸了摸他发红的俊脸,问道:“你还有什么过敏吗?”

    贺琛扬唇,如实告知:“花粉、坚果、蘑菇、青霉素。”

    尹沫了然地扯了下嘴角,“我之前听俏俏和老四说,如果过敏源太多,可能是体质差,免疫力不好,你是”

    贺琛黑着脸,用力箍紧了她的后背,表情冷凶冷凶的,“老子体质好的能让你三天下不来床,尹队长要不要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