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云若月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74章: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夏思妤:你在小题大做?

    沈清野:都谈婚论嫁了,还小题大做?

    沈清野:一手消息,来自厉哥。[微笑]

    宋廖:[赞]

    苏墨时: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尹沫

    沈清野:老四,这不是重点。

    沈清野:尹沫,尹老二,请说出你们的故事。

    他们都知道琛哥和二姐的关系很微妙,两个人明显郎情妾意,但谁都没有捅破窗户纸。

    现在倒好,窗户纸不但破了,还快进到了结婚模式。

    这会儿,后知后觉的宋廖,在群里发了条消息:明白了,就因为二姐主动去找了琛哥,所以我输了三百万。

    紧接着,潜水许久的黎俏冒泡了。

    黎俏:婚礼可以在南洋举办。

    苏墨时:赞同。

    夏思妤:二姐,爱爱的东西还够用吗?[坏笑]

    与此同时,尹沫戳着屏幕,回复了一条消息:老五,下次别送了。

    夏思妤:不好用?

    尹沫还在斟酌着回复的用词,头顶突然落下一道黑影,贺琛顺势拿过她的手机,按着屏幕发出了语音:“用过之后告诉你。”

    六子微信群里短暂的安静后,瞬间炸开了锅。

    沈清野:卧槽卧槽,琛哥现身说法了。

    苏墨时:原来如此。

    夏思妤:琛哥,加油,记得好评。

    宋廖:琛哥要变成二姐夫了?

    沈清野:宋廖,你趁早退群吧。

    此时,贺琛看着群里不断弹出来的消息,要笑不笑地将手机还给尹沫,“宝贝,你觉得宋廖说的那句话怎么样?”

    尹沫不解地接过手机,看到宋廖的话,顿时嗔他一眼,“老六情商低,你别理他。”

    贺琛单手撑着桌角,俯身睇着她的侧脸,玩味地重复道:“宋廖?情商低?”

    尹沫刚想点头,意外想起了自己的情商测试也才29分,她不尴不尬地推了下贺琛,“你快坐回去,好好吃饭。”

    贺琛薄唇含笑,十分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宝贝,赶紧吃,吃完哥带你去商场。”

    “要买东西?”尹沫重新拾起叉子,一本正经地反问。

    “嗯。”贺琛回到对面坐下,邪笑着挑眉,“给你买个镜子。”

    尹沫反应了好几秒才听懂他的话外音。

    她扯了下嘴角,带着一丝幽怨瞪了贺琛一眼。

    他是想给她买个镜子照照自己?

    贺琛笑得不行,这样的尹沫让他愈发沉迷无法自拔。

    午饭后,贺琛如约带着尹沫去了帕玛最大的购物中心。

    地下停车场,两人牵着手走进电梯,尹沫睨着身畔昂藏俊美的男人,抿着唇欲言又止。

    她觉得贺琛应该不至于真给她买镜子吧?

    对于尹沫的纠结,贺琛透过电梯轿厢壁的反光镜面看得清清楚楚。

    男人喉结上下滚了滚,随即双手扶着尹沫的肩膀,让她面对着镜面而立。

    “宝贝,镜子里有什么?”

    尹沫不说话,却顺着镜子望向身后的贺琛。

    轿厢里,阿勇侧身躲在角落装背景板,他觉得琛哥可能很爱尹小姐。

    因为他从没见过城西贺琛对待任何一个女人有现在这样的耐心和温柔。

    城西贺琛曾经身边美女环绕,甚至他勾勾手指就有无数女人不惜倒贴也要前仆后继。

    男性荷尔蒙的魅力在琛哥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可如今,他似乎要为尹小姐放弃全世界的花丛了。

    阿勇有点羡慕,斜楞着眼珠子从镜面里偷觑尹沫。

    然后,贺琛压着薄唇,偏头丢给他一记警告的眼神。

    阿勇讪笑,默默转过身面壁思过。

    这时,贺琛收回视线,扣着尹沫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胸前,狭长的眸定定地看着镜中美人,“平时喜欢穿牛仔裤和t恤?”

    尹沫下意识点头,“嗯。”

    贺琛屈起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不喜欢裙子?”

    “没有不喜欢。”尹沫扭头,手指扯了扯t恤的下摆,“以前经常出任务,裙子不方便而已。”

    贺琛深呼吸一瞬,强健的臂弯从背后抱住她,“以后没有任务,想穿什么都行。”

    尹沫身体微僵,小幅度地推搡他,“以后再说,你先站好。”

    毕竟阿勇在电梯里,而且头顶还有监控,尹沫实在不习惯当众和他亲热。

    贺琛对她的抗拒无动于衷,反而收紧臂弯,在她耳畔低喃,“一会喜欢什么随便买,别给老子省钱。”

    话落的刹那,电梯抵达了女装三层。

    贺琛还没放开尹沫,轿厢外正打算进来的几个人却蓦地顿住了步伐。

    一时间,气氛凝滞而诡异。

    贺琛透过镜面捕捉到门外的几道身影,眉间温色瞬时变得轻慢邪肆。

    电梯外,被人群簇拥的容曼丽微微勾唇,视线落在尹沫的脸上,表情略显高深。

    贺琛勾着尹沫搂在怀侧,往门外踱步时,容曼丽开口了,“阿琛,明天下午三点,有空么?”

    尹沫目光平平地觑着容曼丽,初次见面,她发现容曼丽眉眼间的轮廓和贺琛有几分相似。

    她是贺琛小姨,倒也不奇怪。

    两人和容曼丽错身而过,贺琛目不斜视,语气轻佻又夹着嘲讽,“容女士约我,没空也得制造机会。”

    容曼丽眼底浮现一丝厌恶,但她很快就垂眸遮住了外泄的情绪,侧目微笑道:“如果没空,可以改天。”

    “用不着。”贺琛身形微顿,瞥着容曼丽,嗤了一声,“与其让你对付我女人,不如直接对付我。”

    容曼丽微妙地闪了闪神,面无异色地摇头轻叹,“阿琛,你总是对我充满了恶意,我们好歹是一家人,何必让外人看笑话?”

    外人,大概是指尹沫。

    贺琛俊脸铺了层黑沉沉的厉色,嘴角的笑弧却愈发明显,“老子总算是知道,贺擎那点蹩脚的挑拨戏码是跟谁学的了。容女士,你囚禁亲姐姐的时候,有想过她也是你的家人?”

    这是尹沫第一次听到贺琛和贺家争斗的内幕。

    尹沫蜷了蜷手指,平静的眼底风起云涌,她查过贺家的资料,可是压根没查到贺琛母亲的来历和踪迹。

    按照贺琛的说法,是被容曼丽囚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