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偏要住我家〕〔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72章:我女人不维护我难道维护你?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贺琛话都没说完,尹沫直接笨拙地含住了男人的唇。

    操!

    他可不是柳下惠!

    对于尹沫的亲近和主动,贺琛没有拒绝的理由。

    转瞬就反客为主,扣着她脑袋吻得难舍难分。

    前排偷觑着战况的阿勇:“......”

    地板上还未挂断的电话:“......”

    尹沫的主动,对贺琛来讲就如同最致命的春.药。

    他强行圈着尹沫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情到浓时手也钻进了她的t恤衣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贺琛放开,搂紧她的后背,整张俊脸都埋在她的胸前,粗喘着平复情绪。

    尹沫同样目光迷离,身体也浮现出陌生的情动。

    尤其是她现在跨坐的姿势,能清晰地感知到贺琛的东西抵住了她。

    车厢里,燥热难耐。

    阿勇都快受不了了,他握拳抵着嘴角用力咳嗽了一声,“琛、琛哥......药堂到了。”

    贺琛埋在尹沫的胸前平复呼吸,良久,哑声吩咐,“再绕一圈。”

    他现在没法下车!

    阿勇尴尬地说道:“琛哥,不合适吧,您......看看窗外。”

    闻声,尹沫率先扭头,看到车外不远处静立的两个人,立马红着脸惊呼道:“商家主和厉哥在外面,你快放开。”

    贺琛呼吸沉了沉,转眸睨着窗外面颊含笑且不停点头的商纵海和云厉,顶了顶腮帮,神色一派坦然。

    两分钟后,贺琛人模人样地牵着尹沫下了车,而商纵海和云厉已经提前进了药堂。

    不多时,两人来到外人止步的后院药房,一进门云厉就促狭地调侃,“这么快?”

    贺琛顿步睃他一眼,“你毒解了?”

    云厉指着脑门,笑得特别耐人寻味,“你这就叫恼羞成怒吧?”

    尹沫余光瞥着云厉,羞窘地嗔他,“厉哥,你别胡说。”

    “啧。”云厉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不禁摸了摸下巴,“说都不让说了,这么维护他?”

    不待尹沫回答,贺琛直接扯着她的臂弯拽到怀里,“我女人不维护我难道维护你?”

    云厉轻笑着摇头挖苦,“就不知道我们尹老二会是你第几任女人。”

    两人之间看似在斗嘴,实则气氛已经有些剑拔弩张。

    云厉话里话外维护尹沫的意味极浓,贺琛什么都好,唯独滥情放浪。

    相比而言,尹沫和他在一起,吃亏的概率太大了。

    这时,商纵海抬了抬眼皮,目光高深地看向贺琛,“说来听听,尹丫头会是第几任?”

    贺琛面无表情地抱紧了尹沫,“老爷子,您瞎凑什么热闹?”

    “不敢说?”商纵海翻卷了衣袖,眼底却藏着薄笑,“还是不想说?”

    贺琛瞥他一眼,尔后搂着尹沫来到桌边坐下,“您老这恶趣味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第几任不重要,结婚的时候您过来给我当证婚人就行。”

    闻此,云厉惊讶地看向尹沫,“结婚?”

    商纵海则高深莫测地勾起了薄唇,指着贺琛点了点,“臭小子总算是有长进了。”

    没一会,云厉寻了个借口就把尹沫叫出了药房。

    贺琛目送他们离开,俊脸又冷又沉,很是不悦。

    他有理由怀疑云厉那个狗东西会说他坏话。

    “现在知道担心了?”此时,商纵海拿起药柜旁边的药戥子,打开抽屉抓了一把草药,“早就说过你别太放纵,是不是后悔了?”

    贺琛收回视线,慵懒地靠着太师椅,“您老到底是谁爹?”

    商纵海唇边的笑弧加深,拨着戥子的小秤砣,口吻悠然地笑道:“既然想定下来,那就得正视自己的过去,也得接受别人的质疑。尹丫头一清二白,她的朋友会对你有所怀疑也是人之常情。”

    贺琛扯了下衬衫的领口,轻嗤:“她一清二白您都知道?”

    “她的眼神,很干净。”商纵海将手里的药草倒入牛皮袋中,又感慨了一句,“身在萧家这么多年都没被污染,倒是个值得托付幸福的丫头。”

    另一边,云厉和尹沫坐在后院深处的凉亭,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多日不见,云厉的身体状况略有好转,面颊也不似先前那般憔悴瘦削,“你真和他在一起了?”

    尹沫摸了摸指甲,“嗯,刚在一起不久。”

    云厉不露声色地皱了下眉,“你了解贺琛的过去么?”

    “了解。”尹沫很诚实也很诚恳地点头,“他的一切,我都知道。”

    云厉细细审视了几秒,随即轻叹,“俏俏也同意?”

    尹沫目光微亮,重重地垂首,“嗯,就是俏俏让我来帕玛找他的。”

    半晌,云厉失笑出声,“那就好,如果连她也支持你们在一起,那我无话可说。”

    “厉哥,你是不是对他......有意见?”

    云厉说不是,他从石凳上起身,摸出一根烟送到嘴里,眺望着远方,低声道:“作为朋友和兄弟,贺琛可遇不可求。但作为爱人,我总觉得他未必合格,也可能是他的风流史造成了这种偏见。”

    尹沫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确实没办法为贺琛的过去做任何辩解。

    凉亭四周一片沉寂。

    很快,尹沫起身来到云厉的跟前,侧目时,微微浅笑,“厉哥,他对我很好。”

    “那就行。”云厉夹着烟抿了一口,偏头对上尹沫的双眸,重重地拍了下她的肩膀,“如果有一天他欺负你或者对你不好,随时跟哥说,咱娘家人多,我们一起给你撑腰。”

    尹沫咽了咽嗓子,垂下眼睑软声道谢。

    这时,云厉余光一扫,就看到前方药房不远处,贺琛单手插兜斜倚着门柱,一副‘老子就看你们要聊到几时’的神态,冷飕飕地盯着他们。

    两个男人的视线隔空交汇,贺琛的模样,让云厉有些忍俊不禁。

    “老二,记住哥的话。”他故意伸手拍了拍尹沫的头,以一种兄长的口吻揶揄道:“不过......我现在有点相信他是真的动心了。”

    尹沫仰头还没说话,云厉就对着左前方示意,“去吧,他在等你。”

    “厉哥......”尹沫往前走了两步,面泛犹豫地回眸,“你和老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