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偏要住我家〕〔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105章:商郁前往帕玛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次日,帕玛城中有一则传言不胫而走。

    据说贺家大少贺擎,已失踪多日,生死未卜。

    有人称,是被贺家多年前逐出家门的私生子给绑架了。

    一时间针对贺琛的讨伐甚嚣尘上,甚至还有人开始宣扬贺琛被逐出家门的始末。

    他手刃亲人,狼心狗肺,甚至还间接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总之,清早七点开始在城中流窜的谣言,几乎将贺琛形容的十恶不赦,恨不能让人除之后快。

    尹沫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正在衣帽间换衣服。

    电话开着免提,是阿昌正在汇报。

    尹沫动作顿在半空,视线幽幽看向了衣柜中的柯尔特,“阿昌,去查一下,消息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二小姐,我已经查过了,早上七点左右,城中流言四起。源头是从早市传出来的,明显有人在推波助澜。”

    尹沫冷着脸,手指紧紧蜷起,“你们还在贺家老宅附近?”

    “在。”阿昌郑重地回答:“这两天我们一直守着。贺家那几个叔公连夜开了家族会,今早那位四叔公好像去了商氏老宅,不知道要做什么。”

    尹沫再次强调了一句盯紧,挂断电话就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南洋。

    清早五点半,黎俏涨奶疼醒,她揉着额角坐起来,不适地皱了皱眉头。

    她偏头看向床畔,却发现商郁不在,浴室也没有他的身影。

    黎俏揉着胸口缓了缓气,下床便走出了主卧。

    途径隔壁幼崽的房间,没有关严的房门隐约传来了男人低沉的说话声。

    黎俏顿步,用食指轻轻戳开门扉,顺着缝隙看去,眼前的一幕让她心头有些发烫。

    五点半的南洋,晨曦微露,天空呈现着淡青色。

    商郁光着上半身,只穿了条棉麻的长裤,后背的肌肉纹路透着精壮硬朗,伫在落地窗前正在讲电话。

    而男人的左臂弯中,还躺着刚睡醒不久的小幼崽。

    挺拔英俊的奶爸。

    这是黎俏一瞬间想到的形容词。

    商郁察觉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回眸就看到黎俏走了过来。

    黎俏从他怀里抱过幼崽,尔后倚着墙壁,解开睡衣扣子给他喂食。

    电话里,对方不知又说了什么,商郁收回视线,睨着窗外沉声要求:“贺家我不管,但贺琛不能有事。”

    很快,男人便结束了电话,一回眸恰好看到黎俏单手抱着商胤,另一手正在系扣子。

    商郁顺手将幼崽接过来,并非常自然地放进了婴儿车里,“怎么醒了?”

    “睡不着。”黎俏烦躁地皱着眉,系好扣子就隐晦地用臂弯蹭了蹭胸侧不适的硬块,“琛哥出事了?”

    男人偏头看了眼小幼崽,随即揽着黎俏走到旁边的沙发坐下,“没有,是贺擎失踪了。”

    黎俏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商郁的怀里,要笑不笑地戏谑,“八成是琛哥的手笔。”

    “嗯。”男人舒展肩膀,单手环住黎俏的肩膀,“他母亲找到了。”

    黎俏目光一顿,侧首与之对视,“真的?”

    商郁垂了下眼睑当做回应,尔后沉沉地叹息声从唇角溢出。

    男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黎俏还是读懂了他眼底的复杂。

    半晌,黎俏勾着他的手指,细声建议:“你应该去一趟。”

    “担心贺琛解决不了麻烦?”

    “不是。”黎俏淡笑着摇头,“琛哥不需要帮忙,但这种时候可能需要兄弟。”

    商郁深邃的目光略显悠远地看着了窗外,久久没有开口。

    男人沉默的时间有些久,黎俏适时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家里这么多人帮我带孩子,你不用担心。”

    商郁的目光重新落到黎俏的脸上,稍顷,便沉声戏谑:“不怕我在贺家兄弟面前为难?”

    “你不会。”黎俏仰头枕着男人的肩膀,“贺擎不至于让你为难,再说他以前不是带着他妹妹欺负过我?”

    商郁俯首睇着她煞有介事的模样,浑厚磁性的笑音随即从胸腔里传来,“好,那就听你的,去看看。”

    帕玛,商氏老宅,八点半,贺家四叔公如愿见到了商纵海。

    后院钓鱼池,四叔公半弯着腰,神态拘谨地行礼,“商家主,叨扰了。”

    “坐吧。”商纵海手里捧着鱼食盘,悠哉地压了下手腕,“这么早过来,有什么要紧的事?”

    四叔公谄媚地隔着桌子抱了抱拳,“让您见笑了,确实有点事想麻烦您帮贺家做主。”

    商纵海疑惑地挑眉,“让我为贺家做主?”

    “商家主,说起来不怕您笑话。”四叔公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拍了拍膝盖,“都是家门不幸,想当年”

    闻此,商纵海浓眉微蹙,“你长话短说。”

    四叔公神情一震,连忙端了端肩膀,“商家主,今日我过来,是想冒昧请您帮忙找一下我们家大少爷的下落。

    您知道的,大少爷和商少主情同手足,这次他意外失踪,都是贺琛那闹出来的祸端。

    想必您也听说过,贺琛此人心胸狭窄,手段极其残忍,若非迫不得已,我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求您帮忙,商家主,您看这事”

    四叔公眼里噙满了讨好和期待。

    在帕玛,商氏一族可以说只手遮天。

    只要贺家这次能借着商氏的手铲除贺琛,不久的将来,跻身到名门望族的行列,指日可待了。

    四叔公还沉浸在幻想中难以自拔,但转瞬间,鱼池附近莫名幽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他胆寒地挺起胸膛,下意识地看向商纵海,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可细细端详,又很难从商纵海的脸上看出任何破绽。

    四叔公隐晦地松了口气,怀疑自己太过草木皆兵。

    这时,商纵海依旧泰然惬意地喂鱼,唇边却酿出似笑非笑的弧度,“原来如此。”

    四叔公连忙点头附和,“商家主,虽然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只怪我们贺家当初太仁慈,如今看来无异于放虎归山。”

    商纵海斜睨他一眼,尔后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