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085章:再抱紧点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做什么取决于你的态度。”贺琛似笑非笑,用指尖点了点太阳穴,“容女士,你还有两天的时间可以考虑,要么交出我要的,要么给贺擎收尸。”

    容曼丽根本不信他的鬼话,贺擎身在皇家医院,身边有不下二十名心腹守着他,贺琛就算想动手也没那么容易。

    她回眸示意保镖赶紧联络贺擎,但几通电话打出去后,保镖也慌了,“夫人大少爷不见了。”

    五分钟后,尹沫和贺琛踏着一地的伤兵走出了贺家。

    容曼丽大概是怒极攻心,得知贺擎不见的消息,直接给保镖下令抓人。

    当时的场面混乱极了,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阿泰和阿勇,一手一个小喽啰,打得一点也不尽兴。

    贺家的确比不上世家大族,养得保镖跟废物一样。

    贺琛和尹沫走在前面,阿泰和阿勇留下善后,容曼丽则被几位叔公护着躲到了后院。

    但他们担心的事并没发生,贺琛似乎没打算在老宅动手,只留下了满地伤患便堂而皇之地离开了。

    此时,容曼丽站在人群后方,双手紧紧握拳,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她眼底迸射出阴毒的杀气。

    她的好姐姐生出来的好儿子,看来一个都不能留了。

    这天,贺琛和贺家正式宣战。

    回程的途中,尹沫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贺琛的身上。

    她看着自己被他紧紧握住的手掌,骨头都被捏疼了,但他却毫不自知。

    不到半小时,车子停在了紫云府。

    贺琛牵着尹沫踏上台阶,入了门回身就将她抵在了门板上。

    他虽然一言不发,可身体却异常僵硬。

    贺琛死死地抱着她,弯着腰将脸颊埋在了她的颈侧。

    这是尹沫第一次感受到贺琛的脆弱,大概是因为他的母亲。

    尹沫回手搂住他的脊背,很心疼地安抚他,“阿姨会没事的。”

    贺琛不说话,收紧的臂弯几乎勒痛了她的肩膀。

    有些事,尹沫经历过,所以十分明白那种迫不得已的心情。

    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贺琛,只能轻拍着他,给予无声又温柔的陪伴。

    可能过了几分钟,也可能更久,贺琛的状态迟迟没有恢复,尹沫担心之余就开始另想法子。

    最后,她只能试探着偏过头吻他的脸,“你别太担心,只要容曼丽有行动,我们一定能找到线索。”

    贺琛吮了下她颈侧的肌肤,嗓音有些颤抖和沙哑,“再抱紧点。”

    尹沫听话地搂紧他,踮着脚往他怀里靠,“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你做的没错。”

    其实,贺琛命人绑走贺擎,是在去贺家的途中临时决定的。

    他说这是下下策,可是他没办法了。

    绑走贺擎的后果,要么让容曼丽受制于他,有继续谈判的空间,要么将容曼丽激怒

    而一旦激怒了容曼丽,她必定会狗急跳墙,也会因此露出破绽。

    但也极有可能造成容曼丽迁怒于贺琛的母亲。

    这一次,他宣战的同时,也是拿他母亲的安危下了赌注。

    所以尹沫懂他,因为她也曾面对过这样的困境。

    此时,贺琛没有睁眼,却被尹沫的懂事和温柔熨帖了不安。

    他感受着女人在他脸上的亲吻,胸腔里涨满了说不出的情绪。

    尹沫一直没听到男人的回应,有点担心地摸了摸他的脸,“我也派了人去盯着容曼丽,你想开点,肯定不会有事。”

    良久,贺琛抬起头,阖眸抵着尹沫,却精准地攫住了她的唇。

    尹沫比任何时候都来的主动,打开牙关让他长驱直入。

    她有一种近乎到迫切的心理想要抚平贺琛的情绪。

    可她嘴笨,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或许亲密行为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尹沫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甚至主动到红着脸去扯他的皮带,但不得章法,反而弄巧成拙。

    贺琛挺拔的身躯压着她,被刺激的哼了两声,连忙捏住了她的手腕,“宝贝,乱摸什么?”

    尹沫终于看到了他的俊脸,目光交汇之际,她闪神说道:“你要是难受我帮你。”

    贺琛深吸一口气,泄愤似的在她耳朵上咬了一下,“你安分点老子就不难受了。”

    明知道他禁不起她的撩拨,还他妈瞎摸。

    再这样下去,别说结婚,他一分钟都快忍不住了。

    不一会,贺琛牵着她回到客厅,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燃后便开始吞云吐雾。

    尹沫环顾四周,这才后知后觉地问道:“我们不回北城壹号了?”

    贺琛枕着椅背,偏头睨着她,“不喜欢紫云府?”

    “不是”尹沫拨开嘴角的发丝,“我的东西还在那边。”

    贺琛唇角微扬,张开臂弯揽她入怀,“不要了,买新的。老子的宝贝没道理住别人家。”

    尹沫倒也没拒绝,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那些东西还能用。”

    她对物质本也没有多大的需求,可这些话听在贺琛耳朵里,就变得不一样了。

    男人低眸打量着尹沫,眼底深处埋着心疼,“别给我省钱,老子养得起你。”

    “知道了。”尹沫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我去洗澡。”

    贺琛喉结一滚,特别放浪地在她耳朵上舔了舔,“宝贝,内衣套装都在你的衣帽间”

    尹沫淡淡静静地看着他,“你让人送来了?”

    “嗯。”贺琛炽热的呼吸洒在她耳畔,“黑色那套,穿给我看看?”

    尹沫缩了下脖子,微微翘起的嘴角露出一丝少见的活泼,“你确定不会难受?”

    贺琛和她四目相对,绷着脸罕见地沉默了。

    犹记得尹沫穿上那套红色内衣套装已经差点让他兽性大发,贺琛不禁脑补了一下黑色的套装穿在她身上的效果

    三秒后,贺琛自行远离尹沫,并掩耳盗铃似的叠起了修长的双腿,挥了挥手,“洗完澡穿严实点再出来。”

    尹沫抿嘴偷笑,转身就上了楼。

    客厅里,贺琛靠着沙发大口大口的抽烟,他觉得自己病的不清,甚至还有点受虐体质。

    明明舍不得碰,想守她到新婚之夜,偏偏又惦记的不行。

    再这么下去,他一准变成废人。

    要不先扯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